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3 下邳相旧习难除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3 下邳相旧习难除

    比起上次荀贞见他时,乐进又消瘦了些,颧骨高突,但精神饱满,目炯有神,十分精干。手机无广告 m.Shubao5200.Cc 最省流量了。

    在下邳,乐进清廉下士,政绩称不上名列前茅,却也干得不错,他志在立功疆场,为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哪怕是现已深冬,他仍每早用冷水冲浴,政务不忙时,常读兵法,习武不辍。

    如今,他终於等来了重上战场的机会。

    闻得荀贞召见,乐进连忙换上官衣,佩好印绶,出了传舍,急匆匆地赶往州府。

    趁着农闲,也是“以工代赈”,郯令陈矫组织了些家贫的民夫,刚搞了一个“市政工程”,把县内各里的里墙、县中的街道等做了修缮,刚整治完不久的道路坚实干净,乐进踩在上边,步履生响。奉荀贞的命令,路两边种植了疏落有秩的松柏,杂以花草,深冬之际,树木犹翠,行在其间,颇觉神愉,不过,乐进此时没有心情观赏街景,他一边走,一边猜测荀贞的心思。

    已经可以确定的是,荀贞这次召他来郯,其目的必是为了让他重新领兵,这一点,从荀贞给他的檄书内容中可以约略判出,此外,在宣康给他的信中更是几乎将此道明了。

    宣康、乐进同属西乡旧人,往时的关系还算不错,现而今,两人一个在幕府权重,一个领守大郡,时或有书信来往,尽管在书信中,两人都不会述及军政密事,但在涉及乐进前途的问题上,宣康略微给他透些口风,使他好早做准备却也是实属正常的。

    乐进从获知此事开始,就兴奋地着手预备。荀贞既准备让他重再带兵,那么肯定是要有大的对外的军事行动,青兖徐豫扬这一区域的地图他几乎都快翻烂了,心中大致已经有了度料。

    九江、阜陵那边,刘晔把阜陵相吓跑之后,又去说郑宝,虽然得了郑宝愿意从命九江的表态,但实际上,郑宝却是未有就服,仗着自己是本地人,又有大湖为凭据,部曲万余,依然割据巢湖,并暗通扬州刺史陈温,又交接阜陵、庐江境内的强豪、士族,明显是欲借外势而巩固自身,对九江荀谌实是阳奉阴违,按理说,此处应是一个用兵的方向。

    但一来,目前舟师未成,即使是想要进剿郑宝,徐州亦是力有不足,再则,便是舟师成了,想来这支水军也该是由现任督舟都尉,正在主责建设的鲁肃、甘宁以及督舟司马蒋钦等江淮人管带,轮不到由他这个不懂水战,连水性都不怎么样的北人统领。

    所以首先,这个对外的军事行动应该不会是发生在扬州方向。

    豫州那里,吕布咄咄逼人,下邳挨着沛国,看起来此处应是最有可能遣他前去坐镇的地区,——如果豫州不是孙坚的地盘的话。豫州是孙坚的地盘,徐州只是暂时的配合相助,上次遣许显去,那是因为孙坚不在州中,而今孙坚已归,徐州已不宜再遣重将在豫了。

    是以其次,也不会是在豫州方向。

    这样,就只能是青州或者兖州了。

    荀成以偏将军领了泰山太守的职务,而今琅琊、泰山都是他的防区,这两个郡皆北接青州,很显然,荀成接下来的作战任务必是以青州为主,因而,也不会是青州方向。

    只能是兖州了。

    就像荀贞考虑的一样,乐进也深刻地认识到由自己主持兖州战场的两个重要优势:他是兖州人;现驻任城、东平的江鹄、陈褒是西乡旧人,他与他俩熟识,有利他的指挥作战。

    战场虽然定下,但具体的作战方向,乐进却猜度不出。

    直到进了州府,他还在想:是要打济北,还是要打任城?

    打济北的话,是一场中等规模的战斗;打任城的话,将极有可能是一场大规模的战役。

    因为就眼下兖州的局势来讲,丢掉一个济北,不损其核心利益,边角而已,若是丢掉任城,就是心腹大患了。任城占地虽小,不过辖三县,方圆五十里,可一则,有亢父之险,占扼此地,兖东就再无险阻,纵兵向西,从此一马平川,二来,任城离山阳、济阴、陈留、东郡又都不远,与山阳紧邻,从亢父向西南,不到二百里便是济阴的郡治定陶,再从定陶向西、西南各行百里则分为东郡、陈留郡的地界,综此二条,任城真乃兖东之钥,是其命门所在。

    故此,若这次用兵的具体方向是任城,就将不仅仅是一场战斗,山阳、济阴、陈留、东郡必然会齐心合力,共御强徐,就定将成为大规模的战役,换言之,也就是徐、兖两州的州战了。

    乐进把佩剑交给堂外的卫士,脱去鞋履,登到堂上,趋数步,下拜行礼。

    荀贞在看幕府送呈上来的近期之练兵报告,听到轮值堂外的典韦报称乐进进见,放下案牍,微笑着看着乐进入堂,见他拜倒,遂起身下去,把他扶起。

    乐进个子低,比荀贞矮了一头还多,荀贞下视,打量了他数眼,问道:“文谦,怎么又瘦了?”笑道,“赏给你的钱帛就是让你用的,日要三餐,多食肉。不吃得壮实点,怎么带兵打仗?”

    乐进廉洁,上次荀贞巡州,到下邳,去了乐进家中,见他的妻子荆钗布裙,观其餐饭,食不重味,连个给客人坐的像样的毡席都没有,叹其清贫,因赏了钱帛十万给他。

    乐进俯腰,双手拢合,垂伸腹前,恭谨地说道:“主公赏赐,进不敢辞,然进本乡野鄙夫,向来粗茶淡饭得惯了,一下便是想吃些好的,也不知吃什么好。”

    荀贞哈哈大笑,拉着他的手,把他送到席前,让他坐下,然后自归本席。

    堂下吏捧来热汤,放在乐进的案上。

    荀贞亲切地说道:“天寒,且先饮些热汤,暖暖身子。”

    乐进端起汤椀,也不怕热,很豪爽地一饮而尽。

    荀贞笑道:“文谦,你治郡也快一年了,在郡中礼贤下士,名声不错,常与儒士打交道,而观卿饮汤,却还是一如在军中时,豪气不减也。”

    乐进把汤椀轻轻放下,答道:“自从主公以来,进几未曾离过军伍,今虽理郡,旧习难除。”

    “好,好一个旧习难除!卿的这个旧习甚好,以后也不用除了!”荀贞话题一转,问道,“文谦,若调卿别职,卿以为,宜以何人继卿之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