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6 袭阵兵退夏侯惇(四)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6 袭阵兵退夏侯惇(四)

    乐进在济北一边加固肥城的防御,一边等赵云到,一边遣何仪进击卢县周边的黄巾据点,他以为鲍信与李瓒、江鹄相持,然而这个情报却是错的,鲍信不但统带主力已屯寿张多时,并且於前不久,也已经收到了曹操令他对李瓒、江鹄展开攻势的命令。

    鲍信深服曹操,对曹操的支持是无条件的,那么,曹操的这道命令,他自是坚决执行,但有一个问题:乐进的情报中,有关兖州兵“士气低落”、无“进取之心”这一条倒是对的,“其众虽有万余”,在看了曹操的檄令之后,各营的校尉、都尉却皆无求战意。

    军议会上,鲍信再三询问诸人的意见,州军的军官们俱默不作声,没有人肯表态。

    这也不奇怪。

    首先,鲍信只是个郡守,是因了曹操的委任,他这才得以暂领州兵,威望不能服众。

    其次,哪怕是曹操,在继任兖州刺史位前,也仅是兖州的一个郡守罢了,换言之,他和州军的校尉、都尉们,尽管文武职任不同,此前却都是在刘岱帐下听令的,威望实也不够,——此亦是曹操为何急於获取战功之故。

    早前,刘岱在任时,也是急於获取战功,但较之曹操目前的处境,刘岱还强上一点,至少州军是他一手组建的,各营的军官们大致还肯听从他的指挥,现在,曹操却是不仅要争取兖州诸郡长吏、大士族的支持,还得争取州军的拥护。

    坐在席上,鲍信看帐中,见满座数十人,竟是没有一人开口,莫说“积极请战”了,便是对曹操的这道檄令有何个人的观点、见解,都是无有表态。

    鲍信心知缘故,遂不多言,从席上站起,按剑顾视,沉声说道:“州府檄令,吾等当从。吾意三天后便发兵击之,先击东平陆,再攻宁阳。”说到这里,他顿了下,帐中诸人你看我,我看你,还是没有人启齿,他於是接着说道,“候击东平陆时,君等不必趋前,信引本部先发,如信战胜,君等可随后跟进,信如不克,君等亦无需忧瓒兵追击,自有信部为君等断后。”

    州军的状态已然如是,不能强迫他们,强迫也没有用,这般低落的士气,即便强驱着他们上阵,结果也只能是惨败,眼下之计,唯有鲍信身先士卒,带领本部先击,如果能够取得一场战斗的胜利,或许可以由而把州军的士气提升一下,再做接下来的行动。

    鲍信性沉毅,宽厚爱人,治身节俭,而厚养将士,居无余财,是以深得其本部兵士之心,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那么些的虎贲壮士养了这么久,现在是该他们效死力的时刻了。

    听了鲍信的话,帐中的州军军官们中亦有胆勇之辈,见鲍信愿意先击,他们虽仍不肯“抢”这个“先锋”的“美差”,却也纷纷出言,皆说道:“愿从将军击李、江。”

    和曹操等一样,鲍信也是有将军号的,因而诸人称他“将军”,曹操任他暂领州兵,也正是因他有此将军职衔,要不然,只凭一个郡守的职位,会更难得到州兵的服从。

    东平陆,李瓒营中。

    东平国的郡治在无盐,无盐位处於汶水北岸,刘岱击黄巾不利,反自身亡,汶北黄巾的声势大盛,已侵占了无盐地区,现今那里黄巾众多,早成贼域。无盐与东平陆隔水相望,李瓒在东平陆虽然没有打过大仗,近月来,与试图渡河南下的汶北黄巾却是颇打了不少小仗。

    乐进用兵济北,曹操进攻任城,东平陆处其间,李瓒尽管是个儒士,亦知东平国的战略地位而今是急剧上升。数天前,他接到了荀贞遣人送来的密信,信中请他加强城守,以防鲍信来袭,他对此深以为然,在与宁阳江鹄营保持顺畅的通讯不断之同时,密切关注着鲍信的动静。

    就在鲍信召开军议,传达曹操的檄令时,李瓒又收到了荀贞的一封书信。

    这封书信是荀贞在确定东平极有可能将会发生大战之后,亲笔写给李瓒的。信中,荀贞提出:不如李瓒且来郯县,由徐州幕府改调他人去东平陆,代替李瓒,统领东平郡兵。

    这是荀贞体贴、爱护李瓒的一片心意,明知道李瓒是个文臣,既无武勇,又缺军略,一旦东平开战,东平陆失陷事小,万一他战死军中,未免使人嗟伤。

    李瓒出示荀贞的书信给郡府的吏员、郡兵的营将们看,笑道:“东平与济北接壤,吾与鲍允诚又是故交,而下允诚与我对峙,允诚不走,我岂能往郯?镇东确仁厚也,奈何轻视我哉?”

    “轻视”云云,显是笑言。遇到大事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本色,李瓒往常给人的印象,“文儒”而已,通晓典籍,德操清正,爱贤举士,是个好郡守,但绝称不上有将才,此时,他的这两句话一出,却顿显出了文心剑胆,引得郡吏、营将们不觉赞叹,都道:“明公既有与鲍济北争高下之意,吾等敢不从之?济北如果来犯我城,吾等敢请为明公破之!”

    李瓒心道:“士气高昂,军心可用。”欣慰地摸了摸胡子,笑道,“且看鲍济北敢不敢来!”

    散了议事,李瓒出帐,登上营中的望楼,先向西边眺望,那里便是寿张、须昌的方向,须昌在汶水北,也就罢了,寿张与东平陆同在汶水南岸,两县相接,城池相距甚近,不过六七十里。李瓒想道:“鲍允诚若是来犯我城,必从寿张出,我宜再多遣斥候,探察寿张虚实。”

    想到就做,李瓒对左右下令:“多遣些斥候,想办法混进寿张,看看鲍军有无异动。”

    李瓒把东平陆守备得很严,鲍信把寿张也守备得很严,不但在每个亭中都有驻兵,检查过往行人,且在小道上也设有关卡,并在野间散了不少游弋巡逻的小部队,可以说鸟飞不进,使得李瓒虽为东平相,却一直都没能把情报工作渗透到寿张城中,更别说鲍信的兵营了。

    左右从吏接令,有人下望楼去办理此事。

    望了西边一会儿,李瓒转目向南,复看向任城国的方向,极目远眺,只见远方的隐约矮山,天空白云,想象着任城县下敌我营峙,千军万马的壮观,他心道:“不知任城现下如何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