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0 吕奉先攻胜李通 下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0 吕奉先攻胜李通 下

    澺水南边一场战斗,战罢,许显令各部清点战果,共歼敌合计三百余,俘百余,所歼、所俘多为敌之步卒,统计损失,伤亡近百,——主要是因为张飞没有能及时赶到,故此战果不太理想,好在张飞这次不算“失期”,否则,依照《汉军法》,是要被处死的。

    战果虽不太令人满意,但张辽的营垒被烧了,他留在营中的粮秣、军械等辎重诸物都被大火焚之一空,天寒地冻的,至少在得到足够的补给前,他是没有能力再对许显部发起进攻了。

    当天,许显率领部曲渡过澺水。

    离水太近,卑下之地,会很潮湿,不适合扎营,所以,尽管步骑兵卒经过激战,又渡河,都较为疲惫,天色也不早了,看雪亦没有停的意思,仍旧纷纷扬扬,但许显没有立即就下令筑营,而是南行七八里,离水较远了,才选了块地方,命各部安营扎寨,以作休整。

    次日上午,孙策的信使来到。

    这信使禀与许显:孙策提兵刚渡过澺水,正往朗陵方向驰救,料算时日,后天即可抵至。

    此回驰援李通,当然不是许显的个人行为,在出发前,他和孙策有过沟通,两人约定,一起救援李通。当下,许显叫这信使回去告知孙策:他的部曲也会在后天到达朗陵。

    信使即赶返孙策军中,传报许显的回讯。

    然而,李通落败的速度出乎了许显和孙策的预料。

    信使离开后不久,许显便拔营发兵,继续南下,行未及下午,接到了朗陵方向传来的急报:

    李通的壁垒已於清晨被攻破,吕布纵兵杀烧抢掠,从附李通的数千家民死伤惨重,李通带了三千余死忠从营后逃出,因为朗陵西北多山,遂奔东南,也即正朝着许显部所在的方向而来。

    许显惊讶地问道:“李文达经营朗陵日久,壁垒坚固,粮丰兵多,即使不如吕布军强,据营自守,总也能守些时日的,却怎么落败得这么快?”

    禀报此事的那斥候答道:“听说是周直的族人、旧部叛乱,打开了营门迎吕布进内,时天未亮,兵、民多在睡觉,李文达促不及备,因是失营大败。”

    许显叹了口气,说道:“原来如此。”虽为李通,更为那失陷吕布手中的数千家百姓感到可惜,但事已至此,多言无用,他当即下令,命道,“厉锋引本部骑先行,吾率步卒在后,接应李文达。……益德,如果遇到了吕布的追兵,不可与恋战,只要能保得李文达与我会师即可。”

    张飞应诺。

    於是,张飞带着本部骑兵先行,许显带着荀濮、何仪等部的步卒随在其后,骑、步两路兵马,一路向南急行,入夜后,只简短地休息了下,便就接着南下。

    半日一夜间,冒着风雪,行军数十里,到了汝水北岸。

    张飞先到,他驻马河边,远望对岸,隐约看见了一支人马在雪下正往这边行来。

    已经是十月底,连着下了几天的雪,气温降得很快,前天渡澺水时,澺水尚未被冻住,而此时汝水的河面上则已然结冰,张飞叫人去试冰的厚薄,发现不足以承受部队行过,一时仓促,找不到船只,他便遣了两个斥候,令敲碎冰面,洇渡过去,探察对岸的那支人马是否李通部。

    很快,斥候回来,冻得抖抖索索,回报张飞:“正是李文达部。”

    张飞问道:“可有布兵追赶?”

    斥候答道:“闻李文达部兵士说,本有布兵追赶,不过在昨近午时,布兵就已撤回去了。”

    战死在颍水南岸的江宫,於生前羡慕吕布部曲的军纪严明,吕布的军队确是军纪颇严,但那只限於战时,临阵杀敌,凡退者死,不从令者死,乱阵者死,等等,严格遵行军法,在非战时,吕布部队的军纪却不怎么样,是以,在攻破李通营寨后,他的兵卒烧杀掳掠,而出於同样的原因,大冷的天,明知友部在李通的寨子里吃香喝辣,奉令追击李通残部的那支吕布的部曲自也就不甘愿在外受冻,亦是以,他们只草草地追了小半天,就撤兵转回去了。

    听得没有吕布的兵马在后追赶,张飞稍微地放松下来,知道河水一上冻,对岸也不好找船,因传令部曲,沿河散开,去临近的乡里中帮李通找问,前后总共找到了三只小船,派了几个兵士摇渡到对面,交给李通。李通这时已到岸边,他已经知道对岸的人马是张飞部,专门来接应他的,安心下来,也遣了兵卒四出搜找船只,加上张飞送过来的,总共得了八艘船。船都不大,但既然后无追兵,便可从容浮渡,傍晚时分,雪渐渐停了,李通的部曲渡河完毕。

    张飞、李通初次见面。

    两人相见,彼此打量对方。

    张飞比李通年长四岁,他雅好文学,因作战虽勇猛,观之却有儒风,李通比张飞年纪小,又是新败之将,再看张飞俨然儒将,他故此不敢托大,执礼甚恭,然而两人聊了几句之后,李通却才发现,张飞固是谈吐不俗,如论脾性,两个人却似乎是差不了多少。

    事实也确是如此。

    张飞、李通俱少好游侠,现又皆在行伍中,年岁的相差亦不是太大,并且吕布现下是他们共同的敌人,当然会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张飞家在幽州涿郡,李通家在荆州江夏,一北一南,方言不同,两人所说虽皆官话,而非“科班出身”,都是后来自学,难免各受本地方言的影响,发音都不标准,故是交流起来稍有不畅。

    李通大败奔逃,路上与追兵战过两场,发乱面污,衣甲上血迹斑斑,从昨早至今,只吃过一点干粮,气色不好,张飞看他这副狼狈的模样,颇为体贴,叙话片刻,叫部卒烧水造饭,供李通部曲饮食,又令兵士砍树取草,搭建了个木篷,请李通入内休息。

    李通却没有入篷内,他对张飞说道:“不慎为贼所害,所幸部曲不弃,今虽疲累,通不忍独自入篷中休息,校尉美意心领,且等见着许将军,有了帐篷,通再与部曲共歇。”

    张飞急着接应李通,随行没带辎重,李通失营逃命,更不会带有辎重随军,故此,得等到与许显会师,才能搭建起来帐篷,供李通的部曲取暖休整。

    张飞御下少恩,李通不然,“威德”二字中,他治军更重一个“德”,也即恩义,前两年饥荒,他倾家振施,与士分糟糠,和部曲同甘共苦,衣食与共,此乃他的一贯作风。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