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7 二月风雷重又动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7 二月风雷重又动

    “慈巡行至姑幕,适黄巾掠食,众数千,扰侵县郊,慈引本部兵三百出城北逆击。手机无广告 m.Shubao5200.Cc 最省流量了。与贼接,慈以一手顿戟於地,转马伪退,贼人争取,拔不能出。慈引弓射之,一箭杀其二人,贼中有识慈者,呼‘此斫州章者’,摇戟之徒,亡魄奔散。慈乃取戟率部追击,斩获百余,胜而返。”

    看完这道陈登遣人送来的军报,荀贞笑道:“子义名动青州,真虎臣也。”

    以郡吏的身份,敢把州府上报给朝廷的章表给破坏掉,这是重罪,而太史慈这么做了,足可见其胆勇,兼之射术精良,力大雄沉,因之吓跑数千的黄巾军,实不足为怪。

    荀贞沉吟稍顷,心道:“本是欲令子义从仲仁击济南,现下大仗在济北,济北黄巾多从青州来,亦青州人也,倒是可改遣子义从文谦。”想到就做,当即下令,檄太史慈来郯。

    数日后,太史慈到了郯县。

    太史慈虽善骑射,武艺出众,但此前从来没有上过沙场,於今在琅琊郡的边境历练了这些时日,前后小战十余,经过战争的锻炼,越发显得英姿勃勃。

    荀贞闻他到县,当日便召他来见,把乐进也召了来,让他两人认识。

    太史慈的母亲在郯县住,见过后,荀贞叫他回去拜谒他的老母,令幕府上表,表他为武猛都尉。由此,太史慈的任职就从州府转到了军中。

    荀贞对太史慈的母亲照顾得非常周到,服侍太史慈老母的仆婢都是从荀贞后宅调过去的,荀贞并叫侯府的庶子诸葛瑾时常去太史慈老母的家中探视,嘘寒问暖,问其所需。

    这次打济北,乐进为将,郭嘉主谋,主将、谋士都是上乘之选,从属将校的也不能弱。

    除了太史慈,荀贞准备再调几个得用的武将给乐进统带:先登校尉潘璋与乐进是老乡,两人俱东郡人,潘璋的家乡发干与乐进的家乡阳平,县地接壤,作为荀贞军中目前唯二的东郡出身之高级官员,两人的关系向来不错,又且潘璋久驻琅琊北部,常与青州黄巾交战,也知晓黄巾的战力,可调与之;下邳都尉何仪,本是黄巾降将,既熟悉黄巾内部的情况,又与执政下邳多时的乐进相熟,亦合调给;武勇虽非军司马冯巩之所长,然此人慷慨有见识,是个可塑的,并其部曲五百人俱皆精锐,也可调与;假校尉苏则、军司马苏正兄弟二人一直跟随辛瑷在骑军中掌兵,此击济北,不可无骑,可使他两人引骑兵八百亦相属从。

    冯巩、苏则、苏正三人的驻地就在郯县,不需再从外地来,潘璋、何仪相继赶到郯县,奉荀贞的命令,与冯巩、太史慈等一道随从乐进练兵,朝夕相处,寝食与共。荀贞这是为了进一步的增强他们彼此间的熟悉,同时,也让他们了解新卒的战斗力,以便利於来日的战事,——这些新卒虽然不归他们统带,他们各有本部,但到底是要共同配合作战的。

    整个的一月,都在忙碌的备战中渡过。

    二月初,天气转暖,河流解冻,街上、里中的各色树木纷纷吐露新芽,幽淡的花香随风满城,城外的田中,慢慢多了三五成群的农人在野间劳作,县寺派了督农事的吏员时常检视。

    万物更新的时节,喧哗起来的不止天地,安静了月余的南北各州郡,也重新热闹起来。

    孙坚亲引兵南下汝水,击比邻颍川的定颍,以图首先解除掉吕布对颍川的威胁,以免袁术如果再从南阳进袭颍川的话,就会使颍川处於两面受敌的危局,围攻定颍十余日,先后击退了魏续等两路吕布的援兵,孙坚终於把定颍克复,然而在此期间,吕布趁他亲击定颍的机会,亦亲带兵渡汝水北上,遣张郃佯攻平舆,自将兵奇袭鲖阳,一举将之攻陷,鲖阳位处平舆东,与平舆接壤,这样一来,孙坚虽是把吕布对颍川的威胁给解除了,平舆所受的威胁却增大了。

    屯驻在汝阴的李通、荀濮等部,没有参与此次的汝南互攻一战,只是由荀濮领部试探性质地打了一下富波,守御富波城的乃是吕布帐下的名将高顺,高顺智勇兼备,所部陷阵营虽才七百余人,却战力无双,可一当十,荀濮与之对阵,没占到便宜,荀濮遂便退兵。

    袁术没有进攻颍川,而是在暂时放弃了攻襄阳的情况下,一边扶助吕布,一边向江夏用兵,在江夏战场,近月来他倒是进展得不错,连连告捷,虽都是小胜,毕竟也算是开疆拓土了。

    公孙瓒与刘虞越闹越僵,蓟县是幽州的州治,他从渤海撤回到蓟县后,不愿意与刘虞共处一城,遂在城外东南筑造了一座小城,与部曲将士居住在此。刘虞担心公孙瓒攻袭他,据近期的情报,他为此日夜不安。蓟县而今风雨欲来,也许用不了多久,刘虞与公孙瓒间就会开战。

    袁绍抓住公孙瓒与刘虞的矛盾良机,一面使麹义、崔巨业等将兵北上,收复冀州境内的失地,谋攻复渤海,一面以淳於琼、张郃等为将,分道攻击州西的黑山军,以图将此大患彻底消灭。

    长安方面,李傕等为收揽民心,上个月诏令大赦。

    诏书传到了各地州郡,州郡长吏大多奉行。荀贞也接到了这道诏书,他虽不承认李傕等的权力和地位,但这道诏书却不能不遵行,否则,必会使百姓生怨,因而传檄各郡,令亦奉行。

    派去长安的那几个郡国上计吏,总算是传回了消息,说是准备近日返州。被他们遣回州中的信使说,他们此前也派的有人送信回州,荀贞没有收到,应是信使在途中被贼所害了。

    在朝廷的人事上,从去年底到今年二月,李傕等作出了几个较为重大的安排与改变。

    为拉拢儒生、重臣,李傕等以朝廷的名义拜济南人淳於嘉为为司徒,光禄大夫杨彪为司空,光禄大夫周忠代替皇甫嵩为太尉,并录尚书事;贾诩先是被拜为左冯翊,后李傕想给他封侯,他辞不受,李傕又让他出任尚书仆射,尚书仆射是尚书令的副手,秩虽只有六百石,权重,贾诩仍然推辞不受,李傕等於是拜他为尚书,使掌选举;举博士李儒为侍中。等等。

    二月中旬,传来了一道青州的消息:青州刺史焦和病故。

    消息一出,冀、兖、徐这三个与青州接壤的州顿时齐有举动,立刻都做出了相对的应措。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袁绍,袁绍表他的长子袁谭为青州刺史。

    荀贞随之也做出了反应,他没有表自己的人为青州刺史,而是表北海相孔融为青州刺史,这个消息传到兖州,曹操军中的程立、陈宫、周喁、王彧、万潜、薛悌等议论纷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