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7 程仲德画策狠辣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7 程仲德画策狠辣

    “志高才短”,刘岱确然,“郡国离心”,也对,“士民含怨”云云却是夸大其词了。刘岱虽然数败於黄巾,不能安境内,但他对士人优待,对百姓也不苛暴,在兖州的士望还算是不错的。

    是以,对鲍信的这个提议,曹操不能决断。

    想起了此事,曹操暂没了再与陈宫议论荀贞意图的兴致,敷衍了陈宫几句,等陈宫辞别离去,他令人备马,带了数十亲卫护从,出得府邸,往程立的住所去。

    程立是东阿人,为了表示对程立的礼遇,也是为了能得程立为己用,曹操特地在郡治濮阳为他置办了处宅子,此前程立协助曹仁等留守东郡,等到曹操回来,他也从前线回了濮阳。

    程立五十多岁了,年纪大,才能高,刘岱此前曾表他为骑都尉,他以疾为辞,不受,曹操没有更好的职位给他,是以程立眼下还仅是以“客卿”的身份,时或给曹操出些谋策。

    相比陈宫,曹操更看重程立。

    到了程立家外,曹操下马叩门,不多时,有仆奴开门,迎曹操入内。曹操命从卫皆在门外等候,独自一人进到院中,等了片刻,程立闻报,从后院出来。两下见礼,程立请曹操登堂。

    两人在堂中坐定。

    曹操注意到程立的鬓发有点乱,鼻中闻到了点香味从他身上传来,这香味不是男子熏衣之香,而是脂粉之味,遂笑道:“仲德公,闺房之乐,有甚於画眉者乎?”

    这是化用的张敞回答汉宣帝的话,张敞说“闺房之乐,有甚於画眉者”,言下之意,指得乃是鱼水之欢。

    程立知道曹操轻脱,没有儒士的方正拘泥,言笑无忌,因倒也并不扭捏,坦然答道:“天寒无事,将军来时,吾正拥被,与小婢投壶为戏。”

    曹操点了点头,说道:“眼看着十二月了,这天确是越来越冷,井水冻冰也。我已令郡府多给仲德公送些薪炭,以供取暖。”看了看堂外,问道,“公之子不在家么?”

    程立有两个嫡子,一个叫程武,一个叫程延,程延年少,在东阿的老家,程武从侍在程立的身边。程立答道:“应县中吴氏子所邀,阿武去了吴家讨论经籍了。”

    濮阳是吴氏的郡望地之一,郡中吴氏兴盛,颇为大姓。

    曹操说道:“公之子勤以修身,甚得郡誉,我意辟他为郡府右曹掾,仲德公以为可否?”

    “阿武,犬子耳,虽略通经籍,却无理乱之能,难堪重任。孟德,好意心领,还是让他在家陪着我罢。”

    曹操字孟德,程立字仲德,只从字来看,两人好似兄弟。

    见程立意思坚决,曹操没有勉强,也就不再提说此事。两人叙谈了会儿,程立何等聪明?早看出曹操怀有心事,因便说道:“孟德,君不告而至,忽登寒门,可是有事?”

    “正有一事,想听听仲德公的高见。”

    “何事也?”

    曹操又望堂外看了眼,见无人在院中,遂把鲍信的来书拿出,下到堂上,亲手将之递给程立,说道:“公请先看允诚此书。”

    程立细细看完,还书给曹操,抚须不语。

    曹操没有回坐席,便就站在程立的案边,问道:“仲德公,允诚此议,公以为何如?”

    “可问过公台了么?”

    “尚未。”

    “缘何不问?”

    “此事如可行,自当与公台商议,如不可行,也就没有问他的必要了。”

    陈宫和程立两人皆为智谋士,而两人又有不同。

    陈宫年少成名,与兖州的士人多有交往,程立虽非寒士,其族亦非豪姓,不是世代簪缨,直到中平年间,才因攻破黄巾、收复东阿而扬名,与兖州的那些名族大姓家的子弟并不是很相熟,这是一个不同点。第二个不同点是,程立五十多了,比起陈宫,他的城府更深。

    是以,曹操没有把鲍信的密书给陈宫看,却来征求程立的意见。

    毕竟,夺刘岱的权是件大事,曹操得尽力避免事情泄露。

    程立很欣赏曹操的慎重态度,於是对曹操说道:“吾以老朽之身,蒙君信重,感激不已。孟德,那我就直说了。”

    “公请言。”曹操说完,目光炯炯,聚精会神地听程立的意见。

    程立以袖掩手,轻轻拍在案上,说道:“此事可行,也不可行。”

    “噢?敢请公细言之。”

    “诚如鲍济北所言:刘公山无能,安兖州者,非君不可。此是可行。”

    “不可行呢?”

    “刘公山拥众数万,纵得张孟卓、袁伯业相助,逐之岂易?公山如不让权,必生内斗!是时也,北有黄巾、东为徐州,君与刘公山若再相斗州内,不闻‘鹬蚌相争’乎?此是不可行。”

    曹操叹道:“此亦吾之虑也!”说道,“我要是与公山内斗州中,只会使贞之‘得而并禽之’。”展开鲍信的密书,又看了两看,将之收入配囊里边,说道,“我便回书允诚,述以不可行故。”

    程立摸着花白的胡须,眯起眼睛,说道:“倒也不必急着给鲍济北回书言不可行。”

    “仲德公,此话何意?”

    “桥元伟,尝为兖州刺史,甚有威惠,而被刘公山所害;刘公山数攻济北黄巾,凡俘虏之众,多残杀之,深为黄巾恨。孟德,此皆可利用者也。”

    曹操怔了下,旋即明白了程立的意思,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会不会太险了?”

    “不行险计,何以解兖州之险?何以解君之险?”

    “设若事泄?仲德公,吾等将为千夫所指矣!”

    “只要把事情办得妥当,何来泄露?”

    曹操掐着颔下胡髭,在堂中转走。程立安坐席上,看着他绕着圈的踱来渡去,等他决断。

    曹操做出了决定,步回至程立案前,眼中透出杀气,紧握剑柄,说道:“公言之甚是,不行险计,就无以解兖州之险!就按公意行事!我这就回书给允诚,让他布置。”顿了下,又道,“仲德公,此事重大,无论成与不成,只公、我与允诚可知。”

    程立镇静地点了下头,说道:“正该如此。”

    鲍信提议逐走刘岱,程立更进一步,建议索性杀了刘岱。议定此事,两人又反复讨论细节,接着,说起此事如成之后,接下来该怎么办,程立献上了一整套的谋划。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