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8 许君卿计败张辽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8 许君卿计败张辽

    张辽挥军疾进,到了荀濮阵前。

    两人是老对手了,皆知对方战力。

    这次因为时间充裕,较之初次与张辽战时,荀濮不仅阵势已成,而且摆放了辎重车在阵之四周,阵型也更坚固。

    张辽观望片刻,对左右笑道:“荀孟涂的部曲不到五百之数,阵势再坚,又有何用?”令道,“留骑五十,步二百,监荀孟涂阵,余众随我绕过其阵,直袭河滩。”却是不打算与荀濮缠战,更无意攻破其阵,而是决定绕过去,抓住许仲半渡的难得战机,攻其主力。

    辽部的军吏接令,留下了五十个骑兵,二百个步卒,列成进攻阵型,监守在荀濮阵的侧翼,只要荀濮敢撤阵追击张辽,他们就发起攻击。

    荀濮在阵中看到了张辽的应对举措,笑对从吏说道:“张文远中许将军计矣!”传令部曲,安阵不动。

    张辽率领余众经荀濮阵的东边呼啸驰奔而进,在与荀濮阵擦肩而过时,他转头注意了一下濮阵的动静,发觉濮阵固守不动,没有一点变换阵型、以求继续阻击己部的意思。

    张辽心头一跳,隐约觉得有些不对。

    可因为兵卒行进的速度很快,他没有时间多想,也就罢了。过了荀濮阵,快到河边时,听得鼓声大作,一支步卒拦於前边,张辽观其旗帜,上写着:“下邳都尉何”。乃是何仪的部曲。

    在荀贞帐下的各营中,何仪的部曲称不上最为精锐,然其部中的兵士俱是黄巾降卒,都是打老了仗的,战斗力也不并差。荀濮的部众满员时是五百人,他的部众则有八百之多。

    何仪的兵阵列开,前为盾牌手、长矛手,长矛架在盾牌之上,从张辽这边看去,就如一根根尖锐的猬刺。盾牌、长矛手之后,是三百余的弓弩手,——何仪部本是没有这么多的弓弩手,许仲为使他能更好的阻击辽部骑兵,特地把全军的精锐弓弩手都暂调拨给了他。

    弩矢齐放,雨射辽部。

    张辽心道不好,联系刚才荀濮安阵不动,坐视他经过的表现,知道大概是中了许仲的计策。

    首先,荀濮如果真的是担负截敌之责,以保证许仲主力安全渡河的话,他绝不可能坐视张辽部经过,必然会想方设法地变阵阻击。

    其次,许仲如果真的是渡河南下的话,他绝不可能会把荀濮、何仪这两部兵马都放出来阻截辽部的追击,要知,濮、仪两部兵马合计千余人,足足占了许仲全军的近三分之一。

    辽部的骑兵冲在前边,步卒在后,迎面箭雨射来,先是骑兵骚乱,勒骑躲避,继而步卒举盾,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张辽临危不乱,心道:“许君卿连日不战,今一出营,便就设计,让我上当?却是不可恋战。”既然已经猜出或是中了敌计,他当机立断,令步卒改前阵,骑兵押后,欲撤出战场。

    何仪哪里肯放他走?

    但见何仪阵中军旗挥动,鼓声再次响起,数十骑兵从其阵后驰出,绕击辽部步卒的西边侧翼。

    张辽深知,想要得兵士死力,就得先以情义付之,他不能丢下这些步卒不管,兼之又自恃本部骑兵较敌多,遂引骑迎击敌骑。这数十许部骑兵见张辽引骑来战,并不与之争锋,徐徐后退,可当张辽要退骑回撤时,他们又逼近上来,射弓弩以乱之。

    如此,缠战片刻,张辽等闻得从河滩处传来喊杀声响,他们抬头望去,见又有数百敌骑冲来。却是:趁着何仪和那数十骑兵缠住张辽的空儿,许仲已把余下的骑兵组织完毕,纵之来援了。

    南有何仪部的步卒列阵以截,西有数百许骑将要杀至,回看南边,荀濮阵仍然保持着防守的阵型,只不过,现在不是阻张辽北去河滩,而是改为阻他南遁了,三面皆敌。

    就在这时,张辽的从骑中有人惊叫起来。

    张辽怒道:“敌虽三面设围,濮阵兵最少,吾集步骑各曲,并力进攻,自可破也。既破之,吾等便能还攻仪阵,纵难大胜,也可从容还营,缘何惊惶!”

    那从骑指着西边,惊惶得话都说不伶俐了,说道:“都、都尉,那、那边,……营里、营里。”

    张辽顺其手指的方向看去,见风雪之下,西边远处一股黑烟冒起。

    张辽心中咯噔一跳,暗叫“罢了”,从黑烟起处的方向、距离可以判断出,那里正是他的本营,知道这番真是中了许仲的“奸计”,不但於此时此地三面受围,而且营垒也被许仲趁虚攻破了。这一下,非仅回营的选项没有了,步骑兵士见营垒被烧,定然惶恐,军心不稳、士无斗意的情况下,想要再与许仲战,攻破荀濮、何仪阵的打算也是势难得行了。

    无可奈何,张辽只得取选下策。

    被他留监濮阵的那二百余步骑,见变故骤起,忽然己军从追击的一方变成了被围的一方,不知该是立刻进攻濮阵,还是回到张辽左近,带兵的军吏遣骑来到张辽这里请示。

    张辽下令,叫他们来与自己会合,又传令各曲,步卒在后,骑兵在前,往东边撤退。为了掩护步卒,他亲自带着数十从骑精锐押阵,来回驰行在步卒阵的两翼,助步卒抵御敌骑的追赶。

    河滩上,许仲在高处观战多时,见张辽终於东撤,平静地对原盼说道:“汝留下安顿民夫。”令夏鸣、万演等军吏说道,“汝等从我横击张文远。”

    早前张辽部的斥候回报说,看到“澺水河边兵卒、民夫甚多,人马喧杂”,其实这些所谓的“兵卒”大多是民夫所扮,甲衣、兵械都是假的。

    夏鸣、万演等接令,迅速地集结本部完毕,跟从许仲沿河滩向东疾进。

    张辽带兵向东,边战边撤,行数里地,许骑、何仪部的步卒紧追不舍,后阵交战正急,他骤闻得前边马嘶、人叫大起,此起彼伏,不绝於耳。张辽横矛立马,举目望之,看到打先锋的骑兵有许多人仰马翻,乱成一团。很快,前骑有人驰回来报:地上遍布陷坑,马不能行。

    却原来:许仲昨天明着遣人去岸边搜集船只,暗中则遣了民夫、兵卒悄悄到这块地域,挖了成片的小坑,挖好之后,用雪虚掩,因是,张辽部的骑兵驰行到此,遂纷纷断折马腿。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