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5 奉孝高卧怀栖逸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5 奉孝高卧怀栖逸

    荀贞说道:“且看孟德调派,设如他以元让、妙才为将,攻我任城,玄德、公道差可敌之,如以鲍济北为将,非君卿不可,而若是孟德将兵往,我则亲至。www.Shubao5200.Cc 更新快无广告。”

    夏侯惇、夏侯渊两人,荀贞以为,刘备、陈褒可以为敌,要是曹操遣了鲍信去攻任城,便以许显为任城方面的主将,而倘若曹操将兵去攻,就得必须是荀贞亲自出马了。

    乐进说道:“主公如亲至,纵曹将军,无能为也!”

    虽然从曹操近年来的表现来看,他很有军事才能,已显露出了名将之资,但如论过往的战功,他却是不如荀贞远甚,故此,乐进有此一说。

    荀贞是知道曹操真实能力的,不过他当然也不会“长别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反驳乐进的话,再则,他到底也是久经沙场,打过很多硬仗,这些年来,又不停地深入研读兵书,在军略上,也确然已经超出当年初出颍川时太多了,幕下又有戏志才、荀攸等一等一的谋士,说实话,尽管忌惮曹操的能力,自问之,荀贞却也不是不敢和他交手,甚而是在期盼与他交手。

    因是,对乐进的这话,荀贞没有多说什么,一笑了之。

    次日,正旦。

    往常太平时,依照惯例,这一天,朝廷要进行大型的朝会,皇帝在德阳殿接受百官臣僚的祝贺,“大朝受贺”,朝贺人数多时愈万人,不但宗室、京官、蛮羌的使节要参加,各郡国的上计吏也要参加,凡参加之人都要奉献礼物,上计吏呈上反映本年度当地情况的文书,所谓之“是日也,天子受四海之图籍,膺万国之贡珍”,而后,朝臣向皇帝“上寿”,口呼万岁。上寿毕,太官赐群臣酒食。宴席是在“九宾彻乐”曲的伴奏和百戏表演中进行的,百戏表演的内容很多,杂技、魔术等等,变化莫测,惊险刺激,往往能引来群臣的低声惊呼或者赞叹。

    有时,在正旦的这次朝会上,皇帝还会让群臣辩论经学。光武帝就曾这么做过,还罚学理不通者把所坐之席让给经义通达者,汝南平舆人、时任博士的戴凭因表现出色,夺、坐人席五十余张,被光武拜为侍中,遂在京城中得了“解经不穷戴侍中”的赞誉,一举扬名。

    现今乱世,为了表示对汉室的忠心,十月时,荀贞虽令各郡皆遣上计吏赴长安上计,并给天子奉献徐州的方物,但徐州离长安路远,出了豫州,沿途多贼,几个郡的上计吏一去数月,至今无有消息传回,也不知是半道上被贼所害了,还是到了长安后遣回的信使亡於路上了,不管是哪种情况,可以料见的是:今年的正旦,长安朝中一定不会如在战乱前热闹。

    时人视郡为朝,视郡长吏为君,荀贞而今徐州牧,他的臣属们视州更是如朝,视他也更是如君了,长安朝廷热闹与否不需多理,郯县的州府在这一天热闹非常。

    包括泰山、九江、阜陵在内,总共目前荀贞掌控的八个郡国,全都提早遣了使者来郯,豫州孙坚也派了使者来,曹操亦有使至,青州焦和、扬州陈温也各遣吏来贺,荀贞军中各地校尉以上的军官们,以及一些军职虽不到校尉,然却与荀贞关系亲密的,比如荀氏子弟、西乡旧人等等,也各遣人奉礼来朝。郯县城内,州府宾众宴会,民家祭祖聚饮,整整热闹了一整天。

    ——曹操、陈温与荀贞现下算是敌对的关系,对他两人遣吏来贺这件事,荀贞却并不觉得奇怪,这是一个光明正大地探察郯县乃至徐州内部虚实,与在荀贞府下的“故交”、“同年”、“同乡”们拉关系的好机会,曹操、陈温怎会放过?他俩不会放过,荀贞也不会放过,他也分别遣吏各去兖、扬的州府,给曹、陈两人祝贺了,青州,荀贞也遣的有人去。此外,豫州孙坚、东平李瓒、北海孔融,现仍居住在泰山的郑玄等人那里,荀贞也派人去了。

    曹操、陈温的使者,由幕府长史袁绥安排得力可靠的人手监督,他们在郯县待了几天,没多大的收获。不好多待,过了正旦,两天后,他们与孙坚的使者等一起辞别离去。

    正旦是法定的几个假期之一,放假三天。

    除了朝贺那天,其余两天,荀贞都没在府中陪陈芷等,而是微服出行,去了戏志才等人的家中。张昭等徐州本地人,在朝贺后都赶回了乡中,有的乃至是连夜返乡,趁着还有两天假期,与宗族亲戚、故交好友见上一见,所以,荀贞没有在这两天见他们。

    初三傍晚,荀贞带着典韦等,轻骑简从,来到了郭嘉家。

    与戏志才等一样,郭嘉现也住在梧桐里,只是因他的年岁较小,地位也不如戏志才等高,是以所居之院靠近里门。下了坐骑,荀贞抬眼看了看露出墙外的树枝,笑顾典韦,说道:“里中数十家,院树枝杈繁如奉孝家者,不多也。”登上台阶,他亲自叩门。

    很快,院门打开。

    开门的是个奴仆。因为军务忙碌,郭嘉平时很少回家,多住在幕府的官舍里,这次是他住进梧桐里后,荀贞初次临他的家门,这个奴仆不认识荀贞,但见荀贞衣虽俭朴,也没戴冠,只裹了个帻巾,然而气度英出,又见典韦等从者尽皆猛士,知荀贞必非凡人,恭敬地询问来历。

    荀贞和颜悦色地答道:“我是荀贞,奉孝可在家?”

    这个奴仆怔了下,旋即想起“荀贞”是何人,吓了一跳,急忙拜倒,答道:“主人在家。”

    “前头带路。”

    “是,是。”

    这奴仆想要去给郭嘉报信,荀贞制止了他,问得郭嘉是在后院屋中,留下典韦等在前院,自往后院而去,走没几步,看见前院侧墙下枯黄的杂草伏倒遍地,可以想象到,春暖花开时,草荣再发,会遮蔽半墙,遂顿住脚,指着问道:“怎么不清理清理?”

    那奴仆答道:“主人不让清理,说是好看。”

    荀贞笑了起来,说道:“奉孝智策奇才,不意亦怀栖逸。”

    到了后院屋外,荀贞叫那奴仆不必再跟着,推开屋门,缓步入内。屋内的陈设器物颇奢华,已点上了烛火,一灯摇红,灯下榻上,荀贞看到一人侧卧拥被地在读书,正是郭嘉。

    荀贞悄然来到榻边,伸头去看,影子覆盖在了卷牍上,郭嘉这才发觉有人进了屋内,急转头去看,见是荀贞,楞了一愣,反应过来,丢下文牍,将要从床上下来行礼。

    他穿的衣服少,室内虽生炭火,犹觉凉意,荀贞一把按住他,不让他下来,笑道:“院草遮墙,蓬头卧读,奉孝,好雅兴也。这两天,梧桐里各家多聚朋饮宴,适才我在里路上,还听见你家隔壁丝竹悠扬,隐有女婢歌声,想是宪和在与友赏玩音乐,卿缘何独卧室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