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8 三军悄然各入屯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8 三军悄然各入屯

    薛悌叹道:“镇东表孔北海为青州刺史,姑且不论孔北海会不会应,只此一表,就胜过袁将军了!高下立判。m.Shubao5200.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在座的诸人中,除了周喁外,其余的都与袁绍没什么太亲近的关系,所以薛悌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批评袁绍表长子袁谭为青州刺史这个“用人唯亲”的表现。

    “用人唯亲”实是当下南北诸侯通行的做法,荀贞也是这么做的,只是相比之下,荀贞重的是兵权,於政权上,比如对其辖下各郡国长吏的任命,他没有做得那么“过分”。

    按理说,荀氏以儒业传家,族中多有名士,能理政务、亦有资格出掌一郡的人有不少,但现今为荀贞所有的八个郡国,由荀氏族人出掌的却只有两个,而且其中荀谌的九江太守还是受於朝廷正儿八经的王命,至若荀成的泰山太守,则只是一个过渡,其余六个郡国,还没上任的下邳相刘儒,加上东海相邯郸荣、彭城相姚昇,这三人是他的旧交、故吏,另外的广陵太守王朗、琅琊相陈登、阜陵相张纮,这三人则都是去年才投他的徐州士人,至少他的这种表现,能够让投到他帐下、或还没有投到他帐下的士人们觉得有奔头,觉得跟着他干有前途,从这一点来说,薛悌的感叹倒是没错,也算是增强了些荀贞在政治上的号召力。

    薛悌年轻,城府还是不够深,像程立这样的,五十多岁,老谋深算,却是绝不会当众评价袁绍行为的,他看了眼曹操,见曹操笑笑不说话,一个劲儿地摸胡子,知道了曹操定也是不想这么做,於是,马上转开话题,说道:“镇东表孔文举刺青州,看来,确是要用兵济南也。”

    周喁以为然,说道:“文举昔与镇东的族父故司空荀公友善,故司徒王公刺史豫州,他两人同时受辟,分为治中、别驾,镇东时在颍川,与文举定然旧识,而今他表了文举为青州刺史,想来文举不会不应,也许过不了几日就会请镇东助击黄巾,这下,镇东就不缺出兵的借口了。”

    陈宫说道:“已是仲春,天暖解冻,镇东如果用兵,料不出本月。明公,我军可预先作备了。”有点惋惜地说道,“惜乎谯县许褚未从附,否则,有他这一支奇兵,攻东平、任城将更易也。”

    许褚和曹操是老乡,曹操领了兖州刺史后,因素闻许褚的勇名,同时知道许褚的部曲也多是猛士,便遣人去谯县招揽他,望他能够携众来投,但被许褚婉拒了。

    许褚、李乾、李通,此三人是兖、豫一带最著名的三个割据强豪,他们的割据性质是一样的,都是“聚众自保”,也正因此,他们都具有很强的地方性,从附他们的部曲、百姓多是当地人,就像当初李通的部属争执不下,不能定下到底是投孙坚还是投荀贞一样,许褚即便愿意把家眷从豫州迁到兖州,他的那些部曲会愿意么?所以,与曹操虽是同乡,许褚也只能暂拒。

    曹操笑道:“伯安、仲康兄弟,与我县里人,久相识矣!所以不能来兖者,我知非其本意,部曲眷恋乡土故也。”

    仲康,是许褚的字,褚者,储也,康者,糠也,名与字合在一起,储粮之意,许褚长八尺余,腰粗十围,餐食肉数斤,其人豪侠,家中固是少有储粮,而他的这副身板倒是人如其名字,能“储粮”得很;伯安,是许褚兄长许定的字,许定勇名不及许褚,但也是一个有数的虎士。

    程立同意陈宫的话,说道:“公台言之甚是。明公,确是当早作预备了。”

    为迷惑荀贞,不使荀贞判断出自己的真实意图是要攻复东平、任城,曹操的主力目前还都在谷城、临邑,需要将之调入山阳,这样,只等荀贞发兵攻入济南,便可立即进围任城等地。

    曹操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说道:“谷城的兵马不能动。明日,即调临邑的部曲分批潜行南下,进驻巨野、金乡。”顿了下,又道,“待部曲调动完毕,君等可从我赴定陶。”

    一个冬天过去,济北、东平北部的黄巾又有增多,青州的济南国等地之黄巾因为乏粮之故,有些南下进入到了兖州,依据军报粗略统计,眼下济北、东平北部的黄巾已达三十余万,其中,除去老弱妇孺,能战者十余万,老卒亦有四五万,这是一个极不稳定的敌方势力,而下才二月,正是青黄不接时,可以预见到,黄巾的乏粮情况短期内不但得不到改善,而且还会恶化,为了防备他们西进扰侵东郡,谷城作为东郡东部、黄河东岸的重地,曹仁部绝不能动。

    定陶,是济阴郡的郡治。

    曹操之所以不随主力去山阳的巨野、金乡,而是要去定陶,这是因为济阴处在东郡、陈留和山阳间,从定陶到此三郡的距离都差不多,曹操坐镇在此,能够更便利地调度,或言之监督此三郡,以给前线有利的粮械、兵力之供应、补给。

    比与荀贞,曹操现在最大的劣势不是地盘小,而是他不能像荀贞那样如臂使指的调用辖下,

    尽管因为袁绍的影响力、他本人与各郡郡守的关系、黄巾和荀贞的双重威胁等数个缘故,张邈等对他的支持比早前对刘岱的支持力度要大,但也只是大了点而已,要让各郡砸锅卖铁地支援他,那明显是不可能的,要不然,以陈留各郡的人力、物力,何至於北不能定黄巾,东不能御徐州?所以,曹操在指挥作战的同时,还不得不分出精力协调各郡。

    数日后,临邑的曹军主力悄无声息地南下进驻到了巨野、金乡。

    鲍信暂领的州军除留下一部仍驻防在汶水北岸的须昌外,主力也集中到了汶水南岸的寿张,随时可向李瓒、江鹄掌控的东平陆、宁阳发起进攻了。

    至此,曹操的军事部署已然完成。

    这次作战的总目的是收复任城县和东平郡,任城县的战略地位比东平重要,因而,在作战次序上,曹操定以“先取任城,再打东平”,具体的战术安排是:先由鲍信率州兵主力,伪与曹操共围宁阳,以调刘备、陈褒分兵去援,然后由曹军主力趁虚攻打任城县,打下任城县后,曹军主力再北上,与鲍信南北夹击,取克宁阳、东平陆,从而把徐州的势力彻底驱逐出去。

    任城方面的兵力运用安排为:巨野、金乡的曹军主力为主攻部队,陈留等郡遣来的郡兵为策应,进驻到任城县南、泗水东岸的高平,在此担负阻击合乡方向的徐州援军之任务;乘氏的李通、廪丘的蒋奇部为预备队,李通主要是准备驰援任城县的战斗,蒋奇则是整个兖北、任城战场的总预备队,从廪丘东北可援寿张,西可援任城,万一黄巾借机猛攻谷城,由廪丘也可北援谷城,哪个方向出现紧急的军情,就遣他往哪个方向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