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5 曹纯少贵气吞虎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5 曹纯少贵气吞虎

    曹纯的决心也许确实可以使曹操无忧,但临敌作战,只有决心是不够的,为了使曹纯、刘若也能“无忧”,曹操另外又下了两道军令。www.Shubao5200.Cc 更新快无广告。

    头一道,是命令夏侯惇,叫他除了抓紧入屯亢父、攻打任城之外,再别遣一营兵马,速到泗水东岸,扼住高平、湖陆附近的几个重要渡口。

    湖陆县位在高平县之南,与高平接壤,亦属山阳郡,并与高平一样,也突出在泗水东岸,同时,在其城南又有一条河水,名叫南水,也就是说,此县两面环水,也是个战略要地。

    次一道,曹操传檄山阳太守袁遗,请他立即调集郡兵,分别先头进屯到高平、湖陆两县之内,以增强此两县的守备能力。

    刘若、曹纯跟在曹操的军中,其兵马部曲都在定陶,相比合乡县到任城县的距离,定陶离任城县、高平县都较为稍远,因此,曹操给了夏侯惇和袁遗这两道檄令,其目的是为防刘、曹尚未抵至高平,而合乡的荀敞、孙康部就已驰援到达任城。

    曹操对刘若、曹纯说道:“伯顺、子和,有元让遣兵先扼守渡口,足可保证卿二人安然东渡,到了高平县内后,高平与湖陆皆有山阳郡兵的增援,城防无虞,卿二人可全力阻截徐援矣!”

    夏侯惇的别部、袁遗的山阳郡兵、刘若和曹纯的精锐,三支部队,各有任务,虽是在同一个战场上,面对的虽是同样的一个敌人,侧重点却各不同,夏侯惇的别部主要是负责守住渡口、接应刘若和曹纯,袁遗的山阳郡兵主要是负责高平、湖陆两县的防御,并在刘若和曹纯未到前,使荀敞等部不能渡泗水西入任城县,刘若和曹纯的精锐则是担负主责,也即打援之任了。

    有了夏侯惇别部、山阳郡兵的协同作战,刘若多了几分信心,略微轻松了些,应道:“明公但请传檄折冲,叫他只管放心攻任城县便是!任城县一日不下,徐援就一日不能渡泗西向。”

    夏侯惇现为“行折冲校尉”,因是,刘若呼他“折冲”。

    荀贞帐下也有一个“折冲校尉”,即是文聘了,与夏侯惇不同的是,文聘的这个校尉前头现在已经没有一个“行”字了,换言之,也就是说,他的这个校尉已经过了试用期,不是暂领,而是真校尉了,俸禄按比二千石的数额满格发放,并地位也高。汉家制度,将军不常置,唯当有大的战事时,才会临时任命,以便统领出征的全军,战罢过了,即收将军印绶,大多数的时候,校尉已是帝国的高级军职了,放在往年,又哪里会出现同一个校尉职号,居然在同一时间会有两人,甚至更多人同时担任的?由此,也可看出当下“王纲不振”到了何等程度。

    刘若的军功不及夏侯惇,然凭其家声,他现下也已被曹操表为了“行校尉”,号为“行建武校尉”。

    曹纯年纪虽轻,一来是曹操的从弟,得曹操看重,再一个他曾出仕朝中,任过黄门侍郎,黄门侍郎品秩不高,只有六百石,然为天子近侍,常从左右,关通内外,类若后世的秘书性质,诚为要职,钟繇现於朝中任的就是此职,纂著过《战国策》、《山海经》等书的前汉名儒刘向,在其子刘歆被朝廷拜为黄门侍郎后,曾告诫刘歆,对他说,黄门侍郎是“要处也”,秩低而位重,曹纯有此资历,可谓“年少显贵”,绝非寻常人可以相比,因是,在曹操帐下,他如今也已是比二千石的高级军官,只是他没有出任校尉,而是被曹操表为了骑都尉。

    近代以来,骑都尉军职的色彩渐渐变淡,常授给勋贵子弟,曹纯被表此职,正合乎他的资历、身份。按理说,他的这个骑都尉与校尉平级,是高於“行校尉”的,此次阻截徐州援兵,本该以他为主将,刘若为副将才对,但为借用刘若的族望,故此曹操使他为辅。

    曹纯、刘若辞别曹操,领兵出营,日夜兼驰,急赴高平。

    出了定陶向东,行百余里,到了山阳的郡治昌邑,暂停下部曲行军。在高平、湖陆间,泗水有一道支流,向西直到东郡,与濮水相合,此水又名济水,定陶在其北岸,昌邑在其南岸,

    曹纯、刘若把部队留在北岸,带了数个从骑南渡水,入昌邑城中谒见袁遗。

    袁遗已经接到了曹操的檄文,他对曹纯说道:“我昨日已调郡兵进驻高平、湖陆。夏侯校尉的别部也已经抵至泗水东岸,扼守住了渡口。高平才送来了一道军报,说是荀敞、孙康拔营西行,号称部众万人,而斥候察观其队伍,或在三四千之数,目前已经入了鲁国境。”

    曹纯和刘若对视一眼。

    曹纯问道:“下邳可有动静?”

    “尚无有关的军报送达。”

    “泰山、东平有无异动?”

    “也无军报。”

    看来山阳郡的情报工作做得不怎么到家,曹纯於是也就不再问了,谢绝了袁遗的留饭,与刘若出城。回到军中,两人商量。曹纯说道:“荀敞、孙康既已率部至鲁,则离任城县不足百里远矣,吾意提精骑先行,君率步卒从后,如何?”

    刘若不解他的意思,问道:“都尉为何想要分兵?可是担心折冲与袁太守的兵马不能抵御荀、孙?”

    曹纯摇了摇头,说道:“我有两城为倚,泗水为险,荀兵再强,亦断难轻易渡泗。我并不担心折冲与袁太守的部曲不能遏住泗水东岸,被荀敞、孙康击破。”

    “那都尉缘何与我分兵?”

    “徐州方拔泰山,士气正盛,而我州故刺史刘公数击黄巾不破,反为其所刺而死,兼之任城县近又被刘备、陈褒袭据全城,我军的军心却甚是不稳,非得有一场胜仗,才能振奋兵士的斗志。我之所以想与君分兵,正是欲趁荀敞、孙康方入鲁境之机,给以迎头痛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