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3 袭阵兵退夏侯惇(一)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3 袭阵兵退夏侯惇(一)

    此战开始不久,徐、兖双方争夺的焦点就落在了任城县,这就使得济北战场既无兖州兵的参与,因乐进行军秘密之故,济北的黄巾又无多大的防备,所以,从泰山悄然进入济北之后,乐进攻战顺利,真可以奔击如雷霆来形容。他先是佯攻济北的郡治卢县,逼迫散布在卢县以南乡野间的黄巾各部纷纷回援,继而主力南下,直扑肥城地区,一战即克,成功地拔取袭据。

    攻占肥城地区,这是用兵济北的第一个步骤。

    肥城在济北的腹地,占取了此地,便可将北部卢、荏平两县与南部蛇丘、刚、成三县的黄巾军隔绝分开,——济北国总共只辖五县,便是卢、荏平、蛇丘、刚与成,肥城地区正处其间,占领了这一块区域,荀军就能够从此而掌握住战场的主动权了。

    下一步,可以视黄巾军的动向而做出应对。

    有三种应对。

    第一种是:南部三县的黄巾军有可能会与北部两县的黄巾军南北呼应,共击肥城,那么乐进的应对就是在肥城固垒坚守,然后由荀成作为配合,遣少部兵,佯装主力,急袭蛇丘等县。

    在这种情况下,南部三县赴援北上的黄巾军为免三县丢失,必会不得不放弃与北部黄巾围攻肥城的打算,只能转师南归,如此,乐进在留部分兵马阻击北部黄巾之同时,再与荀成“正奇相辅”,分兵尾追,两路夹攻,即可寻机会把南部三县的黄巾军在追击、野战中歼灭之。

    消灭或者击败了南部黄巾后,挟获胜之威,继以攻略北部。

    第二种是:南部或北部的黄巾军,只有一部来攻肥城,另一部没有动,这样的话,依旧如第一种应对,乐进坚守,荀成佯攻,随后两路夹击,取得胜利,接着再攻略黄巾的另一部。

    第三种是:南部、北部的黄巾军都没有动,只管自守,不敢出战,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乐进的应对就简单了,那便是择一城而攻之,如能诱得别城的黄巾来援,即打援之,如不能,就一座城、一座城的打下去。这种情况的应对简单是简单,却最麻烦,也最损兵。

    不过,以荀贞等人的预料,第一种和第二种情况出现的几率应是最大,第三种情况出现的几率应是最小,因为随便一个稍微知兵的人,都不会坐视敌军插入己家的心腹却不理会之的。

    太史慈乃是新投荀贞,被荀贞派在琅琊后,立是立了些功劳,历战十余,无有败绩,但都是小规模的战斗,敌人最多数百、千余,相比潘璋、何仪等校、尉,甚至较与苏则、苏正、冯巩等军官,他的这点战功都不算什么,经过短暂的过渡,荀贞一下就擢表他为武猛都尉,竟与潘璋、何仪比肩,说实话,他两人固是不敢腹诽荀贞,但对太史慈,却是颇为看不上的。

    因此之故,自到了乐进军中,太史慈虽是与潘璋、何仪皆为比二千石,秩俸相同,潘、何对他却不甚礼敬。

    何仪还好点,他是黄巾降将,在出身上有“污点”,倒是没有做得太过分,潘璋是一个好大奢侈、威贵自重的人,他少年时家贫,没读过什么书,性犹粗猛,对太史慈的轻视就常常不加掩饰地流露於外。

    太史慈却是能忍,一直没与潘璋、何仪发生冲突,可这不代表他性格软弱,从他二十出头就敢做“斫毁州章”的事儿便可看出,其胆实雄,他心中着实憋了一口气。

    於是,入了济北郡以来,每次与黄巾作战,他都请求先击,不但先击,而且不管出战的敌人有多少,他一个兵也不问乐进要,只带本部三百人,而无论敌人多寡,就凭此三百卒,最重要的是,凭其本人的骑射勇武,他每战皆胜,次次身先士卒,远以弓射、近则戟取,驰马所向,万军披靡,掣旗溃阵,无坚不摧,真如猛虎也似,只与济北黄巾打了两仗,就斩获了黄巾小帅、猛士十余,声威大震,到最后,对敌的黄巾兵看见他的旗号就跑,根本不敢与战了。

    乐进在军报中这样写道:子义旗至,黄巾辟易,营中诸校壁上观者色动,功劳冠军。

    乐进没有写出来的是,潘璋、何仪再也不小看太史慈了,非只如此,私下里,更是佩服荀贞的识人之明。

    荀贞拔擢部曲,从来只以军功为依据,他帐下的军官们,凡军功欠缺之人,除了为利於安镇泰山,王融得拜骑都尉、公孙犊得任慕义都尉外,其余的,比如周泰、蒋钦,等等,包括诸荀子弟、西乡故旧在内,至今高者不过司马、假尉而已,最多也就是才到了千石,唯独太史慈,升迁最快,太史慈以他的战功证明了荀贞没有看错他,证明了他的这个都尉得之无愧。

    荀贞看完乐进的军报,对乐进快速、顺利的进展感到高兴,对太史慈的表现亦觉欣慰。

    看罢军报,荀贞打开曹操的檄文,略略一看,不觉失笑,顾对在座的荀攸、戏志才、张昭等人说道:“孟德以义责我,说我目无王室,不惜生民,就差直斥吾为贼也。……你们看看。”

    侍吏把曹操的檄文接过,送递给荀攸等人传看。

    等诸人看过,荀贞沉吟问道:“孟德此书,吾不可置之不理。君等以为我该如何回复?”

    戏志才轻笑一声,说道:“曹东郡此檄,可用四字形容。”

    “噢?哪四字?”

    “强词夺理。”

    “此话怎讲?”

    “徐、兖虽分州,皆汉家土也,徐、兖百姓皆汉家民也,黄巾者,国家之贼,曹东郡不能安济北、任城,明公因为济北百姓和任城相的请求而遣兵往之,曹东郡不思感谢,反发兵攻我刘、陈部,道理何在?岂不正是强词夺理,无理取闹!”

    所谓“任城相的请求”,刘备、陈褒攻郑遂、吕虔,虽叫吕虔给逃掉了,但抓住了郑遂,有郑遂在手,任城郡守的章印俱全,炮制一道“任城相请求徐州派兵援助,以御黄巾”的公文自是再容易不过的了。荀贞从来是重视大义二字的,当然不会使自己落话柄於人手。

    荀攸、张昭等听了戏志才的话,都笑了起来。

    要说强词夺理,戏志才的这话才是强词夺理。

    荀贞从善如流,采用了戏志才的说法,以作回应,叫陈仪写了,回书兖州。

    回复曹操的檄文只是小事,处理完后,荀贞说道:“与此檄文一起送来的,还有道军报,说是孟德分李乾援助山阳,自将兵出定陶,往亢父方向去,看样子,他是要亲临前线,指挥攻任城县了。遣益德佯攻山阳之计,算是成了小半,关於孟德此举,君等各有何高见?”

    戏志才说道:“佯攻山阳计虽未竟成,但分了李乾部,又牵制住了山阳郡兵,成效也还不错。曹东郡此举,以忠看来,要不在任城县,而是在东平国。”

    荀贞“噢”了声,问道:“君此话何意?”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