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5 袭阵兵退夏侯惇(三)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5 袭阵兵退夏侯惇(三)

    赵云援助乐进的檄文,同时也传了一道给乐进。

    济北国,肥城。

    乐进接到檄文,召曲军侯以上的军官来见。

    乐进先把赵云将提兵来到的消息告诉了诸人,然后从席上起身,踱步到挂在帐壁上的地图前,示意众人近前。潘璋、何仪、太史慈等遂皆围了过来。

    “给君等大致讲一下现下济北周边及郡内的各路敌军动向。”

    打下了肥城后,乐进广遣斥候,四处探听情报,刚把周边和郡内的黄巾、曹军等敌人的动向察知清楚,正好借荀贞檄文到的机会,给诸校尉、军官们讲说一下,好让他们心中有数。

    潘璋等人聚精会神,听乐进述说。

    乐进首先把直鞭点在了济北西边,与济北接壤的东郡之东部地区,这里有两座城池,一为临邑,一为谷城。乐进说道:“曹东郡率主力从谷城南下到定陶后,临邑、谷城并无增兵,目前只有千许部队驻扎,都很老实,固城自守而已,无有异动。”

    随之,乐进移动直鞭往上,点在了与济北北部接壤的平原、济南二国。

    他说道:“公孙伯珪败归幽州,袁车骑近日接连收复失地,麹义诸将趁胜急战,兵势很强,平原郡的田楷部早已无能外掠,看情形,怕是连守都快守不住了,此郡无忧;荀将军在泰山,使孙观、吴敦、陈午、凌操诸校分在泰山、琅琊两郡,或北袭青州黄巾,或固城守御,济南等郡的青州黄巾应接不暇,被牢牢地牵制在了本地,只有少数几个贼渠帅引兵赴援卢县。”

    接着,乐进又把直鞭点在了济北南边的东平国上。

    他说道:“刘兖州新死,兖州兵士气低落,其众虽有万余,而似无进取之心,李相、江校尉一在东平陆,一在宁阳,与之相峙。”

    周边的情况说完,乐进继续往下说,又说济北境内的黄巾情况。

    先说北部的卢与荏平两县,他说道:“荏平南接临邑,早前时,曾被曹东郡清缴过,而今县中虽仍存有黄巾,数目不多。卢县是济北的郡治,大县也,富庶,辖地亦广,又与济南、平原接壤,县中除了兖州黄巾外,还有许多的青州黄巾,粗略估算,其数应在五六万,能战者约两万上下,精卒至少万人左右,他们眼下多数都在卢县城中,散在郊野的已经不多了。”

    济北五个县,卢县一个县的辖地差不多就占了三分之一,南部的蛇丘、成与刚,三个县的辖地总面积加在一起,也就是和卢县的辖地大略相当。辖地广,自也就黄巾多。

    乐进最后说济北南部的蛇丘三县之黄巾情况,他说道:“蛇丘与刚、成分在汶水北、南,成县邻吾泰山之梁甫,境内黄巾的不多,济北南部的黄巾主要集中在蛇丘与刚二县,又以蛇丘最众,总数约在三四万,能战者万余,精卒大概两三千。”

    乐进顿了下,又说道:“截至目前,北部、南部的黄巾都还没有什么动静,也许是因为吾军突进肥城太快,他们尚未反应过来,下一步,他们会自守?抑或来攻肥城?尚未可知。”顾视帐中众人,他总结说道,“沿边、郡内的敌情就是这样。至迟等得赵将军到后,吾等就要对济北黄巾展开大的作战,对这次作战,君等各有何高见?可畅所欲言,吾恭听之。”

    潘璋抢了头名开口,他大声说道:“先发者制人!目下我军既已拿下肥城,接下来就该大举进攻。璋意不必等赵将军到后再动兵,可趁济北黄巾贼促无应对的机会,现在就发兵攻卢县!”

    何仪不同意潘璋的建议,他说道:“卢县城坚,守贼兵众,不可硬攻。”

    乐进问何仪,说道:“都尉有何上策?”

    何仪不讳言他曾是黄巾的一员,他说道:“仪昔年不慎从贼,多亏主公,仪才得以痛改前非,弃暗投明,此固仪愚钝之故也,而因了此番经历,对黄巾贼,仪却颇多了解。张角尝将青兖等八州的信徒设为三十六方,而今张角兄弟、三十六方的渠帅,俱皆早已授首,祸乱青兖的黄巾声势虽盛,其实并无主将,乌合之众罢了,卢、蛇丘等县的黄巾贼亦是如此。就拿卢县来说,如将军所言,贼至数万,可这数万贼并非一部,而是由数部合成的,此於我有利也。”

    “这么说,都尉是以为?”

    “仪愚见,不可急攻,急则必使卢与蛇丘等县的黄巾齐心对外,宜缓攻势,辅以招降,候其内乱,卢、蛇丘取之易哉。”

    乐进点了点头,问余下诸人:“君等有何建言?”

    余下的诸人中,有同意何仪的,有同意潘璋的,议论纷纷,不能统一。

    乐进能够决断,他拍板做出了决定,说道:“即便是招降,亦得打几个胜仗才能行之。潘校尉‘可趁济北黄巾贼促无应对’之言,说得不错,但赵将军未到,不宜大举进攻,倒是可以先打场小一点的战斗。卢县黄巾在城外郊野安有几个据点,谁愿为吾拔取之?”

    潘璋、何仪,包括苏则、苏正、冯巩等,皆积极请战,唯太史慈虽也请战,态度却不甚积极。最终,乐进选了何仪,令他引部出击。

    军议散了,何仪归本营,自选兵马,出营去战,这且不用多说。

    只说太史慈,他也回了本营,到得营中,跟着他去参加军议的从吏忍不住问道:“都尉,适才帐中,乐将军问谁敢出战,潘校尉、何都尉等俱踊跃相争,都尉却为何甘愿落后?”

    太史慈任在琅琊后,他遣人回乡,召了几个交好、有能力的乡人、亲友来,此时问话的这个从吏就是这几人中的一个,乃是太史慈的心腹。

    因是,太史慈不瞒他,从容答道:“潘校尉与何都尉从君侯日久,吾不可与争。”

    从吏越发不解,问道:“既不可争,那缘何此前数战,都尉又每战必争先发?”

    “此前所以争者,是为不使潘、何小看於我。”太史慈抚须微笑,开解从吏的疑惑。

    从吏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因为潘校尉、何都尉现下不敢再小看都尉,是以都尉今就不与他两人争了。”

    “正是。”

    从吏佩服地说道:“都尉深明进退,吾等不如也。”

    /book_2283/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