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1 曹刺史安定济北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1 曹刺史安定济北

    荀贞细问之。

    却原来:前日夜间,刘岱巡营时,被数名兵士暴起刺杀,刺杀者旋即被抓,经严刑拷打,招供他们是太平道的信徒,慨然赴刑,临死前犹高呼“黄天当立”不已。

    戏志才说道:“刘公山与济北黄巾攻守久矣,此数兵既是黄巾贼子,缘何现在才行刺?”

    袁绥猜测说道:“大约是以前没有动手的机会?”

    荀贞问道:“兖州兵现下情形如何?济北黄巾可有趁势进袭?”

    “鲍济北适在营中,与州别驾、治中及诸营将安镇军中,兖州兵并无大乱,济北黄巾得讯后,聚众奔袭,未能拔营,已然撤退。”

    荀贞记得,原本历史中,似乎就是刘岱被黄巾所杀,随之,曹操乃得为兖州刺史,因又沉声问道:“公山被刺,兖州无主,接任者谁也?”

    “目前尚无消息传来。”

    消息很快就传来了。

    两天后,得到州报,袁绍表曹操为兖州刺史。

    紧接着,数道有关兖州战情、政情、军情变化的军报接踵传至。

    第一道是:济北黄巾在短短数日内,接连发动了三次猛攻,都是试图趁兖州兵主帅被刺的机会取胜,鲍信亲身力战,夜不释甲,硬是在不利的局面下,抗住了济北黄巾如潮水般的进攻。

    第二道是:兖州的州别驾王彧、治中万潜代表州府赶到东郡,迎曹操上任。

    第三道是:曹操的行动很迅速,继遣曹仁、史涣入驻谷城后,他亲领兵进屯临邑。临邑在谷城的北边,两县相距六七十里而已,俱与济北国接壤,曹操、曹仁南北呼应,形成了掎角之势,直接威胁到了济北黄巾的西翼,给现驻东平国西北部的鲍信等营形成了有力的支援。

    第四道是:曹操遣校尉刘若、别部司马邓展、司马文稷等引步骑,扰击济北黄巾,用实际的军事行动策应鲍信。济北黄巾两面受敌,又积雪消化,不利行动,於是暂停了对鲍信的攻势。

    七八日的功夫,兖州易主,曹操与鲍信互相配合,在刘岱死后,及时控制住了济北的局面。

    雪连着下了四五天,昨天起,云散日出,屋顶的积雪融化,顺着屋檐淌落,闻之如泉鸣。庭院中的树木,雪洗过后,於阳光下,不显萧瑟,使人觉得挺直。

    才纳了糜英为小妻,糜英的背后是糜家,往大了说,是徐州的豪姓,荀贞本不应冷落她,却因了兖州的情势变化,他已好几天没有见糜英,连与州府、幕府的重臣们议商应对。

    最主要的议商是有关明年开春后,攻取济南国的这个原定计划是否需要做出调整。

    打济南国有一个前提,即是:刘岱的军事能力不行,困於济北不得旁顾。

    如今兖州换了曹操,曹操的决断、军事能力都远强过刘岱,早年他打董卓时,固然兵败,但在袁绍、张邈等皆按兵不动的情况下,他敢於和鲍信进击,可见其决断和敢於进取,近年以来,他平定东郡、从刘岱击济北,前不久袭克贝丘,不仅决断和敢於进取依旧,而且在战场上的表现也是突飞猛进,对兵法能够活用,近乎“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了,绝非刘岱可比。

    他接任了兖州刺史,还会如刘岱那样,受困济北,战不能胜么?

    经过几天的讨论,戏志才等人的观点,荀贞已然尽知。

    观点有两种。

    一种是不改变原定的计划,明年开春后,仍然攻取济南国。

    这种观点的论据是:曹操虽然善战,但首先,在兖州的士望上,他不如刘岱,尽管得了袁绍的支持,兖州的士族却不一定都会支持他,其次,刘岱的兖州刺史是朝廷任命的,曹操的兖州刺史是袁绍表的,虽然都是名为“兖州刺史”,含金量却有天壤之别,并且袁绍没有表曹操为“兖州牧”,只是表他为“兖州刺史”,刺史,六百石而已,现今乱世,刺史虽也可领兵,然威重显是不如尽收一州军政大权於府下的州牧的,两下相合,兖州各郡国焉会心甘情愿地服从他的命令?甚而州军的将士们也不一定会尽皆拥戴他,其三,刘岱与济北黄巾久战不胜,反被刺身死,此时州兵的士气必然正低,他就算有心进战,兖州的州兵也不一定有力能战。

    因此,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至少在凝聚住兖州的士望、民心、军心,得到各郡国的支持前,曹操肯定不会贸然用兵,济北必还会是黄巾的天下,这样,也就不影响徐州攻略济南了。

    一种是需要改变原定的计划。

    具体到计划的改变上,又分成两类的意见。

    一类是小改。

    即:把原本计划用於济南的十分兵力,拿出四分用在任城、东平、泰山,加强守御,以防曹操进袭,然后用余下的六分力,仍然攻打济南,随着兵力的改变,攻打济南的原定目标相应的也做些改变,本来的作战目标是打下济南全境、至少大半境,现可改为攻下历城等两三个战略要地即可暂止,待兖州的情势明朗之后,再做接下来的打算。

    一类是大改。

    即:不再以济南国为明年开春后的作战目标,转而进攻济北。

    持大改这个观点的是戏志才。

    他认为:就战略地位来说,泰山、济南分别是兖州、青州最重要的郡,泰山在手,即可俯瞰全兖,攻守由我,打下济南,即可把济南以东的青州诸郡国关在门内,取占随心。之所以早前决定下一步的战略方向是攻取济南,那是因为刘岱无能,所以徐州可以在继攻下泰山后转兵北上,从容先在青州落下一子,现於今,曹操继任,远的不说,只说他接任后,在短短的时间内就稳定住了济北前线的局势,就可以看出此人绝不容小觑,徐州应该在他稳住阵脚前,进一步增强在兖州的力量,以压迫曹操,绝不能坐视他整顿兖州,给他壮大的机会。

    戏志才提出:如不先击济北、反取济南的话,候曹东郡收揽士、吏,得兖州为资之后,他肯定会进攻济北,以他的军略才能,即使不能大胜,他也能把济北的黄巾逐走部分,济北北为济南、东为泰山、南为东平,如此,济北黄巾无论是北遁、南逃、抑或西窜,都将入乱吾境。与其如此,不如我军先攻济北,逐济北黄巾西进东郡,使曹东郡内顾不暇,然后取济南不迟。

    并且,戏志才又提出:青州刺史焦和,高谈士耳,军略才犹不及刘公山,青州诸郡国,唯孔文举名重,亦不知兵,青州诸公,碌碌无能,保境尚不足,自存而已,没有强劲的对手,济南什么时候都可以攻取,曹操是个雄杰,如不早制,必为大敌,济北因实为眼下的当务之急。

    荀贞再三考虑,有了定见。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