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8 张飞宿将袭如狼(下)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8 张飞宿将袭如狼(下)

    曹纯答道:“吾部皆骑,长在奔袭野战,不利攻守。敞兵既已守御有备,吾部一击不中,自当远扬,且我观其所列之车阵,颇为严整,适才所死者多布衣,想应是其随军的民夫,料彼精锐,定掩藏在阵中,以我之轻甲,敌其之强弩,纵胜,损失亦大,是以当撤。”

    军官们愤愤不平,有人说道:“荀伯平辱都尉甚矣!不击破之,此气难消!”

    曹纯却是丝毫不受此影响,他眼睛明亮,说道:“岂不闻兵法云,‘将不可因怒兴兵’?荀伯平如不出来辱我,或许我还会试着攻一攻他,今其辱我,定然有诈。”决然下令,“撤兵!”

    曹纯年纪虽少,到底从小好经书,好书之人,常能沉稳,不似飞鹰走犬之徒,动辄比勇斗气,所以对荀敞侮辱他的那些言辞,竟是左耳进,右耳出,半点也不见他动怒。他平时带兵,轻财重士,抚循甚得人心,在部中极有威望,因是一令之下,军官们虽仍多忿怒,却尽皆从命。

    看着曹纯撤兵,荀敞称奇,顾对左右说道:“本以为曹子和年少当气盛,不意却这般稳重。”沉吟稍顷,说道,“他虽撤兵,可仍令骑卒袭杀,如能把他再诱回来,此战可获全功。”

    荀敞、孙康部多是步兵,骑兵不多。荀敞提前把骑兵派了出去,命埋伏在附近,本是准备等曹纯过来攻阵的时候,再调他们出来,以冲击曹纯的侧翼,从而策应步兵,取得战斗的胜利。

    只是没有想到,曹纯年纪轻轻,倒能稳得住,这个埋伏看来是用不上了。

    不过也不要紧,荀敞心道:“对我方才的侮辱之言,纵是曹子和不当回事儿,能稳得住,我料他部下的吏、卒却断难如他,肯定大多含忿,见我少部的骑兵追袭,说不定就会为雪耻而反身相追,只要能在混战中把他们再给调回来,这场仗,我就能够取得全胜。”

    曹纯部撤不多远,忽闻喊杀四起,急望之,见是百余敞部的骑兵从西边杀来。

    立刻就有几个军官请战:“荀伯平欺人太甚!先是轻蔑都尉,竟还不够?现居然又敢以百余杂骑就来袭击吾部!都尉,吾等敢请带本曲兵,为都尉灭此猖贼!”

    曹纯却不允,只叫部曲以防御的队列一边应付冲近的那百余敞骑之骚扰,一边继续徐徐撤退。

    这百余敞骑驰骋扰射,杀伤了二十余个纯部的兵士,毕竟兵少,见曹纯一意后撤,也不敢穷追,免得离主力远了,反而被曹纯反击围歼,故此,追了数里地后,便鸣金归阵。

    荀敞听了带队的骑兵军官的回报,对曹纯不觉又是高看一眼,心道:“仁、洪、纯三人中,曹子和名声最弱,而今观其战举,倒是知道进退,日后再与此人接战,不可小觑了也。”叫主簿把此战的前后经过细细写下,尤其把曹纯的一切行为都写了进去,令人即刻送去郯县。

    与敌将交过手之后,每战之余,带兵的主将需要把此战的详细经过都写下来,不但要写己方的作战、伤亡、缴获情况和检讨本战的得失,包括敌将用兵的特点、敌兵的装备和战斗力等等,也都需要写下来,然后传呈幕府,由幕府统一收档,择其需要者转发给其它各部的营将,这是荀贞给帐下所有凡校尉、都尉以上将校定下的规矩,其目的不言而喻,自是为了总结经验,提高己军将校的用兵能力,同时也是为了使己军将校能够较为了解敌方出色将领的能力。

    孙子云:知己知彼。

    这,便是为做到知己知彼而采取的一个措施。

    曹纯撤退后,没回去与刘若合兵,而是最大限度地发挥了骑兵的优势,在山阳郡兵的物资补给下,奔战转圜於高平、任城间的泗水东岸,不间断地袭扰荀敞、孙康部。到得后来,不但荀敞部的吏卒不胜其扰,荀敞、孙康两人也是烦得不得了,觉得这个曹纯简直像个苍蝇一样。

    眼看着河对岸就是任城县,可是在对岸渡口有夏侯惇的别部驻兵,身侧、身后又有曹纯骑兵的扰掠之情况下,这个泗水,就是不能得渡。

    听闻军报上说,夏侯惇已经到驻亢父,并遣了前部兵马抵至任城县下,眼看就要发起进攻了,孙康担忧“失期”的惩罚,忧心忡忡,建议干脆强渡。

    荀敞不肯冒这个险,经过深思熟虑,飞书幕府,把这边的战斗、行军情况如实告与荀贞,并述说了自己下一步决定采用的应对办法,请求荀贞宽限他两天赴援的时间。

    他的办法是:转军北上,作势袭攻南平阳,以此调动曹纯等敌军,他们如也跟着北上,那么就寻机破之,他们如不跟着北上,那么就从南平阳西边抢渡泗水,再顺泗南下,援至任城县。

    山阳郡整个的辖地就像一个凹字,左边宽,右边窄,任城国在其内凹的那一部分中,高平、湖陆地处在任城国的正南方,而瑕丘、南平阳则正位处在任城国的右边,也即东方。既然曹军主要防御的地区是任城国的南部,夏侯惇的别部、袁遗的郡兵、刘若和曹纯部,多都在这一区域,那么就甩开这里,索性北上,在机动中调动敌人,於运动中消灭敌人或渡泗西赴。

    荀贞很快就接到了荀敞的这道军报,传檄与之,同意了他的这个办法,给他宽限了两日时间。

    “明公,伯平受阻於泗水东岸,对我军来说,其实是件好事。”

    荀贞笑了起来,转问戏志才:“志才,卿何意也?”

    “忠也是这么看。”

    “卿二人意,与我相同!”荀贞按住案几,从席上站起身来,叫从吏在地上铺开地图,搬了几个交杌过来,放在地图边儿上,自坐了一个,招呼荀攸、戏志才也来坐。

    交杌,又叫胡坐,就是后世的马扎,从西域传入到的本朝,因其坐、携方便,近代以来,与胡床、胡饼等类之物相若,无论贵贱,皆常用之,比如灵帝,就好食胡饼,好坐胡床,可谓盛行於世。戏志才、荀攸离席来到地图前,各自落座。

    荀贞懒得再让从吏去拿直鞭,解下佩剑,指点地图,先是指向济北的位置,继而又指向任城的位置,随后从任城向南,又指到山阳的位置,说道:“我军此次进战之重点在济北,现在局势已经明朗,看来孟德的重点是在任城,这对我军来说确是一件好事,可以使文谦在济北能够全力剿俘黄巾,而不必担忧曹军、兖州兵的加入,既然如此,为使文谦能更放心地在济北作战,我以为,我军不如扩大一下在任城方向的作战范围,以把曹军、兖州军的主力都诱至并牵制在这一带。……卿二人以为可否?”

    戏志才、荀攸对视一眼。

    戏志才拍手笑道:“明公妙策也。”

    荀攸问道:“不知明公打算如何扩大在任城方向的作战范围?”

    “我欲檄令君卿,命他分兵,经沛国向西北,入山阳郡南,攻掠方与、防东。”

    方与、防东都在泗水西岸,从此两县再向西北行,各只有百余里即是山阳郡的郡治昌邑。荀贞没有打算攻下昌邑,只凭许显的部队,也是打不下来昌邑的,但只要有一部兵马进入到方与、防东的地界,可以想见,必然会引使山阳震动,首先,袁遗的山阳郡兵会回防,有利任城县的守御,其次,曹操留在廪丘、定陶、乘氏的后备部曲也肯定会因此而动,这样一来,就能把曹操的预备队,至少大部分的预备队牵制在山阳郡,使其不能兼顾济北、东平方向了。

    戏志才问道:“明公欲遣何将入山阳,掠方与、防东?”

    荀贞思之已熟,不加考虑,回答说道:“益德可也。”

    张飞部皆是骑兵,进退迅捷,张飞又胆雄敢战,正适合派之深入敌腹。

    荀攸笑道:“曹将军使曹子和扰我族父,不过是阻我西援罢了,明公用张校尉长驱山阳,却是直袭其心腹,如论老辣,曹将军何及明公欤?”荀攸的辈分低,从荀贞在军中的诸荀,除了少数之外,凡与荀贞、荀彧等同辈的,无论年齿高低,荀攸都得称他们为族父。

    荀攸、戏志才两人皆无反对的意见,荀贞便当下传令,命幕府将此意书写成檄,使人即刻送去给许显、张飞。

    </br>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