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4 裨将军新旅建组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4 裨将军新旅建组

    乐进知荀贞简练干脆的工作风格,对荀贞这么快就进入主题并不觉得惊讶,虽是已经猜测出了荀贞召他入郯的用意,此时听荀贞说起,他还是有点激动,压抑住情感的变化,他想了一下,答道:“下邳丞刘儒谙熟政事,明晓下邳郡情,进以为,可担此任。www.Shubao5200.Cc 更新快无广告。”

    刘儒是颍阴人,与荀贞乡里。

    颍阴有两个士族右姓,一个荀氏,另一个就是刘氏。

    刘氏乃汉家宗室,世代为宦,其族中有一名刘翊者,是刘儒的从父,当今名士,扶危济贫,天子西迁长安时,他任职郡上计掾,后不顾道路危险,夜行昼伏,至长安上计,诏书嘉其忠勤,特拜议郎,前不久,迁他陈留太守,他尽分财物,单车往赴,不过到了陈留后,他没有与张邈争郡,而是甘愿以客卿从之,刘儒的名声不及刘翊,但也是久仕郡县,所以晓熟政事。

    荀贞心道:“刘公文昔与我同僚,共仕颍川郡朝,论及政能,此人不缺,唯是少军略才。”考虑了下,又想道,“文谦在下邳近一年,郡中的笮融余党、山野伏贼都已被扑剿,如今郡中治安良好,下邳虽南接九江,扬州有事,援固在下邳、广陵,而有徐荣在广陵主兵已然足矣。”盘衡稍顷,做出了决定,想道,“下邳信浮屠者不少,前时禁遏,民间小有不乐,眼下正当略改之以柔,公文儒生,故年在颍川掌郡贼曹,亦明法度,可试用之。”

    心中定下,为接下来的军事行动保密起见,这个人事的变化却不能立即就上表,——如果现在就上表刘儒为下邳相,很有可能会引起兖州的警觉,兖州曹操等对荀贞阵营较为熟悉的人都知道,乐进本是领兵的,好好的一个下邳相突然改成了刘儒,荀贞是想让乐进干什么?所以下邳相的人事变化得等到明年乐进正式就任军职,领兵击济北时才能发表。

    荀贞说道:“公文可也。等到来年春,我便上表,请朝廷迁他守下邳。”问乐进道,“我给你的檄文,你可给公文看了?”

    “给他看了。”

    檄文中,有部分给刘儒看的内容,便是:乐进离郡后,由刘儒暂理下邳事,但对外不能公布,凡公文署名,还得署乐进之名,如有郡吏、士绅问乐进缘何不在郡府,可设托辞答之。

    之所以会有这部分的内容,是因为荀贞不打算让乐进再回下邳了。

    过了正旦就是初平四年了,按二月下旬用兵计,只剩了一个多月的备战时间,战略方针虽是已经定下,乐进到底一直都在下邳,对济北的眼下形势不熟,得给他些时日看情报,了解济北黄巾的虚实,同时了解曹操等兖州将吏的情况,再一个,荀贞还打算让乐进去赵云、陈到那里都看一看,随他从赵云、陈到所练之新卒中挑选他满意的组建部队。

    分拨给赵云、陈到,由他两人各自主管操练的新卒已经被训练了数月,战斗力初具,这次进击济北黄巾,荀贞虽不准备以他们为作战的主力,但也想趁此机会,选出他们中的佼佼者,让他们上一上战场,经受一下真刀实枪的战斗,以望可以在战斗中使他们迅速地蜕变成精锐。

    荀贞点了点头,对乐进说道:“文谦,我此次召你来郯,你应是已知缘故?”

    “进稍能猜出一二。”

    “噢?你说说看。”

    “进敢死冒昧猜量,主公此番召进来郯,许是为了攻兖。”

    荀贞笑道:“你猜的倒是不错。”拿出一份军报,因为与乐进议的是军机密事,堂上无有从吏,因而他示意乐进自己过来接住,说道,“你看看,看完了说说你的想法。”

    乐进展开军报,细细观看,看完,把军报奉还,斟酌多时,说道:“任城,怀亢父险要,逼山阳诸郡,兖东之锁钥也,曹将军虽自领主力屯临邑,而进以为,其所欲攻者,必任城也。”

    这道军报,正是有关李乾从投了曹操后,曹操没有檄他北上,而是留他仍屯乘氏的消息。

    荀贞沉吟说道:“孟德多智,他如是真的声东击西,假作用兵济北、而实攻任城的话,又怎会留李乾在乘氏?他就不怕他这样做,会引起吾等的怀疑,暴露他真实的意图?”

    乐进侃侃答道:“兵者,虚实也。主公与曹将军故交,彼此相熟,主公知他多智,曹将军必亦知‘主公知他多智’,是以留李乾在乘氏,以惑乱主公之耳目也。”

    乐进的这句话说得拗口,荀贞却明白他的意思。

    荀、曹二人彼此相熟,都了解对方,因此,曹操知道一个简单的“声东击西”怕是糊弄不住荀贞,由是,他才故意留下李乾在乘氏,以此来混淆荀贞的视线,使他不能确切判断曹操的真实意图,这正和荀贞在与戏志才等商议攻济北之策时,也不愿意用“声东击西”计,而选择了“反其道而用之”,干脆不作势攻济南国,而就在济北国的东侧陈列重兵是相同的道理。

    荀贞笑了起来,说道:“士别数月,刮目相见。文谦既有此高见,济北付卿,吾可无忧矣!”

    荀贞、戏志才等对曹操留李乾仍屯乘氏这一举措的判断,与乐进一样,他们都认为,曹操刚接任兖州刺史,固然是急需一场战争的胜利来巩固、提高他在兖州士民中的威望,帮助他能较为深入地控制兖州,但相比打济北的难度,他更有可能会先攻复东平、任城,尤其任城。

    事实上,戏志才等对曹操的战略意图,尽管原本也是有判断的,但都不是很特别的确定,直到曹操留李乾仍屯乘氏这一消息传到之后,他们经过谈论、深思,这才算是真切地确定了曹操接下来的用兵目标。曹操倒也不能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只能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听了荀贞的话,乐进这才知道了,荀贞将要用兵的方向是济北。

    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毕竟打任城带来的后果太严重了,会直接导致徐、兖两州的州战。

    打州战的话,有两个不利。

    兖州不比徐州,人口比徐州多,张邈、袁遗等郡守长吏的出身、名望比陶谦高,曹操的能力更比陶谦高,最重要的,兖州西靠冀州,公孙瓒新败,如曹操的所料,他已於日前退回到了幽州蓟县,袁绍尽管仍不能全力东顾,却也可抽出些余力来帮助兖州了,这个州战若是打起来,不仅战事的进程会很艰难,而且会给徐州的民生、民力造成大的破坏,这是其一的不利。

    其二则是:曹操的威望还不够,虽然因为徐州的外胁,袁绍的支持和曹操本人与鲍信、张邈等的交情,曹操在短时间内安定住了济北外部的形势,并略微安抚住了兖州内部的士民,得到了各郡长吏的支持,但这种支持是有限度的,张邈等郡长吏与曹操在本质上仍与和刘岱在任时一样,还是“貌合神离”,而一旦爆发州战,各郡同仇敌忾,张邈等不擅军阵,必然会全力支持曹操,这对曹操加固在兖州的影响力、统治力是有利的,对徐州则自然是不利。

    所以,选择打济北更符合徐州、兖州两州内部各自的情势。

    只是,任城如此重要,如果打济北,任城怎么办?总不能明知曹操将可能遣兵去攻而不理。

    乐进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