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7 张飞宿将袭如狼(中)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7 张飞宿将袭如狼(中)

    确如曹纯所说,荀敞本是儒生,非以勇武为长者,脾性沉着,所以在用兵上,不到破釜沉舟的关头,素来慎重为先,此次驰援任城县,虽是有荀贞下的军令,不能按期抵达便按“失期”处置,但他依然没有“冒进”,在行军的过程中,广散斥候,随时探察敌军的动向。m.Shubao5200.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因是,曹纯方渡河时,荀敞就知道了这个情报,当曹纯疾奔来袭,他亦提前得知。

    问清楚了斥候,获悉渡河、来袭的曹军都是骑卒,其兵所打之旗帜,上写的是一个“曹”字之后,荀敞对孙康说道:“此定非奋武亲来。奋武帐下,得重用的曹姓诸校唯仁、洪、纯、昂、授数人而已,曹昂、曹授典奋武亲兵,曹仁现屯谷城,来犯袭吾部的只会是曹洪或者曹纯,洪轻率,纯小儿辈耳,皆不足论,君与吾将计就计,设伏勾诱,然后破之,胜何难哉?”

    曹昂是曹操的长子,曹授是曹操的从子,其父为曹操之弟曹彬。

    曹昂、曹授的年纪与曹纯差不多,比曹纯小点,他两人年纪较小,与曹操的血缘关系又是最近,所以通常不会领兵在外,而是被曹操留在身边,典掌护卫、亲兵。

    对曹军将校的情况,徐州方面是很了解的。

    三曹之中,曹操最器重曹仁,同样的,徐州方面最重视的也是曹仁,曹洪虽然对曹操立下过汗马功劳,当年讨董,要是没有曹洪让马,曹操可能就死在溃兵之中了,但是如论到掌兵、临敌的才能,曹洪却不怎么出众,其人轻吝无毅重,也称不上很有谋略,此前尽管有过一些战功,在戏志才等人看来,他不过是“因人成事”,依赖的多是曹操之能罢了,故而他并不被徐州的名将们特别属意,曹洪如此,曹纯年轻,未有过了不得的战绩,因更是不被看重了。

    荀敞今年三十来岁了,从中平元年起,至今从荀贞征战已近十年,曹纯才二十出头,“无名之辈”,为鼓舞孙康的斗志,荀敞呼他为“小儿”,就像曹纯轻他为“儒也”一样,俱属正常。

    在昌豨作乱被杀后,孙康本就一直小心做人,在面对荀敞时,因那一晚荀敞平定豨乱,举重若轻、镇抚果决的表现又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而他越是诺诺而已,唯命是从。

    当下,见孙康无有异议,荀敞便安排各营,做出布置。

    曹纯带精骑疾驰,行十余里,斥候来报:荀敞部正在前边不远,行於由合乡县到任城县的官道上,察其军伍,队列虽然齐整,然因正在行军中,防御却不严密。

    曹纯大喜,顾对左右说道:“此战胜矣!”传令各曲,“擒、斩荀敞、孙康者,论功擢赏!”命各曲急进,攻袭荀敞、孙康部。

    很快,加速行进的曹军骑兵们便看到了官道上正在行军的荀敞、孙康部兵马,队伍拉得很长,在路上迤逦数里。奉曹纯之令,随军的鼓手们敲响了战鼓,顿时,全军闻名而动,诸曲出击,战马践踏大地,骑士挺矛呐喊,如同一股旋风,呼啸着向道路上的荀敞、孙康部冲杀而去。

    曹纯没有冲在前头,而是带着亲兵在阵后跟行,远望之:只见荀兵全是步卒,又是在行军中,“猝然无备”,自是难以抵挡骑兵蓄势之后的冲锋,不过片刻功夫,荀兵的行军队伍就被冲了个七零八落,有几处兵士在各自军官的带领下,试图聚拢列阵,却在曹骑的反复穿插下,始终不能成阵。尘土漫天,铁骑逞威,荀兵唯一组织起来的反抗,是些许弓弩手射出的些许箭矢,然而数量太小,丝毫起不到阻止曹骑冲杀的作用。

    几乎没过多少时间,大约也就是两刻钟,荀兵即宣告溃败,丢盔弃甲,放弃了辎重,往东北边逃走。不用曹纯下令,杀得顺手的各曲骑兵便就纷纷追逐而上。

    在亲兵的护从下,曹纯跟在诸曲的后边,这时来到了此前突袭荀兵的战场上,他环顾四方,原本大喜的心情却忽然一沉,暗道一声“不妙”,深觉不妥。

    却原来:道路上伏尸不少,却多穿着布衣,同时少有像样的兵器的,从远处看,好像荀兵弃下了不少的辎重,近处看去,才发现被荀兵弃下的大多是小车子,没几个大的辎重车。

    曹纯心道:“徐州兵既已向来号称精良,荀伯平又是镇东的宗族肺腑,其所带之部曲,必自更为猛锐,怎会兵士多不着甲?从合乡到任城尽管不远,可荀伯平领数千兵,即便粮秣可以少携,矢甲兵械却不可有缺,想来亦绝不会只带这么一点辎重车。……不好,或是中计了也!”

    急忙遣人给逐北的各曲下令,命不许轻进,同时,他带着亲兵在后紧从。一路追出四五里,蓦闻得前头鼓声大作,正往前猛追的各曲曹骑相继停下了冲势。

    曹纯连连拍马,总算是赶到了停下来的各曲兵士中。

    冲锋势头停下的太快,缺少缓冲,各曲的曹骑都乱成一团,乱糟糟的,人声马嘶,甚是混乱。曹纯强压住紧张,一边派亲信去给各曲军官传令,命他们立即整顿队列,以免荀兵趁机来袭,一边朝前方展目观瞧,看到前边约一两里外,由数百辆的辎重车列成了一个守御的阵型。

    曹纯嘿然,心道:“果是诱我之计,原来在此处设得有伏!”

    还好曹纯传令及时,追敌的曹军各曲骑士都放慢了速度,这才能在发现荀兵车阵的第一时间停下了冲杀的奔势,要非如此,若仍是以最先的那种速度驰行的话,他们肯定得一头撞上去,到得那时,必大败无疑,饶是如此,各曲也是乱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重新列好了队阵。

    各曲的军官纷纷策马过来,问曹纯下边怎么办。

    便在这时,荀军的车阵打开,从中出来百余甲士。

    甲士阵中,一人骑在马上,朝这边叫道:“对面来将,可是曹子廉么?”

    车阵是步卒在野战时对付骑兵的一大利器,辅以劲弩,不仅可以自守,并且对骑兵的杀伤力也很大。前汉时,李陵以五千步卒、弩矢五十万支,列车阵自御,敌匈奴十余万骑,激战终日,杀伤敌两千余,后因弩矢用尽才不得不撤退,由此可见,这种组合对骑兵的威胁之大。

    曹纯部都是骑兵,突袭奔杀固是步卒难当,可一旦步卒列成车阵就不好再打了。他细观荀敞列成的阵型,一时想不出破阵之策,便遣人出去接话,以图借此再做思酌。

    他遣出去的人回答对方,说道:“攻灭汝辈,焉需鹰扬?吾主曹都尉是也。”

    鹰扬,是曹洪的校尉职号。

    被荀军甲士护卫出阵问话的正是荀敞。

    荀敞闻之,遂笑道:“本意若是鹰扬来此,吾生擒之,可致小功一件。未料竟原来是小儿辈。吾荀敞是也,纯!且出来与吾答话,如是肯降,可免尔不死。”

    从衣甲可以看出,与荀敞接话的那人只是个司马,所以荀敞有此一说,呼曹纯出来答话。听荀敞直呼曹纯之名,更别提那蔑视之词,曹纯左右的诸曲军官尽皆愤怒。

    立时就有人请战,说道:“荀敞傲慢可恨!他现独出阵外,周围只有百余甲士环卫,破获易耳,下吏敢请带本曲兵急袭之,为都尉生擒此子!”

    曹纯不语,又细看了片刻对面的车阵,做出了决定,下令说道:“撤退。”

    诸曲军官俱是愕然。

    一人问道:“荀兵虽列车成阵,吾部绕外以弓弩袭扰之,候其阵乱,不是没有取胜的机会。都尉,缘何撤兵?”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