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9 冠军将呼太史慈(上)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9 冠军将呼太史慈(上)

    荀贞军令下到许显军中时,他正带部在彭城国境内行军,接到檄令,他立刻召来张飞。m.。等张飞来到,他们两人便就站在道边,许显给张飞传达荀贞的指示。

    “益德,这是主公的命令,你看一看。”

    自打下徐州全境以来,张飞一直在许显的帐下听令,受许显的节制,跟着许显也打过好几场仗了,对许显的脾性很是熟悉,知道他不说废话,因是看罢军令,也就言简意赅,说道:“那我现在就带兵改道去山阳!”

    其实在数日前,张飞就曾向许显请缨,请求带本部骑兵先行,以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任城县,驰援刘备、陈褒。他与刘备多年的交情了,任城县如今成为了曹操必取的目标,他当然会担忧刘备的安危,所以有此一请,但是被许显拒绝了。

    荀贞早年给许显等西乡旧人讲兵法时说过一句话,他当时说道:凡临战决胜,首在一个稳字,非到情急,不可用险,非到僵持,宜少用奇。须知,古今诸战,胜也者何?败也者何?大多唯在一条,即“误”。错误谁都会犯,而犯得少者最终就会取胜,是以将之要在戒贪、戒躁。

    这不是在要求部下“保守”,而是提醒部下在带兵打仗时要稳重。

    许显牢记住了荀贞的这句话。

    因是,在其后的历战中,能不用奇、险时,他一定不会用。张飞的这个请求,首先,在他看来有些冒险,飞部皆是骑兵,没有步卒的掩护,万一孤军深入,被夏侯惇别部、山阳郡兵、曹纯和刘若等合力围住的话,就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其次,从下邳到任城县没有太远的距离,即使正常的行军速度也完全可以在数日内到达,刘备、陈褒於袭据全城、察知曹军的主力屯在巨野、金乡后,已经提前着手,收缩了兵力、加固了城防,以他们数千兵马的战力,莫说守个几日,十天半月都没有问题,这就是说,张飞也没有必要先行,故此,他没有同意。

    尽管担忧刘备的安全,不得许显的允可,张飞也只能从命。

    现下,来了荀贞的这道军令,张飞更是二话不说,坚决服从。

    许显问他道:“君意带多少粮械?”

    张飞略微一想,答道:“两日粮与秣,兵二百矢足矣。”

    “兵二百矢”,说的是每个士兵携带的箭矢或弩矢数目。

    先秦时,部队出征,通常分配给每个弓弩手的箭矢、弩矢基数多不过数十,比如魏国武卒,鼎鼎有名的虎狼之师,俱重装步兵,在选拔兵士的时候,其中有一条,便是每个参试的人都能披甲负戈、带剑挟弩,携五十矢、三日粮,半天行百里,也即每个兵士携矢五十。

    按理说,弩矢并不重,为何只带这么少?

    乃是因为除了如果数目太多,不好携带之故外,而且士兵出征,并不是只带弩矢,就如魏武卒,还有甲、还有矛、还有刀,有时还有军粮等等。

    本朝的规制与先秦时相仿,无论战守,分给每个弓弩手的箭矢、弩矢基数也多是在五十之数,当然,有时会多一点,只要辎重够多,百支也是能有的。

    在荀贞的苦心经营下,荀军骑兵中的精锐现而今多是一人两马,或两人三马,张飞部共有八百骑,不用说,皆是精锐,其部中的备用战马很多,战马很精贵,固然是不可以让它们“干重活”,像对待驽马那样,但是,让备用的战马带些份量不重的箭矢、弩矢却是可以的,所以张飞打算给每个兵士备下两百支箭矢、弩矢,而不用担心会影响行军的灵活性和机动性。

    对箭矢、弩矢的数目,许显没有意见,对张飞打算携带的粮秣数量,许显有些意外,他说道:“益德,山阳,敌域也,只带两日粮会不会太少?”

    所谓“敌域”,许显的意思很明白,你带兵深入敌境,后勤辎重没办法给你补给,你只带两天的粮,若是用完了你怎么办?张飞答道:“因粮於敌,此兵法之教也。”

    荀贞再三训诫各部的将校军官,严令他们扰民、虐民,许显、荀成、徐荣以下,诸将校们对此大多遵行,但说到底,本州和外州还是有区别的。

    兖州目下是“敌境”,“因粮於敌”,这是兵法上的一条,损耗敌人的实力,以获彼消吾涨之效,便是荀贞,对张飞的这个想法也提不出半点的批评。“三军过后,必有灾年”,意即在此,就算是再纪律严明的部队,只要战端一启,处在战域的百姓就肯定会受到波及与影响。

    许显点了点头,说道:“校尉真雄胆也。”

    “因粮於敌”不错,但得能从敌人那里搞来粮秣,现下二月,青黄不接,掠麦於野显是不可能的,只有想别的办法,要么从乡下的庄园中夺,要么从敌城的仓储中取,再要么,就是劫掠敌军的粮道。敌城、敌军粮道不用说,要先攻下来、能打得过,乡下的庄园又称“坞壁”,虽然小,但很多形同小城,也是需要真刀实枪地去干。

    胆雄与否,不止是见於沙场之上,也见於平时。张飞部兵士八百,战马千余,人吃马嚼,一日所耗甚大,将是军之胆,何为将之胆?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粮便是将胆之一,而张飞敢只带两日粮深入敌境,要从敌人的“虎口”中夺食自用,足可见其胆之雄。

    张飞说道:“主公檄令,命我至迟明暮前,必须进抵山阳郡境。请将军拨粮与矢与我,候粮、矢得齐,飞即转道向西。”

    因为是跟从许显出战的,故而张飞部的骑兵没有携带多少的矢、粮,这些东西多为从军的民夫所运输,许显於是传令辎重营,命按照张飞要求的数量,拨粮秣、箭矢和弩矢与之。等本部的兵士接收完毕,张飞便即辞行,引率部曲,与许显分兵,驰骋奔西,直赴山阳。

    既是为照顾步卒的行军速度,也是爱惜马力,本来张飞部的骑兵都会徒步牵马而行,这时尽数上马,从在张飞身后,八百骑、千余战马呼啸奔行,使地面都为之震动,烟尘滚滚。

    这个动静引得在道上行进的步卒们纷纷转首顾望,许显仍立在道边,没有动,也翘首观眺,姑且算是目送张飞。望着张飞带部,看着他的军旗渐渐远去,许显心道:“主公密信与我,又一次说曹东郡擅用兵,夏侯元让,悍猛之士,今援任城县,想来会有一场苦战。”

    张飞孤军入敌境,肩负起了把兖州主力调动、吸引到山阳、任城一带的任务,有较大的危险,而许显驰援任城县,将要与夏侯惇所带的曹军精锐交手,也不轻松。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