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6 张飞宿将袭如狼(上)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6 张飞宿将袭如狼(上)

    刘若踌躇半晌,说道:“子和,君意固佳,然吾军从定陶出,至此已行百余里,沿途未曾休整,由昌邑东至高平,又是百余里,兵法云‘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五十里犹如此,况乎二百余里?君即便是提精锐而趋,到高平也已成疲兵,如能战而胜之,当然最好,可若不胜?怕是非但无以提振士气,更反会使吾军恐惧,不敢再与徐州兵战也。”

    曹纯神态自若,言语沉稳,说道:“争利而进,确是兵家大忌,唯今吾所以提兵先击者,非为利也,徐州无故侵犯我境,不义,吾以义励士,士必争死,行二百里,便是精锐也会成为疲兵,此话不错,而荀敞、孙康出合乡,赴任城县,亦百余里远,他们也不是以逸待劳,以我争死之义士,袭彼无备之劳师,破之即使不易,也不难。……眼下徐州兵气盛,吾军如不先夺其声,待至高平,用我惧战之伍,迎其常胜之师,定会陷入苦战,许君卿是镇东帐下的名将,等他带着后续的援兵再赶至,胜负就不好说了。校尉请再思之。”

    刘若还是不能决断,犹豫地说道:“子和,不如遣骑回定陶,把君意告与将军,请将军做主?”

    曹纯说道:“临敌决战,当应变置宜,遣骑返定陶,不是不行,但一来一去两百余里,将会贻误战机。”话是这么说,但曹纯是个重视规矩的人,见刘若瞻前顾后,迟疑犯难,始终不能决定,毕竟他是主将,曹纯也不愿“一意孤行”,引得刘若不快事小,坏了军中的法度事大,因是便妥协了半步,又说道,“要不然这样,一边遣骑急返定陶,请示将军,我一边带精锐先发,若是将军不许,得了信之后,校尉可派人追我,我自从令不战。”

    曹纯就算是只带骑兵先行,大部队行军,速度也肯定比不上单人独骑,一人数马、昼夜不歇的话,先去请示过曹操,再来追赶他,在时间上约略来得及。

    刘若说道:“如此最好!”

    於是,刘若遣快马去请示曹操,曹纯选得精骑,先行往高平方向疾赴。次日傍晚,到达了泗水西岸,与夏侯惇别部的驻兵接上了头,渡河的船只早已备下,曹纯引部上船,分批过河。才到东岸,部曲还没有集结完毕,一人从对岸乘舟来到,下了船,匆匆求见曹纯。

    曹纯召此人来见,却是认得,正是刘若帐下的一个司马。

    这人说道:“将军有军令给都尉。”说着,取出了一道文书,呈给曹纯。

    曹纯抠掉印泥,打开观看,文书上的字迹是曹操的亲笔,只有四个字,写道:候闻露布。

    露者,坦露之意。不缄封的文书被称为露布。露布包含的方面很多,其中一个指的就是军事上的捷报。很显然,曹操同意曹纯的打算,这是在预祝他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曹操和荀贞在性格、行事上有不少相近处,也正因此,他两人认识虽晚,相见的次数亦不多,却彼此“惺惺相惜”,重视对帐下军官的军事教育即为他俩相近的地方之一,荀贞汇总了前代兵法,注以著名战例,分发给部曲将校学习,曹操也一样编写了这样的军事教材,便是后世有名的《孟德新书》,只是现下此书还只是一个初步的形态,尚没有到达成熟的程度。

    曹纯精读细研过此书,平时又常在曹操身边,从其征战,在实践中得到进一步的学习,因此他治军、用兵的思路可谓是全然得自曹操,他此回提出的“先夺其声”,实际上正是学习、观摩得来的曹操的用兵方略,所以,刘若不能理解,但曹操肯定是不会反对的。

    得了曹操的认可,曹纯当即把部中各曲的军官召拢过来,将此檄书传示给他们看,等他们都看完了,按剑东顾,看向高平的方向,於此地,可遥见高平的城墙,他说道:“镇东恃强凌人,既侵泰山,又袭任城郡府,辱没逼迫,视吾军无人哉?其虽以战功显赫北州,正可借之使吾等成名!孙康,贼耳,荀敞,儒也,设如鸡鸣狗盗、穷经皓首,吾等自不如之,争雄疆场,何能与吾等比!昔白起坑赵卒四十万於高平,威震天下,此县与彼同名,君等可有此望?”

    白起坑赵卒四十万,曹纯说的自是秦赵间的长平之战,白起坑赵卒之地实不叫高平,而是在高平西南数十里外,但相距不远,他也不算信口开河。“君等可有此望”云云,问的不是敢不敢学白起坑俘虏四十万,而是在问这些军官们,想不想通过击败徐州兵而使名声远扬。

    军官们听了曹纯的话,想想徐州近月的作为,的确是欺人太甚,无不深觉受辱,顿皆同仇敌忾,一个个热血沸腾,纷纷大声地说道:“都尉尽请下令,誓叫荀敞、孙康有来无回!”

    曹纯心中满意,知道军心可用了,遂把刚从夏侯惇别部兵士那里得知的最新敌情告诉诸军官,说道:“荀敞、孙康部现将至泗水东岸,在任城、高平间,距我部这里不到二十里。他们尚不知我部已渡泗水,我欲命各曲休整半个时辰,然后便急袭其军!诸君以为何如?”

    军官们无人反对,都道:“敢请为都尉先锋!”

    比与诸荀多伟男子,曹家的人个头多不高,曹纯亦是如此,他又年轻,今年刚二十四岁,胡须还很柔软,面容虽不能说还显青涩,却也绝不称不上威严,但此时,他甲衣在身,按剑慷慨,却半点也不使人觉得他身矮貌少,一股勃发的锐气令人心服,甘愿为之赴死。

    曹氏本就非是以儒业传家的,曹操、曹仁、曹洪,俱少好游侠,弓马游猎,不修行检,尤其曹仁,从曹操之前,阴结少年,数至千余,往来之辈,尽是剑客、轻侠,不乏亡命,曹纯尽管礼敬学士,但其族风如此,耳闻目濡,他难免会深受影响,平时倒也罢了,当需要的时候,和武夫打交道的办法、临敌的勇气和果敢,他都不缺。

    各曲集合完后,就地休整了半个时辰,曹纯一马当先,引之径向荀敞、孙康部所在的行军地去。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