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0 刘玄德率部西攻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0 刘玄德率部西攻

    两更时分,刘备、陈褒各悄悄带兵出营,分头行事。www.Shubao5200.Cc 更新快无广告。

    尽管徐州兵的军纪甚严,陈褒为人虽然亲下,在执行军纪这一块儿却是绝不徇私,自入驻城中以来,没有过扰民之事,但毕竟是敌我两军同处一城,彼此的将士时有摩擦,小规模的械斗发生过好几起,因此致使城中的百姓惶遽不安,唯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故而便是白天时,县中街上也行人稀少,现下入夜,兼有宵禁之令,街上更是一个人影也不看见。

    只闻得出营后的两路兵马在路上急速行进的声音,兵器和铠甲有时碰撞,在寒冷的夜中传出稍远的距离,冻云遮月,蒙蒙的月光下,兵士们憧憧的影子照映於路上。

    在任城的徐州兵共分成两个大的部分,城中驻扎的是一部分,城外几个营地中驻扎的是另一个部分,刘备带了城中的主力,陈褒只带了部分亲兵,他已经檄令城外的营地,命驻军赶到城门等候。却不说陈褒出城,与城外营中的兵马会合后,扑击吕虔在城外的营盘,只说刘备。

    这次行动,为能够一举功成,刘备把他帐下的精兵强将都带上了,都尉卓膺、司马士仁两人各带别部,士仁包抄郡府的后门,卓膺控制郡府四边的墙下,刘备亲率栈潜、陈式等攻郡府的正门。临行前,刘备下达军令,命:郡府里的人一个也不能放走,国相郑遂务要活捉。

    任城虽小,亦一郡国,有相、有丞,和别的郡国一样,郡丞的地位虽仅次守相,却没有多少实权,所以,对任城的郡丞,刘备没有投入太多的重视,只是遣了一曲的兵士去郡丞府擒拿。同为汉家宗室,刘备对任城王倒是很优待,专门派了长史殷纯去任城王府,以免万一郑遂负隅顽抗,导致兵战,以使城中大乱的话,可以保证任城王府不受波及,确保任城王的安全。

    郑遂、吕虔在城中亦有驻兵,他们的驻兵在郡府西侧。

    刘备以为:一来,擒贼先擒王,只要能把郑遂擒获,那么城中的任城兵就不足为虑,二来,已是二更,任城营的兵士定已入睡,蓦然间断难组织起有效的攻防,是以,对任城营,他只遣了些许兵马以应,这些兵马以弓弩手为主,叫他们抢先占据任城营周边的制高点、关键处,如果任城营的兵士出来驰救郡府,便临高下射,阻之使乱。

    整个的兵力部署、兵种遣调,刘备都安排得不错,重点突出,搭配适宜,尤其是对任城王府预作的保护性措施,显出了他的思虑周密,在政治上的较为成熟。

    各路兵马相继抵至指定的位置,在前边开道的都是精锐,凡郑遂在自己控制的半个城区中所设置之值夜岗哨,都在无声无息中被解决掉了,直到郡府完全被包围,郡府中的人尚不知晓。

    郑遂在郡府的四角建了望楼,只是天气太冷,又一直以来,徐州兵与任城兵虽有摩擦,陈褒也好,刘备也罢,却都没有袭夺全城的意图表现,所以望楼上值岗的吏、卒都围在盆火边儿上昏昏欲睡,压根就没有发现刘备的率兵到来。刘备立在部中,仰头看了看近处的望楼,能看见望楼上火盆光芒的明灭以及值岗吏卒的身形,顾对栈潜说道:“公道之计得成矣!”

    陈褒自入任城县中后,虽与郑遂、吕虔交锋争斗,但对任城兵中的吏卒却颇多示好,有时械斗过了,还会送些医药给他们,军中改善伙食,弄些牛羊吃时,也会派人专门给任城营送去点,不管任城营的将校们敢不敢要、会不会收,至少让他们觉得陈褒对他们没什么敌意。这也是为何郡府值岗的吏卒居然会这么松懈的一个重要缘故。

    刘备挥了挥手,示意随军的鼓手击响战鼓。

    寂静的夜中,激昂的鼓声顿时响起,几乎是在鼓声响起的同一时间,郡府的前后两门并及四边围墙相继开始遭受刘备部曲的猛烈进攻。刘备、陈褒部中各有攻城时用的器械,郡府比不上城池,因而那些器械自也就用不到这里,刘、陈临时令兵士赶制了些小号的攻城车、云梯之类,此时,这些器械各被拿出,郡府的前、后门只撑了几下,就被攻城车撞开了,如潮水般的兵士或从门而进,或攀援云梯越过高墙,到入府中,不过片刻功夫,郡府内即喊杀四起。

    刘备毛发不旺,胡子软而稀疏,留了不好看,不如不留,因是他颔下无有蓄须,这时他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看着郡府中火光突起,听着喊杀声震,身处在这寒夜的袭杀场中,本该觉得振奋的,却颇觉无趣,原以为郑遂会拼死抵抗,也许会有一场激战要打,结果没想到竟这么轻松地就攻入了郡府之中,他深觉没有成就感,对栈潜说道:“彦皇,卿可入府中去了。”

    认识郑遂的将士不多,需要栈潜去辨认。

    栈潜应诺,由十余甲士护卫着,跟在往郡府中冲杀的兵士后边,踏着被撞倒在地的府门,进了府中,直奔后宅,去寻郑遂。陈式作为刘备的亲兵队率,与刘备朝夕相处,略为了解他,知道他的心思,见没有外人在近处了,便对刘备说道:“破郡府虽易,因方能显将军用兵如神,擒获郑遂,控有全城的这份战功还是跑不了的。”

    刘备回头瞧了陈式一眼,正色地纠正他,说道:“郑相虽敌,士大夫也,卿不可直呼其名!”

    陈式应道:“是。”

    后续的将士持续地往郡府中去,冲进去的将士又不断地有人出来,出来的都是抓住了俘虏,来献给刘备。吏舍在郡府里边,只要是没有休沐的郡吏都在吏舍中住,也就是在攻打吏舍的时候,刘备的部曲受到了一点阻碍,数个刚勇的郡吏各就近聚集了些吏员,试图反抗,但很快就各个击破了,不到三更,吏舍全部被拿下,舍中的百余郡吏除个别因顽抗而被杀的外,其余的俱皆俘获。对那几个敢反抗的郡吏中之未死者,刘备高看一眼,即使被他们大骂,也是唾面自干,笑容不变,命军医给之疗伤,严令部曲不许轻辱,好生照看。

    忽有兵士奔至,报:后门遇急,请刘备遣援相助。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