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0 镇东结与糜家婚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0 镇东结与糜家婚

    十二月初,这日,荀贞迎纳了糜竺、糜芳之妹糜英为小妻。

    糜英今年十五岁,相貌寻常,不过从她的名字可以看出,糜家对她是很宠爱的,竺者,竹也,芳,者,香草也,英者,蓓蕾也,糜英虽是女儿身,名却是与糜竺、糜芳之名同类,并未被随便给起一个名,且与陈芷一样,她也有字,字为扶疏。扶疏,茂盛之意。

    娶了糜英不久,荀贞又迎来一件喜事,便是当年在荆州时,蔡瑁送给他的那两个小妻,其中的小蔡产了一女。荀贞甚是喜爱,给起了个小名,唤做千金。

    随后的几天里,郯县喜事连连,荀班、荀闳、荀翕分别与吴郡的全、沈、姚家女完婚。从军之诸荀子弟中,除此几人,剩下没有成婚的,亦有数人与徐州的士族结亲,并有一人娶了泰山羊家的女儿,与羊秘、羊琮结成了婚姻之家。这些婚事,荀贞都亲自参加,数月前,姚昇出任彭城相,也专门从彭城来到郯县,参加了荀翕与他从妹的婚典。

    到十二月中旬,热闹喧哗了多时的郯县渐渐安静下来。

    完成了婚事的诸荀子弟或将新妇留下,独回驻地,或带着新妇返归各郡县,继续理掌政务,

    受邀来参加婚礼的各地军政官吏也皆离还。

    又下起了雪,雪花纷扬,染得天地洁白。荀贞难得雅兴,携了荀彧、荀攸、戏志才、张昭等人凭栏赏景,登楼远看,郯县城内的楼阁馆舍银装素裹,宛若玉砌。

    “瑞雪兆丰年。明年应能有个好收成。”立在高处,愈加风寒,荀贞却兴致勃勃,极目远眺,望向城外,隐约可看见成片的麦田也被大雪覆盖,他笑与荀彧等人说道。

    荀彧等人皆道:“是。”

    “文若,子鱼掌典农已有数月,在任上干得怎么样?”

    姚昇出任彭城相后,典农校尉的职务即由华歆接任,至今已有近七个月了。典农校尉执掌的是民屯,因归荀彧管理,荀彧答道:“华校尉清纯德素,廉洁公正,处事合宜,吏民俱服。”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子鱼礼法有度,聪敏特达,区区一个典农校尉,难以展其才也。”说到这里,想起一事,笑问道,“我听说元龙深佩子鱼,自认不及,此事可有?”

    荀彧说道:“确有此事。”

    荀贞叹道:“能使元龙佩服,子鱼其人耶?”

    陈登豪气纵横,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掌琅琊以来,即使是郡中的所谓名士,只要是名不副实的,他概以白眼相对,半点的虚礼也不肯给,能得到他的钦佩是很不容易的。

    荀彧闻弦歌知雅意,略微猜出了荀贞的心思,问道:“敢问吾兄,可是有委华校尉重任之意?”

    荀贞说道:“不错。”

    荀彧问道:“不知打算改任华校尉以何职?”

    荀贞笑道:“吾弟可猜猜看。”

    这不用猜,华歆已是比二千石的校尉,再往上升迁,只能是裨将军或者郡太守,华歆不是兵伍中人,没有军旅之才,他的长处在理政,那么就只能是郡太守了。荀彧沉吟片刻,试探地说道:“可是下邳太守?”

    荀贞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而是转对荀攸等笑道:“卿等也可猜猜看。”

    戏志才一副笃定的样子,说道:“不是下邳,必为泰山。”

    下邳太守乐进,泰山太守现为荀成,他两人都是军略胜过政略。

    荀成之所以被荀贞表为泰山太守,诸人皆知,是为了方便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至於乐进,当初表他为下邳太守是因为那时下邳初定,境内尚有笮融的余党,又临彭城,和泰山眼下的局势一样,也是军事重於政治,因此才用他坐镇,而随着笮融余党的被清缴干净,彭城又为荀贞完得,下邳的形势已经转变为政治为主了,再用乐进领太守职,一来,未免就会浪费他这个军事人才,二来,亦不太适合了。乐进其实也不想在下邳待了,看着许显、荀成分开疆於任城、泰山,甚至现在臧霸也数立战功,乐进早就按耐不住战斗的热血了。

    故此,荀彧、戏志才猜是下邳或泰山。

    荀贞却摇了摇头,说道:“下邳、泰山二郡的长吏固然需换,我却不打算把此二郡付子鱼。”

    荀攸拍手笑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说来听听。”

    “攸知将军欲委何郡与华校尉矣!”

    “何郡?”

    “定是济南!”

    荀贞哈哈大笑,顾对左右诸人,说道:“知我者,公达也。”

    荀彧、戏志才等人立时恍然。

    荀彧连连赞许,说道:“华校尉,平原郡人也,其乡高唐离济南不过百余里远,表他出任济南相,可谓正得其人!有利安抚地方。”顿了下,说道,“只是,这得等到打下济南后再说了。”

    荀贞说道:“表子鱼为济南相,当然得等到打下济南后才能再说,但典农校尉这个职务,却可让他先卸任。”

    “将军的意思是?”

    “我意使子鱼从仲仁军中,助仲仁攻打济南。”

    张昭说道:“将军此举高明。使华校尉从军攻济南,既可使他为先导,为大军招抚士民,又可让他在攻战中扬树威名,利於日后镇抚郡内。”

    荀贞问诸人道:“子鱼卸任,卿等以为,谁可接其任也?”

    说是问诸人,主要问的是荀彧、张昭。荀攸、戏志才主掌军事,对民政上的事务很少发言。荀彧考虑了下,答道:“督军从事韩公至理事称职,可也。”

    韩暨任督军从事后,一直负责的是各郡之将作掾、水曹、工曹等,算是与农业沾边,用他继任典农校尉堪称适宜。荀贞相信荀彧的判断,当即同意,笑道:“公至来吾徐,是跟着子鱼一起来的,今继子鱼为典农,华职韩继,也算是佳话一段了。”

    韩暨是南阳人,袁术、刘表连辟,他皆不应,时陈群信至南阳,为荀贞辟华歆,韩暨知道后,就跟着华歆同来了郯县。他俩是一道来的,韩暨名声次於华歆,现继华歆旧职,算是有缘。

    一边赏玩雪景,一边议定了华歆、韩暨的职任变动。

    戏志才借着这个话题,又提起了下邳,说道:“文谦与我的书信中,好几次感叹弓马日渐生疏,将军,文谦是个带兵的人,果毅沉勇,足堪比肩君卿,方今用武之时,令文谦羁於政中,实在可惜,将军既有换下邳长吏意,何不及早实施?”

    荀贞颔首,正要说话,楼下上来一人,却是袁绥。

    他他满身是雪,顾不上拍打,登到楼上,神情紧张,脚步匆快,赶到荀贞近前,说道:“将军,刘公山遇刺身亡!”

    荀贞等人尽皆愕然。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