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3 不顾母弟朱灵忠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3 不顾母弟朱灵忠

    记性不佳,昨天把微信号写错了,虽然已经在上一章中改过了,改得稍晚了点,或许有书友没有看到,是kniyink。

    ——

    袁绍帐下的武臣中,有以族姓出名的,如淳於琼,有以勇猛出名的,如颜良、文丑、高览、韩猛等等,而如论久经沙场、部曲骁锐的话,却没有几个,麹义是其中之一。

    所以,在与公孙瓒的作战中,袁绍对麹义大加重用,先是用麹义袭扰公孙瓒的前阵部队,继而又用麹义为先锋,与公孙瓒决战。

    从冀州传来的这道消息,说的就是袁绍、公孙瓒终於决战,并及决战的经过和胜负。

    在这道消息中,荀贞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武将名字。

    淳於琼、颜良、文丑、张郃、高览、朱灵。

    最先看到的是朱灵的名字。

    曹操固守甘陵国的贝丘,田楷攻之不下,虽然稳住了袁绍的右翼,但仅此一城,明显单薄,是以,袁绍檄曹操出城,佯北击与贝丘相邻的甘陵县,然后遣朱灵从魏郡最东北边与甘陵国接壤的清渊出,向东潜行,经贝丘,共行约二百里,奔袭鄃县。

    鄃县在甘陵国的最东边,和平原郡接壤,乃是甘陵国的东大门,本是袁绍的地盘,守将季雍於数月前投降了田楷,致使甘陵国几乎全境陷落,使袁绍陷入了更加被动的局面。

    在魏郡外围的据点被公孙瓒一扫而光,同时,赵郡方向的黑山军不顾天寒,加大了扰掠攻势之后,袁绍也判断出,公孙瓒必会在近期发起总攻了,故此,他决定采纳审配的建议:在此之前先把鄃县夺回。首先,以此来进一步地稳固右翼,同时威胁公孙瓒的左翼,其次,也是为了杀鸡儆猴,让部将们知道,凡是背叛的他都没有好下场,并希望能够借之鼓舞士气。

    朱灵与季雍是老乡,两人都是甘陵人,彼此相识,而且朱灵家就在鄃县,对鄃县的内外虚实他更是非常熟悉,袁绍可能是出於这个原因才遣的他去攻夺鄃县,然而就在朱灵到达鄃县城下时,却出现了一个使他两难的选择,——季雍奉公孙瓒之令,把朱灵的母亲、弟弟带上城头,呼他投降。母子情深,此为人之本能,弟弟倒也罢了,老母为敌所胁,该如何是好?

    朱灵望城头而泣,说道:“丈夫一出身与人,岂复顾家耶!”

    他竟是不顾老母、亲弟,令部曲力战攻城,最终打下了鄃县,生擒季雍,但是他的老母、亲弟都被杀害了。朱灵没有擅自做主杀掉季雍,以图报仇,而是尽人臣之分,遣人把他送到了袁绍的营中。季雍不仅叛变,且害死了朱灵的母、弟,袁绍焉能留他?当即命将杀了。

    季雍是甘陵广川人,不久后,广川亦为袁绍夺回,袁绍令兵士搜捕到了季雍的家人,亦悉杀之。这是后话,不必多说。

    孝之一字,不但是人的本能,而且因受“求忠臣於孝子”的观点影响,汉家向来是以孝治天下,乡里蒙学教的第一本书就是《孝经》,前汉刘向专门写过一本《孝子传》,后世的“二十四孝”不少都是出自其中,可见时下人对“孝”的宣传和奉行程度。

    若是在与羌胡或叛贼作战时,汉贼不两立,不顾父母,为国尽忠,固然令人感佩,但时下不过是诸侯混战,袁绍也好,公孙瓒也罢,同为“汉臣”,彼此互攻,实为“不义之战”,朱灵却不顾老母,看起来是在给袁绍尽忠,然当荀贞看到此处时,却顿觉此人真是心狠,有枭雄的潜质,一下就想到了刘邦对项羽说的那句话“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杯羹”。

    荀彧等也在,和荀贞一起看这道从冀州传来的重大军情消息。

    他们也都是颇为吃惊。

    荀攸说道:“袁本初得人效死力至斯!”

    戏志才智谋多端,为荀贞谋划时固是重利,然其本性却是个重情义的,只从他今虽贵重,仍与他的妻子相敬如宾、琴瑟和鸣,不像别的一些人那样广纳美妾就可看出这一点,他叹道:“朱文博言以‘不顾家’,似忠而实可谓狠辣。”

    再往下看。

    朱灵夺回了鄃县,公孙瓒分兵去攻,却与打贝丘一样,也是攻之不下。

    袁绍由此加固了右翼。

    巨鹿太守董昭杀掉了郡中谋图叛从公孙瓒的大姓、仕宦,稳定住了巨鹿的局面,随后他募兵筹粮,增强守备,一面抵御郡东公孙瓒部队的侵略,一面配合袁绍的西路军,对侵扰赵国的黑山军展开反击,稳扎稳打,在短时间内又为袁绍稳住了左翼。

    两翼既稳,河内的孙坚又已经撤兵回豫,河内虽失半郡,挨着魏郡的诸县却还在张扬手中,后顾近期也无忧,袁绍就可以全力以赴地等待与公孙瓒决战了。

    十天前,公孙瓒发起了总攻。

    公孙瓒兵强马壮,参与此战的步骑达有四万之数,步卒三万,列为方阵,是为进攻的主力,幽州突骑万人,分列左右,既是护卫两翼,又可在战时用为奇兵。袁绍的部曲步卒多,骑兵少,他使麹义率其本部精锐步卒八百,辅以蹶张士千人为先锋,自统步骑数万在后。

    麹义引兵与公孙瓒对阵野上。

    公孙瓒一则轻视麹义的兵少,二来因麹义部有强弩千张,是以没有用步卒去攻,而是令左右翼各出骑两千,纵之冲阵。幽州突骑,名不虚传,冒着如雨下的弩矢,悍勇争进。

    四千精骑,四千匹战马,奔腾起来,声势骇人。

    从麹义这边抬眼望去,满目皆是敌骑,弥满原野,数不清的矛尖在冬日的阳光下凌冽闪亮,随着敌骑向己阵冲来,数不清的弩矢、箭矢从敌骑的冲击队形中射出,就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带着呼呼的风声,扑面而至。敌骑的冲锋喊杀声、马蹄奔腾的声音混在一起,震耳欲聋,战马卷起的烟尘弥漫了半空,数里外都能感到地面的震动,近处的人甚至站不稳脚。

    就在呐喊杀近的敌骑后边,公孙瓒的主力还没有动,无数的旗帜在招展,几乎两边望不到头。

    回观己阵,蹶张士在后,迎战当前的,麹义这里只有八百步卒。

    /ou/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