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1 冠军将呼太史慈(三)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1 冠军将呼太史慈(三)

    程立开口说道:“诸君所言皆有理,而愚意以为,镇东必非欲取山阳者也。”

    当年黄巾乱时,程立一个儒士,能使其家乡东阿得以保全,他在兖州的名气很大,早前连刘岱都专程向他问计,因是,虽然他家声不显,张观等人对他却都是十分尊重的。

    此时听了他的这话,张观问道:“先生此话何意?为何这么认为?莫不是先生也以为镇东遣骑入山阳,只是为了解任城县之急么?”

    程立不紧不慢地说道:“且不说镇东是不是为了解围任城县,只说一条:吾敢请问诸君,镇东如果真的侵取山阳的话,济阴、陈留会有何反应?”

    张观答道:“山阳如失,济阴、陈留坐席难安,所以吴济阴、张陈留必然会鼎力相助。”

    “以吾山阳、济阴、陈留、济北与东五郡,可与徐州战否?”

    济北郡内现虽黄巾遍地,地盘可以说是所剩无几了,但如说到兵马,鲍信手上却是有部曲的,鲍信是泰山人,讨董时,他曾经在泰山募过骁勇,当了济北相后,为镇压本地黄巾,又在济北征募了一批郡中的剑客、猛士,这些人跟着鲍信打过不少的仗,战斗力还是不错的。

    “徐州兵虽强,然其州中的民口少,富庶亦不及吾州,兼之吾州东有冀州为靠,自是足可与徐州一战。”

    程立点了点头,说道:“主簿此言甚是!较以兵强,吾州或稍逊徐州,而较以民口、产出,徐州不如我,冀州方败公孙伯珪,袁车骑行有余力,现已可援吾州,而吕奉先得袁公路之资,侵入汝南,如火燎原,使孙文台无力旁顾,较之形势,徐州亦不如吾州也,是以,愚意也以为,吾州足可与徐州一战。”顿了下,接着说道,“既然是这样,镇东会在此时侵取山阳么?”

    张观等不觉沉思。

    过了会儿,张观说道:“如此,公意是以为镇东现在不敢大举进犯吾州?”

    “外非必胜之敌,内有未抚之民,镇东如何敢大举进犯吾州?”

    所谓“未抚之民”,程立说得有点夸张,但他的意思是对的。

    荀贞到底是才得徐州,至今才一年的时间,尽管多数的士族、郡县豪强都支持他,或者说,不反对他,但荀贞也不能因此而“穷兵黩武”、“耗尽民力”,打一个泰山,打一个济北,速战速决,一次打一个郡还可以,现在州府的库藏物资完全支撑得住,可一旦与兖州搞起州战来,州府的库藏就不够用,必须要从民间广为征调了,正如张观等人迎曹操入主兖州一样,徐州的士人也是希望荀贞能够安定州中的,结果若是荀贞反而却“搜刮民间”,致使他们的家族利益大受侵害,那么他们就可能会由不支持、或不反对的态度改而反对荀贞了。

    简言之,地方士族的势力太大,曹操在兖州有曹操的难处,荀贞在徐州亦不是可以恣意妄为。

    张观等人品思之,越琢磨,越觉得程立说得有道理。

    张观问道:“然则,以公高见,镇东遣骑犯山阳,确是为了解任城县之围,而至於许显、赵云将统兵继至,则是诈言了?”

    程立直觉地认为荀贞遣张飞带兵侵入山阳,绝非仅仅是为了解围任城县这么简单,不过这些考虑没有必要在堂上对着这么多人讲,事实上,程立认为,即使给他们这些人讲了,他们估计也听不懂,因此,干脆也就不说自己的这个疑虑,只是顺着张观的话风,接腔他的后半句,答道:“适才满从事说‘用兵之道,重在迅密’,确哉斯言!能而示之不能,不能而示之以能,镇东这明显是在‘不能而示之以能’,吾料他断然不会调许显、赵云两部入山阳。”

    张观等基本被程立说服了,可毕竟山阳是家乡,他们的族人、家业、亲戚、朋友,大多在山阳,即使相信了荀贞不会大举入侵,仍是放心不下,因是,还是有人固请曹操遣兵援助。

    陈宫这时说道:“张飞,宿将也,部曲皆精,熊虎之师也,本与李通、荀濮驻屯汝阴,今为镇东特地调回,侵掠山阳,其部号称五千,此固虚言,而至少亦应有千骑之数,即便许显、赵云不会继至,恐山阳也难独御,明公遣些援兵过去也是合宜。”

    陈宫和程立两人的脾性有相近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相近的地方是,他两人皆性格刚强,不同的地方是,程立家的族姓不显,只是个小士族,与兖州地方的大士族不熟,来往不多,但陈宫不然,陈宫出身右姓,少年成名,与海内、兖州的大姓士人们交往密切,有这样的朋友圈,难免就会不自觉地站在大士族的利益上,这对曹操有好处,也有不利处,好处在於:曹操由是而能得他之力,加以鲍信之助,入主兖州,不利处在於:在得了兖州后,陈宫有时会因为本州大士族的利益而与曹操的心意相违。

    不过,陈宫当下说的,请求曹操遣兵援助袁遗,倒也不只是为了山阳大士族的利益,同时也是为曹操着想,曹操刚入主兖州,不能不照顾地方士人的请求,此其一,袁遗半天三道求援的郡檄,看在袁绍的面子上,也不能不理会,此其二。

    对陈宫的这层意思,曹操心知肚明,於是略微斟酌,说道:“公台言之甚是。那就这样罢,吾调李乾部入援山阳,君等看可好?”

    张观等人不太同意,有人说道:“李乾,豪强而已,不能敌张飞宿将,其所部,不过民兵,甲械不全,少经征战,亦不足敌飞部精锐。明公如要遣师赴援,何不改调别部?”

    又有人说道:“朱灵、蒋奇是袁车骑的部将,从车骑征战日久,善战、兵精,袁山阳,车骑从弟也,如调此两营赴援,料朱、蒋必效死力,将既知兵,兵亦雄强,以敌张飞,可也。”

    朱灵、蒋奇这两营袁绍的兵马,说是袁绍借给曹操,帮助曹操的,袁绍说把这两营兵借给曹操时,当着袁绍的面前,曹操那时也表现得很高兴,其实在他的内心中,他并不是那么地高兴,相反,对朱灵、蒋奇,他乃至有些提防和忌惮。

    为何?便正是因为袁遗。

    袁遗是袁绍的从弟,已经掌了兖州的一个大郡,现在袁绍又拨了两营部曲,名义上说是皆给曹操,可万一有事,到底这两营部曲,蒋奇、朱灵是会听曹操的命令,还是会听袁遗的命令?不用想也知道。袁绍“借兵”的这个举动,看似是在帮曹操,实则是在帮袁遗,是在助长袁遗在兖州的势力和影响。亦是因此之故,尽管州府在昌邑,曹操主掌了兖州后,却宁肯驻兵定陶,也不肯去昌邑,他为的就是避免袁遗与朱灵、蒋奇的直接接触,不能让他们天天见面。

    听了那州吏的建议,曹操不动声色,笑道:“朱、蒋二校,吾另有大用。朱、蒋部虽多老卒,然俱冀州人,客军是也,李乾和他的部曲则不然,李乾,山阳人,其部曲也多是山阳本地人,而今山阳遭侵,吾使之东还赴援,他们才一定会人尽效死,飞部再强,不足提也。”

    那州吏想了想,觉得曹操说得对,因是不复再言了。

    定下使李乾率部赴援山阳,曹操叫州府给袁遗回书,告诉了他这个决定。

    议事散了,曹操留下陈宫、程立等少数几人,当头说道:“吾意檄允诚,请他立即攻江鹄、李瓒,吾率子廉、蒋奇、朱灵各营,亲攻任城县。君等以为何如?”

    </br>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