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1 擒得郑相逃吕尉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1 擒得郑相逃吕尉

    却原来:士仁本来打得挺顺利,与前门相似,也是很轻松地就攻破了郡府的后门,却在向内推进时遇到了数十兵士的阻击,这数十兵士和普通兵士不同,甲刃斗具齐全,尽皆悍勇,虽只数十,足能当数百,这出乎了士仁的意料,攻势遂受挫,苦战不下,於是遣人向刘备求援。m.Shubao5200.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任城兵的战斗力,刘备和陈褒都很清楚,通过几次械斗就可以看出,绝非精锐,即使驻守郡府的是他们中的佼佼者,也断难是士仁所率刘部精卒之对手,接到士仁求援的急报,刘备觉得奇怪,一边调兵士往去后门支援,一边与栈潜说道:“郡府中竟有此等精兵?”

    栈潜也觉得纳闷,首先,任城兵的战斗力不如刘备部的精锐,其次,刘备又是夜袭,按说郡府内应该是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的,却怎么把刘备帐下有名的悍将士仁都给挡住了?

    很快,又一个被士仁遣来报信的兵卒解开了刘备和栈潜的疑惑:已然侦知清楚,於后门顽抗者,不是郑相的部曲,而是任城都尉吕虔的家兵,吕虔在其中亲自指挥。

    刘备、栈潜这才恍然。

    吕虔是任城人,依按汉家制度,他原是不能在本地为官的,但为了抵御黄巾,他被刘岱拜为任城都尉,所带部曲,除了郡兵之外,还有一些他的家兵。通常来说,家兵是要比郡兵能战的,不管是衣甲兵械,抑或武勇战力,都要强过郡兵,当年朱俊出守河内,便是以家兵击破了寇掠境土的张燕部黑山军,以此推之,吕虔的数十家兵能挡住士仁的攻势也就不足为奇了。

    刘备大喜,说道:“没想到吕子恪居然来了城中!”令左右的亲兵武士,“速援后门,不可伤了吕都尉的性命,以生擒为要!”再一次遣派援兵去助士仁,下完命令,他转首往城外任城营的方向望了眼,笑对栈潜说道,“吕子恪在郡府,城外任城营中无主,公道取如反掌易也!”

    陈褒取城外敌营确是易如反掌,一鼓而下,搜遍营中,不见吕虔,命兵士带了俘虏的营校来问,这才知道吕虔昨晚进了城。

    陈褒登上营中望楼,朝城中看去,遥见城内郡府的位置火光闪现,侧耳听之,可隐闻杀声,他传令部曲,命不许掠夺营内,留下了半数人马暂看住俘虏,带着余下的回援城中。方到城外,远远望见一支兵马,人数不多,约三十余,奔杀驰冲,突破了城门的防御,护着一人朝城南而去,陈褒不知这人是谁,担忧或许会是郑遂,因立即遣部中的骑兵去追。

    进了城中,陈褒令主簿史绝督管各部的军法官,命之分别巡行城内,既禁兵士扰掠,也防豪强生乱,有犯军纪或图谋生乱者,可就地格杀。待至郡府,刘备已经把前院、吏舍、后宅尽数拿下,听说陈褒回来了,他急忙命栈潜去迎,把陈褒请到了郡府堂上。

    这会儿,天已经微微亮。

    从郡府前门进来,府内一片狼藉,伏尸尚未收拾,到处血迹斑斑,残垣断壁,沿途皆有甲士警戒,有几处起火的地方,火势还没有被完全扑灭,又有不少的兵卒在什长、屯长的带领下,或从府内的湖中取水灭火,或从花苑中挖了浮土出来,用筐、袋盛了,抛压到火上。

    二更出的城,疾驰十余里,攻战一番,马不停蹄地又回到城内,陈褒虽是乘马,也出了一身的汗,黎明的寒风一吹,他不觉打了个寒颤,吩咐从他入府的亲兵们:“去帮着把火灭了。”

    这任城县以后就是徐州的任城县了,郡府里的任何东西都要尽力保存,早把火扑灭一会儿,就能多留下一些东西,也省得来日再大费工夫地重建。亲兵们领命,留了十余人继续扈从陈褒,余下的都赶去帮忙灭火。在栈潜的引领下,陈褒来到了郡府的堂上。

    登入堂中,陈褒一眼就看见了郑遂。

    刘备攻郡府时,郑遂应该是已经就寝了,此时未拢发髻,头发散乱,衣冠不整,没有束带,也无配饰,脸上、衣上稍有血渍,衣服并且烂了好几个口子。尽管模样狼狈,他跽坐席上,姿态却是勉力保持高贵。刘备拿了件大氅,正俯身在他的身侧,亲手给他往肩上披。

    “郑相,胜败兵家事,况乎你措不及防,我与刘将军是趁夜突袭,此战之败,非君之过也。”陈褒来到刘备和郑遂的边儿上,帮着刘备给郑遂披穿厚氅,笑嘻嘻地对郑遂说道。

    郑遂一人难敌刘备、陈褒二人之力,挣扎不过,只好任由他两人给自己披穿,哼了声,偏过脸,不去看刘备和陈褒,对陈褒的话更不作回答。

    陈褒不以为意,转问刘备,说道:“城内任城营如何?”

    “直到郡府被我部攻破,城内的任城营也无半个兵马出救。取下郡府后,吾遣了卓膺、士仁带兵去任城营中,现已将营内的兵士、将吏都控制住了。”刘备答道,说完,问陈褒,“城外如何?”

    “几无伤亡,一战而破。”陈褒想起了在城门外见到的那一幕,问道,“适才还城,在城门外时,我见有数十任城兵,极是悍勇,护着一人杀往了城南去,这被护之人可是吕子恪?”

    吕虔在城中,而这时的堂上只见郑遂,却不见吕虔,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吕虔死在了乱战中,要么便是刚才在城门外看到被护着突围的那人就是吕虔。

    刘备答道:“不错,那人正是吕子恪。”叹道,“吕都尉的家兵果是骁勇,我连遣了两路援兵,都没能把他留下,硬是被他们突杀而出。”

    陈褒说道:“不妨。我已遣了骑兵追赶,想来至多半个时辰,必有捷报送来。”

    刘备点了点头,说道:“好在校尉适至城门,要不然,还真被吕子恪给逃走了。”

    在陈褒、刘备看来,吕虔的家兵再勇锐,鏖战了半宿,损失大半,已是强弩之末,想来定是难逃骑兵追捕的,可结果却使他两人倍感惊奇,小半个时辰后,追捕的骑兵回来报告:吕虔的家兵分成两股,一股以步敌骑,拖延骑兵的追击,另一股护卫着吕虔奔逃,也许是藏进了城郊的林中,也许是遁入了河中,沿水路而逃,总而言之,在攻破了截击的那股吕虔家兵后,骑兵们追出了十好几里地,都没能再发现吕虔的影踪。刘备、陈褒面面相觑。

    半晌,陈褒挠了挠头,讪讪笑道:“倒是小看了吕子恪。”

    刘备说道:“此吾之责也。吾当上书主公,自请求罚。”

    “我也署个名,与将军共领责罚。”

    相比被吕虔逃掉,接下来获知的一件事,更是令刘备、陈褒大吃一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