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8 曹子孝奉令趋行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8 曹子孝奉令趋行

    刘岱现领州兵,正在济北西南与黄巾交战,即使要杀他,也不能说杀就杀他,必须要先考虑到一切可能会出现的后果,做好一些需要提前做的预备。

    程立说道:“孟德,头一件事,需得探明袁本初的意思,……不能明着问,君可遣一心腹为使,去魏郡私下见他,问以兖州情势,看他有何话说。”

    他年纪大了,有些畏寒,呵了呵手,接着说道:“袁本初托妻、子於刘公山,不可谓不信重矣,而当公孙伯珪兵强时,公山却彷徨不定,不知所从,连日不决,后虽从吾之劝言,未附伯珪,而以吾料见,本初必恨怨之,对刘公山肯定会深有不满。君代牧州,他应不会反对。”

    刘岱、曹操,一个曾经在公孙瓒和袁绍间犹疑动摇,一个坚决支持袁绍,并以实际行动证明,亲自带着兵马为袁绍卖命征战,袁绍会偏向他俩中的谁?不言而喻。

    曹操说道:“本初那里,不用派人去问了。”

    “怎么?……君此次从魏郡回来时,本初说什么了?”

    曹操如实以告:“本初说,我如能助公山击破黄巾,安守州内,来日他会上表朝中,为我请封拜。”

    “助公山,……请封拜。”

    程立当即就听懂了袁绍这话中的涵义,“助公山”只是捎带的一说,“请封拜”三字才是重点。正如当曹操听到这句话时所想到的一样,程立也品味出,“封拜”只会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封侯,再一个是职位更进一步,由郡守而州牧,两者相比,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饶以程立的城府深沉,也不觉露出喜意,拊掌说道:“本初既有此话,这件事就更有把握了。”

    袁绍对兖州的影响很大,袁遗、吴资都是他的党羽,好几个大县的长吏也都是他袁家的门生故吏,他如肯表曹操为兖州刺史或兖州牧,对曹操在兖州站稳脚会有很大的帮助。

    事实上,也正是因了有此前袁绍的这么一番话在,曹操才会考虑鲍信、程立的提议。曹操知道,他家虽是豪族,却是阉宦后裔,论及自身在士人中的清名,非但不能与袁绍相比,比刘岱也要差上不少,不管刘岱的能力高低,人家可是正经的汉家宗室,公族子弟,与刘繇并称“二龙”,早就成名於青、兖间,比曹操强得多。没有袁绍的支持,曹操断然不敢贸然行险。

    曹操问道:“探本初意思,是头件需要做的事,敢问仲德公,这第二件需要做的事是什么?”

    “刘公山引大军在外,需防出现乱局,得在动手前,先调精兵屯谷城,此为其二。”

    刘岱是主将,一朝遇刺身死,军中无主,外有黄巾,很有可能会出现变乱,需要先布置一支兵马在东郡、济北的交界处,以防乱局。

    曹操说道:“仲德公说的是。”踌躇稍顷,问道,“公以为遣何人入屯谷城为好?”

    “曹子孝智勇兼备,部伍整肃,可以镇乱御暴,足堪此任。”

    曹仁今年二十五岁,年纪虽轻,已有大将之风,他少年时不修行检,从曹操征战,将兵以来,一改旧态,严整奉法令,经常把《汉军法》等军规章制带在身边,随时翻阅,案以从事,他的部曲在曹操帐下是军纪最为严明的之一。曹仁本人又智勇兼备,加以他是曹家人,曹操可以把遣他去谷城屯驻的真实用意暗中相告,让他能够早作准备,确是个适宜的人选。

    曹操想了下,颔首说道:“子孝确是合宜。”

    定下了防止刘岱部曲生乱的人选,曹操又问道:“第三件事呢?又是何也?”

    程立说道:“只要能把这两件事做好,便可开始行事了。”看了眼曹操,说道,“孟德,我有一问,不知可否直说?”

    “公有何话,尽请直言。”曹操和程立谈得投机,他适才一直站在程立的案边,这会儿有点累了,随手拉过边儿上的席子,拽到案侧,盘腿坐下,迎着程立的目光,诚恳地说道。

    “杀刘公山不难,一二死士便可为矣。难的是:代刘公山掌牧了兖州后,孟德,君可有安兖逐敌的定策了?”

    “正要请教仲德公,公定有远谋,操敢请闻之。”

    “於今我兖四面受敌,君以为孰重孰轻?”

    兖州的北边,田楷在平原郡,东北边,济北境内尽黄巾,东边是徐州,南边是豫州,徐、豫是盟友,孙坚的势力现今又已延伸到河内,而河内处在兖州的西南边。程立说“四面受敌”,一点儿也不夸大。——事实上,要非是因为兖州目前所面临的局面是如此的危险,鲍信大概也不会提出逐刘岱的险策。

    曹操答道:“田楷的大敌是本初,孙文台恃勇贪进,汝南为吕布侵半,他两人为轻,黄巾与徐州为重。”

    “君意与我同。那我再问君:徐州与黄巾,孰轻孰重?”

    “黄巾以抄掠为资,虽有垦种,不能持久,到底流寇而已,此一时之贼,轻也;徐州揽士心,收流民,兴教育,练精兵,日渐本固,据占泰山、淮河之险,虎视兖东,诚吾州大患,重也。”

    “孟德,君与镇东是故交,直到近些月来,君二人还书信不断,镇东其人何如?”

    这是继袁绍之后,短短的几天内,第二个人问曹操对荀贞的观感。曹操没有用回答袁绍的话回答程立,他说道:“许子将昔言贞之是‘荒年之谷’,以今观之,不如说是‘乱世之雄’。”

    “不错。徐州养民力、募精卒,镇东积极进取,冀、幽一战,本初虽胜,伯珪实力犹存,二人皆无力东顾,此又乃天赐徐州之良机,孟德,以我看,最晚明年春时,他就会再次用兵。”

    “公意甚是。”

    “当他用兵之时,就是君安定州内之机!”

    “……,仲德公,此话怎讲?”

    “镇东如果用兵,只有两个方向,要么是青州,要么是兖州,吾料他定会北进济南。孟德,君可提前布局,屯主力於临邑、谷城,诈以击济北黄巾为称,稍与作战,而待镇东与济南黄巾交战正酣时,引兵南下,与山阳、济阴合攻,夺复东平、任城,然后再还击济北,迫逐济北黄巾北入济南,或西入泰山。如此,敌我攻守之势顿易,可徐徐图复泰山矣。”

    曹操大喜,右手握拳,击在左掌之上,说道:“仲德公!真妙策也!”

    荀贞是兖州最大的外患,那么,要想安定兖州,最要紧的就是得判明荀贞下一步的动向,这样才好早谋应对。陈宫判断荀贞下一步会进攻济北,程立则判断荀贞下一步会进取济南。

    因为两个人对此的判断不同,所以两人分别提出的对策也就不同,陈宫建议曹操眼下的重点应放在不使东郡受黄巾侵扰上,程立则认为应趁荀贞北取济南的机会,先把东平、任城收复。

    那么,陈宫和程立的判断,谁会是正确的?

    之前在陈宫说他的判断时,曹操虽然没有反对,但其实心中就并不很赞同,这会儿听了程立的判断后,他更倾向於此,认为这才是对的。

    荀贞志向远大,他的眼光不会只局限在徐、兖二州,必然是尽收东夏於眼底,换了是曹操的话,他自问之,他也一定会选择济南为下一步的攻略方向。

    这是因为,如果能把济南打下,那么青州除了平原郡之外的其它地方就都等於是尽入囊中了,收益要远大过打济北,此为其一。

    其二,陈宫说,“西攻济北,可以把济北的黄巾逐入青州、东郡,不用死战,并借机耗青、兖实力”,从这个角度来看,最好也是先把济南打下。把济南打下后,就等於是断绝了济北黄巾向济南这个方向逃窜的道路,那么济北黄巾更多的就只能选择向东郡或兖州的南部流窜了,这样能够更好地消耗兖州的实力,有利於徐州接下来对兖州的攻略。

    尽管倾向程立的判断,但程立话中有一点,曹操却不认同。

    8)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