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9 吕奉先攻胜李通 上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9 吕奉先攻胜李通 上

    适时,西南是澺水,西北为荀濮阵,后边有许骑、何仪部紧追不舍,前头又有陷马坑,风雪摇落,竟是处处难行,陡闻得游骑来报:南边沿河滩见有大股的显兵奔行,遥观其旗帜,打的是“偏将军许”,料应是许显亲自带兵追击。

    张辽心道:“若是因前边的陷马坑在此蹉跎,而被许君卿绕至我部东边,骑不良行,后有追敌,我部有被全歼的危险!”这时,他哪里还会再去想“半渡击许”?一时行差,不慎中了许显的“奸计”,唯急思脱身之策,心念电转,只想着该如何突围而出。

    “一与一,勇者胜!”张辽是个果决的人,很快做出了决断,传令前骑及步卒,“向北边突围!”

    前头有陷马坑,雪花覆盖之下,看不出虚实,也不知许显在这一带到底挖了多少个坑,肯定是不能继续前行的了,南边是河滩,又有许显亲带步骑在行,也不能去,后头是许骑、何仪部,张辽虽有信心将之击破,但却难以速克,一旦被缠住,还是难逃覆亡的下场,只有北边可行,西北方向虽有荀濮的部曲,然而他们是步卒,行动不快,只要己部突围的动作坚决、迅速,张辽认为,必是可以将他们远远地抛下。

    军令传下,辽部的步骑军士再次变阵。

    张辽亲带数十精骑阻扰许骑、何仪部。

    从后追击张辽部的这部分许骑虽是奉了许显的命令,与何仪部协同作战,却因毕竟不属何仪统辖之故,带兵的军吏又立功心切,因而仗着马快,此时已把何仪部的步卒拉在了数百步后,——这还是因为刚才不断受到张辽截击的缘由,要不然,恐怕早把何仪部丢得看不到了。

    张辽年轻力壮,披挂的乃是重甲,坐骑亦有简单的马铠为护,他弃矛用戟,挟挺当先,驰马回斗,数十精骑皆转马回从,十余骑尤其勇锐的紧从其后,正面冲击许骑部,剩下的三五成群,游击在许骑部的前与左右,两下配合,尽管人少,短时间内却拖住了许骑的步伐。

    何仪在部中,发觉兵士前行的速度明显变缓,并腿站在马上,往前观望,隔着本部数百军吏的行进队形,看到了十余敌骑一往无前,冲击己军骑兵的场景。

    风不算大,雪下得也并不急。

    几瓣雪花随风坠在了何仪的眼睑上,被腾腾的热气一逼,化成为水,险些迷住他的眼,何仪揉了一揉,再张目细望前方,就这片刻功夫,那十余敌骑已经杀进己军骑兵的阵内。

    当先的那个敌骑最是勇猛,大戟刺挡拨挑,凡是迎面之许骑,或是被他杀死,或是被他挑落,无有一合之将,此敌骑应冒风雪,进冲横行,如入无人之境。何仪亲眼看到,接连数个以勇闻称的骑兵军吏试图阻止他,却都被他刺杀当场,其中包括一个假军侯。

    眼见此敌骑这般勇悍,何仪不惊反喜,他认出了此敌骑正是张辽,忙传令部曲:“加快行进,必要生擒此人!”

    部曲应令,加快了前进的步伐,未行多远,大约是张辽杀上了劲,何仪听见他奋声自呼:“吾张辽是也!飞儿何在?可来决死!”声若雷动,数百步外犹能清晰听到。

    战局的优势在许军,何仪故是心情较为放松,闻之张辽此言,不觉失笑,说道:“厉锋却是被张文远惦记上了。”

    却是:张辽初挑战许显时,正与荀濮鏖战,张飞率骑侧攻,当时张飞叫了一嗓子“张飞在此!辽儿可来决死”!那会儿张辽没工夫理他,撤回到营中后,张辽回想起了此事,张飞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当着敌我数千兵士的面呼他为“儿”,他深觉受辱,带兵打仗,对部属讲的是一个“威德”,此辱不报,怕是会有损他在兵士中的形象,因对之念念不忘,是以,其后每次挑战许显,他都唤张飞来战,却限於许显的军令,张飞没有再出战过,直到现下,张辽虽是在掩护己部北突,然与许骑厮战多时,杀气充盈,却是斗志昂扬,於是又欲找张飞对战。

    许显部中的骑兵除了少数是他自己的亲兵外,余下的俱是张飞部曲,这会儿与张辽交战的就都是飞部,张飞治军苛刻,少对军吏施恩,虽被荀贞教诲过,生性如此,犹难就改,所以他的部曲兵卒对他只有“畏”,情感上并不亲近,但此时是敌我交战,听到张辽辱骂张飞,呼其来战,飞部的骑士却顿觉同仇敌忾,好些悍勇的看不惯张辽的嚣张姿态,有四骑并力来攻。

    张辽这时突杀在最前,从他逆击许骑的那十余精骑人不及他勇,马不及他好,都被落在了后边,这就给了许骑围攻他的机会,并力来攻的这四骑一个在张辽的左前,一个在其左后,一个在其右后,一个在其前面,组成了一个包围的架势。

    何仪望之,只见:

    张辽以戟格挡,用戟头上的枝兵,也即横刃,把最先从左前边击杀过来的那支铁矛的矛尖勾住,然后向侧拽动,对方的许骑力气没有他大,长矛由是脱手,张辽戟柄翻转,使被横刃勾住的长矛落地,随之横扫而回,打在那个许骑的身上,那个许骑如重万钧之击,被从马上打得横飞出去,落於十余步外的地上,大口吐血,挣扎不起。

    然后,张辽无视左后、右后同时继随刺来的两支长矛,持戟向右后猛/撞,先用戟尾把右后的那个许骑打落马下,继而缓出左手,从马身上取出一支短戟,向左后掷去,正击中左后那个许骑的面门,那许骑的脸上血喷如泉,叫也没叫一声,栽倒马下,两支长矛有一支刺在了张辽身上,不能刺透他的铠甲,也没能把他刺落,只是使他在马上晃了下身子而已。

    紧接着,张辽叱咤催马,避开前骑刺来的矛,直冲过去,那骑不及应备,被他驰至近前,回矛再击已经是来不及了,急忙转马逃跑,露出了后背给张辽,张辽举大戟下砸,中其背部,力气之大,把这个许骑的坐骑都砸得跪倒在了地上,溅起积雪、冰渣,与血相混。

    仅仅两个呼吸,四个许骑中的勇士尽数被杀。

    张辽威风凛凛,横戟再呼:“飞儿何在?速来决死!”

    许骑震骇,无人敢前。许骑一停下前进,后头何仪纵是再急,路被挡住了,也没办法围擒张辽。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张辽兜马转回,与那十余精骑、外围游击的数十辽骑会合,压着已经变好队形,开始突围的辽部主力之阵,徐徐向北边撤离。

    向北行有二十余里,见许兵没有追赶了,张辽令部曲稍微休整,又遣骑去营中打探情况。入夜后,那去打探情况的骑兵带了几个路上碰见的营中溃卒回来,张辽细问之,却才知道,原来竟是被张飞攻破的营垒,他大怒之极,恨恨说道:“必要斩此贼於马下,方解吾恨!”

    许显给张飞的军令是攻破了张辽营垒后,便回骑夹攻张辽,却因雪地难行,他没能赶得上,到得战场时,张辽已经撤远,却从部曲那里得知了张辽的辱骂和勇猛,他勃然大怒,顾对从吏说道:“不虏此贼,誓不为人!”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