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0 冠军将呼太史慈(中)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0 冠军将呼太史慈(中)

    经沛国的萧县、丰县,张飞率部驱驰二百余里,袭入山阳郡,先是从丰县向西北,佯攻防东县,旋即转师向东北,直扑方与。到了方与城下,张飞使兵绕城驰骋,耀武扬威,号称精骑五千,并称言许显、赵云带主力在后,至多数日内就会抵达,命士卒齐呼,令城中不如早降。

    防东、方与俱皆震动。

    方与守将闭城门不敢出,张飞因为部曲都是骑兵,也没有强攻,转掠方与境内的乡里,只用了一天多的功夫,就把整个县的庄园坞壁悉数攻下,所过残破,卷获了粮秣、军械甚多。

    身在昌邑郡府的袁遗闻报,大惊失色,连忙遣出了昌邑营中的郡兵,赶赴方与援助,却未料张飞压根就不与应战,在其援兵抵至前便带部折返,又回到了防东境内,亦是掠夺乡野。

    由东郡方向汇入泗水主流的支流横穿过山阳郡,巨野、金乡、高平等县在这条支流的北边,昌邑、东缗、方与、防东、湖陆四县在这条支流的南边,一因有这条支流为隔,二因昌邑在这条支流的南边,只有袭扰这一区域,才会给袁遗造成巨大的压力,三来也是因为曹军的主力在巨野、亢父一带,所以张飞不扰山阳郡南,只掠山阳郡北。

    袁遗的援兵抓不住张飞,郡南被张飞扰了个鸡飞狗跳,草木皆兵。袁遗深恐许显、赵云真的继之而来,於是飞檄定陶,向曹操求助。一日之间,他连着送了三道告急的檄书。

    曹操不相信荀贞会真的大举进攻山阳,可是袁遗不停地求救,他也不能置之不理,遂召集帐下文武,商议此事。

    州府主簿张观是张俭之孙,山阳高平人,故土情深,闻得此讯,顿然失色,对曹操说道:“明公,不意镇东竟遣许、赵二将犯攻山阳,看来乐文谦攻济北,实是镇东的虚晃一枪,此‘声东击西’计也。事急矣!明公宜速遣大兵,急援山阳。否则,山阳一旦有失,济阴不保矣。”

    “听君此话,君莫非是以为镇东佯攻济北,其意实在山阳?”

    “难道不是如此么?”

    赞同张观意见的人不少。

    高平县内豪族颇有,除了张家外,又有刘氏、王氏等,刘氏便是刘表一族,汉家宗室,王氏则世代簪缨,出过三公,并出过誉满海内的大名士,如与李膺等人并肩的王畅,名在“八俊”,——此人便是后世有名的才子王粲之父,王粲现不在家乡,於前年去了荆州,投靠了老乡刘表,但他的族人留在兖州的很多,州府中有好几个吏员即都是其族之人。

    张、王两家同在一县,齐名州郡,素来声气相通,同时亦是因涉己心乱之故,这几个吏员纷纷应声,皆认同张观,都道:“济阴多黄巾,山阳则膏腴,以常理计,镇东断不会舍膏腴而取济北,那岂不是费力不讨好么?主簿言之甚是。明公,镇东之意,必在山阳!可速援也。”

    曹操察看堂上,注意到诸多的臣吏们,有的沉思,有的不语,而对张观等人所言不觉点头认可的却竟是占了多数。臣吏中有一人,此时离席起身,大声说道:“君等谬哉!”

    诸人看去,见说话之人年岁不大,二十许而已,浓眉大眼,挺身长立,显出刚毅之姿,却是为曹操新辟为州从事不久的满宠。

    满宠,字伯宁,也是山阳人,他家在昌邑,其族亦是冠姓,早年间,他才刚十八岁时,就出仕郡府,任郡朝大吏,当过督邮,在督邮任上,他抚平了为害百姓的豪强李朔等人,声名远播,后来试守高平县,县中督邮张苞贪贿,不仅未起到纠察县吏的作用,反而干乱吏政,使高平县乌烟瘴气,满宠因收其入狱,结果拷掠过度,张苞被给弄死了,满宠只好弃官归家。

    曹操素知满宠,主了兖州后,便辟他进了州府,尽管时日尚不长久,对他却已是甚为信用。

    这时见满宠出来反驳张观等人,曹操心中大喜。

    毕竟曹操是新掌兖州,对张观等这些既是州府重臣,又是族冠郡县的士人们,他需得礼让三分,尤其是现下涉及到的又是张观等人的家乡,他更是不好“斥其非”,否则,肯定会引起张观等人的不满。

    要知:刘岱死后,州府的吏员们为何同意迎曹操接掌兖州?还不就是看重了曹操会用兵,指望着他能为他们保家卫乡,使兖州州内不受黄巾、外敌的侵略?故此而今山阳“有急”,即使对“此急”深抱怀疑,曹操也不能主动说出“你们错了,我不援山阳”这样的话。

    满宠是山阳本地人,他既然不赞可张观等人的意见,实是最好不过,正可由他来开个头炮。

    曹操心中大喜,表情不变,从容问道:“伯宁,缘何说主簿诸君错了?”

    “用兵之道,重在迅密,不动则以,动如奔雷,守则岿然如山,动则攻敌之不及守,‘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动於九天之上’是也,镇东老於用兵,焉会不知此理?山阳,西接济阴,陈留亦不远,若真是以许、赵来犯山阳,镇东怎会先以骑兵入境?如此大张旗鼓,难道不怕济阴、陈留倾郡往助么?说镇东‘声东击西’不错,宠料此才必是镇东的‘虚晃一枪’!”

    “噢?那卿以为镇东又为何会‘虚晃’这么‘一枪’?”

    “不外乎为把夏侯校尉以及我定陶营的兵马诱入山阳郡,从而以救任城县罢了。”

    满宠虽然猜中了荀贞这是在虚晃一枪,但只看到了此虚晃之一枪对徐州守、救任城县有利,却没有猜到荀贞更深的意图是为给乐进制造出一个更好的局面。

    曹操问臣吏诸人,说道:“君等以为伯宁所言如何?”

    张观等人非常不同意,仍是坚决要求曹操立即遣兵援助山阳。

    曹操很是无奈,只能转目去看程立和陈宫。

    陈宫皱着眉头,正在深思。

    程立和曹操的观点一致,发觉曹操的目光转向了自己,他知道曹操的为难,心道:“张观等担忧乡族,袁伯业又是本初从弟,两边都催援如火,曹公难免难做。”

    </br>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