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3 镇东檄调三将援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3 镇东檄调三将援

    荀贞早就料到曹操必会谋复任城,所以於此次用兵济北时,为防曹操趁徐州主攻济北的机会袭夺任城县,他已与戏志才、荀攸等定下了相应的预备方案。m.Shubao5200.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这个方案便是:若是任城县有急,首先檄现屯驻在合乡的荀敞、孙康立刻就近带兵驰援,接着传调许显率领下邳的驻兵,作为救援的主力部队,随之赶赴。

    有此两个梯队的援兵,只要刘备、陈褒能够坚守个七八天,那么曹操就算攻之再猛,也足能保任城县不会丢失。因了已有此一个较为成熟的备案,是以,当荀贞询问戏志才等人有何应对的方略之后,包括戏志才等人在内,都认为可以就按照这个已成型的备案行事。

    却是说了:既已有备案,何必再召集诸人来问?

    有两个缘故。

    曹操将会进攻任城县,此非小事,需要及时通知部属,至少让戏志才等这些重要的谋臣、幕僚在第一时间内就得知此事。这是其一。虽已有备案,但备案是之前定下的,经过了这么段的时间,也许会有人通过思考,想出了另一种应对的举措,所以在行动前也是需要再征求一下戏志才等人的意见,看他们对此有无想法上的改变。这是其二。

    听了戏志才等人的回答,见诸人皆无改变备案的意思,荀贞於是当即传下命令,令袁绥起草檄文:“令荀敞、孙康於接檄当日出营,携五天粮草,限以两天内到达任城县;令君卿於接檄次日出发,携带十天粮草,限以五天内到达任城县。如是不能依令抵至,处以失期之罪。”

    “失期”,指的是没能在约定的日子内到达指定的作战区域。

    汉承秦制,不但在政治结构、民法上与前秦类似,在军法上,与前秦也是一脉相承,可谓严刑峻法,依《汉军法》之规定,对“失期”将校的惩处是很严厉的,要处以弃市之刑。

    袁绥离席起身,记下荀贞的命令内容,躬身应诺。

    荀贞稍微放缓了语气,和声对袁绥接着说道:“役夫的召集,便仍由长史负责罢。”

    袁绥应诺,然后问道:“此次役夫召集,计以何数为宜?”

    “任城县离吾州不远,役夫不需太多。在合乡、昌虑、氶、阴平四县召集即可,三千足矣。”

    合乡等四县都在东海郡的西边,从这四个县召集役夫,能够节约役夫集合的时间。

    袁绥应道:“是。”

    荀贞看向陈群,说道:“长文,荀敞、君卿部的粮饷诸物之所需就由你来兼负调动。”

    陈群掌着全军的军资,粮秣、军饷、锦帛、战具、甲兵等等,凡是军中用到的,都由他统一掌管、调配,特别是在战时,前线部队的一应需求皆出自於他,乃是荀军后勤上的主管,正在向济北进发的乐进,他的部队的后勤供应就是陈群负责的,因是,荀贞对陈群说荀敞等的所需由他“兼负”。

    陈群应诺。

    积日累月地与数字、物资打交道,一边是收,一边是支,不仅需要做到收支平衡,还需要保证能做到常有节余,以备计划之外的战事所用,比如己方某地受到敌人的进攻,或者敌方某地突然出现变故,有利於我方发起进攻,要做到这些是不容易的,也就使陈群显得更加稳重。

    陈群的祖父陈寔共有六子,其中最有名的是陈纪、陈谌,陈纪是长子,字元方,陈谌是第四子,字季方,所谓“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兄弟两人难分高下,与陈寔共号“三君”。

    陈群是陈纪之子,陈谌有一子,名叫陈忠,字孝先,——陈芷是陈寔的第二子,陈政之女,

    到底与荀贞只是姻亲,所以早些时,陈忠没有来从荀贞,然而随着荀贞势力的壮大、地盘的巩固,加上颍川处四战之地,袁术、吕布、孙坚看起来将会有一场大仗要打,颍川必会受到波及,故此,於月前,陈忠与陈氏的好些族人一起来到了郯县,最终还是投到了荀贞帐下。

    虎父无犬子,陈忠颇有才具,荀贞久知其能,得他来到,甚是欣喜,辟他为了州督军从事。

    其余的陈氏族人,荀贞根据他们不同的能力,分别给以任用,有实务之能的,使主实务,精通经业的,任於学校,名高而唯能清谈的,便给个百石的闲职,示之以荣,稍给些俸禄养之。

    荀贞用人,向来唯才是用,有真本事的,即使不讨人喜,形貌、性格上有缺陷,比如程嘉,矮而且丑不说,还好财色,总是阿谀奉承荀贞,辛瑷就很讨厌他,没关系,一样重用,没有真本事的,或者,甚而有高名,也有实学,却无实务之能的,则即使是宗族、姻亲,也顶多只是给个闲职,或者干脆就不任用,比如荀悦,有没有能耐?有,连荀彧都佩服他,但他的长处是在学术上,对经书、史学上极其专通,因此荀贞任他为州待事从事,给以荣誉,然不给实权,对荀氏族人是这样,对现在的两大外亲,也即姻族,陈氏、糜氏更是如此,陈氏且不说,糜氏是东海本地人,族人众多,而唯得荀贞重用的也只有糜竺、糜芳二人罢了。

    援兵、役夫、粮械诸事定下,众人辞退,各去落实。

    济阴郡,定陶县,郡府。

    吕虔浴血突围,带入城内的数十家兵,只剩下了四五人,他日夜兼程,不眠不食,先是赶到金乡,告之城内驻军“任城失陷”的消息,之后半刻没有耽误,又疾驰到定陶郡府,给曹操报上了此道急讯。

    曹操闻之,心中懊恼,想道:“迟了一步!迟了一步!”见吕虔衣衫狼藉,满面尘土,鏖战半宿,又迎风冲寒百余里地,未进水、食,他的嘴唇都干裂了,两眼布满血丝,遂先不问任城县失陷的具体过程如何,亲下堂中,把他扶起,一迭声地令侍吏赶紧送来温汤、饭食。

    吕虔心中感动,说道:“下吏还撑得住。将军,当务之急,是速调兵马,急攻任城县!否则不然,虔料荀镇东的援兵必会转日即到,等到那时,再攻任城县怕就不易了!”挣脱开曹操搀扶他的手,再次下拜在地,慨然请战,说道,“虔是任城人,熟知当地,愿为将军前驱!”

    曹操大为赞赏,对从坐堂上的程立、陈宫等人说道:“子恪的忠勇,可以比拟先贤!三军易得,一将难求,吾有子恪,任城县虽暂被刘备、陈褒袭据,一时之失罢了!”又把吕虔扶起,亲将他扶到席上坐下,转回堂上,坐回己位,沉吟稍顷,用商量的语气,从容与程立等人说道,“吾欲檄金乡、巨野兵即刻入驻亢父,攻拔任城;分刘若领部进驻高平。君等以为可否?”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