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4 焉知生死麹义勇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4 焉知生死麹义勇

    麹义令步卒伏在盾下,抵挡敌骑的弩与箭矢,严令部中,后退者斩。

    麹义的部曲虽然都是老卒,昔时常在边地与羌胡战斗,皆凉州死士,见惯了敌骑腾踏驰骋的场面,可公孙瓒威名赫赫,在幽州把羌胡打得闻风而窜,前时又大破黄巾数十万,他的幽州突骑却非羌胡可比,甲械精粮,兼以冲锋的骑数众多,声威夺人,当此之际,却也难免汗毛直竖,即使他们蹈死不顾,称不上害怕,亦有不少控制不住情绪,不觉为之颤抖的。

    麹义亲伏在兵卒的最前头。

    他的这个举动,安稳住了部曲的心。

    直等到公孙瓒冲阵的骑兵们奔行到了伏兵地的前方不远,麹义这才命部卒接战。一声令下,八百死士顿皆撤去掩身的盾牌,持兵跃起。列於后阵的蹶张士,射矢助战。

    公孙瓒的骑兵们万万没有想到麹义会采用这种危险的战术,更没有想到麹义的部曲居然如此悍勇,促不及备之下,有的中弩矢而落,有的被麹部死士刺倒战马,顿时人仰马翻,乱成了一团。他们冲锋的距离不算长,也不算短,奔驰到此地,战马的速度都很快,前边一乱,后头的根本来不及转向,只能继续往前冲,撞在前边的一团纷乱中,又是一片马倒人栽,有的於惶急中,试图勒马停下,可坐骑正在快速地奔进中,又怎能勒停?战马往前冲,他们往后勒,两下背力,不用撞上前边的己军,他们的战马自己就跌倒了。

    袁军的蹶张士们趁机连射,麹义身先士卒,大呼挥刃,引部曲死士们砍杀酣战,战於混乱的瓒骑中,勇往直进,使得本就已乱的瓒骑非但无暇整顿,并且越来越乱。

    这股乱势,从瓒骑的前军波及到中阵,又波及到后阵。

    冲阵的瓒骑遂溃败,纷纷向两边、后边逃窜。

    袁绍及时遣主力压上,从麹义进战,直击公孙瓒的本阵。

    公孙瓒连调重将,企图扭转败局,稳住阵脚,然而兵败如山倒,麹义勇不可当,相继斩杀了包括严纲在内的瓒军数员上将,获甲士首级千余,公孙瓒的步卒本阵於是也被麹义、袁军主力趁胜攻破,至於他的两翼骑兵,早在步卒阵被攻破前,就已经四散奔走了。

    公孙瓒无奈,只好带着尚能掌控的数营兵士撤退,麹义领本部死士和部分袁兵紧追不舍,公孙瓒退至界桥,他在这里筑得有营垒,因收拢溃卒,依托壁垒,列阵还与麹义战。麹义奋勇前击,所向无前,杀得瓒军将士胆破心惊,压根就挡不住他,瓒军又被麹义攻破。

    公孙瓒到底有壁垒为依托,麹义虽然击破了公孙瓒的军阵,一时还不能使瓒军败退,继伏盾下以待瓒骑之后,他又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率带死士,突入瓒营腹地,公孙瓒知不可御了,因由白马义从等亲卫护从着仓皇奔逃,麹义杀到公孙瓒的帅帐外,一举夺取了公孙瓒的牙旗。

    所谓“牙旗”,也就是公孙瓒的帅旗,是树立在主将营帐之前的军旗,乃将军之旌,旗杆上以象牙为饰,故得此名。此旗实为三军之胆,麹义将之夺取后,令兵卒皆呼“公孙瓒已死”,瓒军虽然不知真假,然见牙旗为敌得,不信的也信了,立时溃乱,兵士纷走,俱皆弃营逃生。

    战至此,麹义大获全胜。

    荀贞看到这里,顾问荀彧等人,说道:“何如?”

    他这句话问得没头没尾,就两个字,但荀彧等人皆知他是在问些什么,必是在问己军中有何将能与麹义比。

    荀攸沉吟了下,说道:“麹义伏兵盾下,胆识过人,搴旗拔垒,勇则勇矣,然冠军、武卫、厉锋、横野,皆可敌之,唯其死士,真万中无一,军中能比者,或只冠军、中垒。”

    刘邓、典韦、张飞、关羽,校尉这一级别的,还有荀攸没说的文聘、甘宁、潘璋等,都是荀军中的猛将,论勇武胆识,不逊麹义,可就部曲的精锐程度而言之,在荀攸看来,却只有刘邓、荀濮两部的步卒能与麹义的部曲死士相比较。

    戏志才、荀彧有些微的不同意见,但共同的看法与荀攸一样,麹义的这八百死士确是少见。

    荀贞说道:“兵法云:‘必死不如乐死,乐死不如甘死,甘死不如义死’。麹义所部,可谓‘甘死’,阿邓、孟涂部亦如此耳。”对戏志才等人说道,“募的新兵正在操练,军纪、格斗、阵伍大略已教,我意再教之以义,导之以仁,使其能为‘义死’之军,卿等以为怎样?”

    这是荀贞早就在想的一个问题,也是他早就想做的。

    只是此前没有稳固的地盘,又战事不已,他没有空来施行自己的这个想法,现今地盘有了,精兵良将也挺足了,外无有严重的敌患之忧,内有较为充足的粮械得用,他认为,可以在练兵上稍微多放些时间了,因是,有意试着做做此事,看看能不能收到好的效果。

    荀彧问道:“吾兄打算教之何义?导之何仁?”

    “兵卒出於民家,方今战乱,民多死者,使兵能够感同身受,知道爱民,此我之欲导之仁也。有了此仁,再使兵卒知武者,止戈也,明白何以为战,战之为何,此我所欲教之义也。”

    荀彧大表赞同,说道,“‘万人必死,横行乎天下’,如可得‘义死’者万众,民之幸也,天下不足定!”

    在荀贞的理解,“义死”,其实也就是有信念,为理想、为信念而死。要想使出身贫寒,目不识丁,“思想觉悟”都不高,“小农意识”很强的新募之兵做到这一点,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荀贞打算从教兵卒识字做起,循序渐进,用一年、乃至几年的时间,争取能够“教与导”出千余、数千的“义死”之兵,——按目下的环境,受时代的局限,不可能把部曲全都教成,能教出几千人,荀贞就心满意足了,然后可以再用这几千人影响别的兵卒,扩大理念。

    这件事能不能成,荀贞也无把握。

    荀彧尽管赞成,荀攸、戏志才也同意,但荀贞知道,他们三人所认为的“义死”,与自己所想使士兵达成的“义死”,在本质上是两码事。

    和荀彧等议论了会儿,大致定下了教导兵士义死的原则和方法,荀贞将此任交给荀彧具体负责,并亲自主抓,定下从即日起就开始筹建机构,等机构建成,便在军中展开推行。

    荀贞接着往下看。

    当麹义攻破公孙瓒营时,袁绍在后方十数里,正在督檄各营或追歼逃敌,或驰援麹义,闻得瓒营已破,袁绍放松下来,下马休息,身边没有太多的兵士护卫,只有强弩数十张,大戟士百余人,结果被公孙瓒的散骑二千余围住了,田丰身为谋主,从同在袁绍左右,扶他去墙后躲避。袁绍早年游侠,自有豪雄气,把兜鍪摘下,猛掷在地,说道:“大丈夫当前斗死,而反逃垣墙间邪?”亲自指从卫迎敌,强弩竞发,大戟士挺兵前战,瓒骑不知被围住的袁绍,因为之稍退。适逢麹义大胜过后,回来迎袁绍去瓒迎观赏自己的战果,瓒骑乃散退去。

    袁绍见到麹义,问他战斗的经过,听麹义说完,说道:“吾本是以将军为先锋,意挫瓒军锐气,然后我以主力再击之,不意将军竟克胜之!以少敌众,步卒当骑,将军不惧乎?”

    麹义说道:“受命临敌,度内唯破贼以报公恩耳,焉知生死!”

    袁绍壮其气,说道:“将军先登制敌,今破公孙,将军功也!”看着麹义满甲血污,连战破敌之余,不见疲态,犹锐意迫人,暗中凛然。

    袁绍的心理活动,荀贞自是不知,他看到这里,见已是袁绍、公孙瓒此战的末声,再往下看,便是说公孙瓒大败之后,收缩阵线,向北回撤了。袁绍与公孙瓒的冀州之争,经过彼此的蓄势,至此一击,以公孙瓒虽败而实力尚在,袁绍虽胜而尚远未到庆功时告一段落。

    荀贞心道:“袁本初与公孙伯珪的这一战,与原本历史相较,倒是似未有什么改变。”转念一想,猜出了缘由,又心道,“是了,我远在徐州,对冀、幽自是无甚影响。”

    荀贞目前的影响力,固然是比以前大了很多,但主要还只是在徐、豫两州,随着时局的发展,能够逐渐加深在兖、扬、青的影响,目前为止,还波及不到幽州和冀州。

    戏志才说道:“公孙伯珪败而犹存实力,看来,他早晚还是要再与袁本初再争冀的。”顿了下,又道,“便是伯珪不争,本初挟胜势,也必会追击,至迟待到明春,幽冀还得生战。”

    荀贞等人皆以为然。

    荀贞心道:“对我而言之,还有较为充裕的战略时机。”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