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6 吕布撤围南渡汝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6 吕布撤围南渡汝

    荀愔加快行路的速度,暮色四合时,返至营外。

    风雨雪中,辕门的兵卒负甲荷矛,警觉地担负守卫重责,轮值之军吏虽认识荀愔,却还是在荀愔出示了盖有许仲官印的进出通文后,并对合上了符节后,才放他入内。

    沿着辕门对着的道路行百余步,绕经望楼,越过两道沟堑,从数座有弩手值守的高台间穿过,进到了主营区内,雨雪打在排列整齐的帐篷上,沙沙作响,快到晚饭时候,炊烟在各处升起。

    入了辕门后,依照军令的要求,荀愔便没有再乘车,驾车的御者自回驻地,随从出使的步、骑也各归本部还令,他单独一人步行往帅帐去。

    很快,荀愔的冠带和衣服就被打湿了,寒意浸透,刺骨冰凉,然而从小接受的教育,却使他忍住了袖手取暖的冲动,保持着君子的仪态,迈着儒生的方步,不急不慢地冒着雨雪徐行。

    许仲治兵重威,军纪极严,不打仗的时候,凡其营内军士,无论军吏、兵卒,每天都必须按从严格的操练、活动、作息制度执行,晚饭前的这段时间,既无操练、又非军吏放松活动之时,是以,偌大的营中,除巡逻的士兵外,各条道上不见一个人的踪影,唯能听到有军士说话的声音从路过的帐篷中时而传出。

    暮色越来越深,路上悄然安静,孤行其间,虽明知是身处在数千步骑的大营内,仍略有寂冷之感,荀愔想起了一句诗,以为颇合现下的景象,他默诵道:“风雨如晦。”

    快走到帅帐时,荀愔听到有低沉的鼓声响起。

    荀愔虽不任军职,毕竟现下战乱年间,他又已从许仲征战多日了,对各种不同鼓声代表的含义他还是略有所知,侧耳听了片刻,听出了这是传令点火照明之鼓。果然,随着这段鼓声的响起,路边的帐篷中纷纷点燃了烛、炬,一时望去,雪暮笼罩,远近灯火,若点点星光。

    不仅帐篷内,帐篷外的路两边,每间隔一段距离,即有木干树立,上边亦有火把,巡逻的兵士也将之一一点燃。踏着火光,荀愔来到了帅帐外头。

    等着帐外的卫士进去通报的空儿,荀愔抬眼看了看帐前的大旗。丈余高的军旗高高耸立,於雨雪中飒飒招展,在沉沉的深重暮色下,肃穆十分。很快,卫士从帐中出来,请荀愔入内。

    荀愔整了下衣冠,把佩剑交给卫士,迈步到帐门口,掀开帘幕,行入其中。

    刚入帐中,就觉得热气扑面,身上顿感暖意,却是帐内的四角烧有火盆,荀愔定睛看去,灯火通明的帐内,许仲跪坐在上位,张飞、何仪、荀濮等坐其右,许劭、徐卓、武员等坐其左,众人表情各异,俱往他看来,有的微笑,有的庄重,有的微微蹙眉,似是正在考虑什么事情。

    许仲说道:“荀君回来了?一路上尚还安然?”

    荀愔下拜行礼,礼毕,起身说道:“有将军拨给的精甲步骑从护,沿路纵有盗贼,又岂敢犯焉?路上无事,多劳将军挂心了。”

    许仲叫从吏给荀愔安排席位,请他坐在了许劭的下首,徐卓的上边。

    荀愔坐定,顾视帐中,心道:“营中文武俱在,许将军大会诸人,莫不是要用兵?”问道,“敢问将军,可已接到愔遣骑送来的文报?”

    荀愔说的这个“文报”当然指的就是他与李通达成的协定。许仲微微颔首,说道:“两天前就已接到,吾并已遣人给孙伯符送去了,料他现下应是也已收到。”

    荀愔说道:“愔回来途中,到安城时,闻吕奉先撤围平舆南下,渡过澺水后,又闻吕奉先率部径赴郎陵,……将军召会诸君,可是为了此事么?”

    许仲说道:“不错。”转头看了下徐卓。

    徐卓知其意思,代替许仲往下说道:“初闻吕奉先撤围时,以为他是要退回南阳,而随之不久,军报传来,说他渡过汝水后,直奔郎陵而去,看他的架势,却似是要击攻李通,因是,许将军召集吾等,商议对策。”

    早前听说吕布往郎陵去时,荀愔就怀疑吕布是要进攻李通,此时听徐卓这么一说,知道了许仲等人与他的判断一样,李通对他的印象不错,他对李通的观感也不差,顿时就有些为李通担忧,又不由地感到疑惑,於是问道:“吕奉先好好地正在围平舆,为何突然撤军,南往郎陵?”猜测地说道,“是因为桥蕤被孙伯符败了一场,张辽又与我军数战皆不利的缘故么?”

    徐卓说道:“桥蕤、张辽战不利,平舆久攻不下,应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不过在卓看来,更主要的原因应为:吕布必是探知到了我军与李文达勾通,恐李文达投从我军,断他退路,故此才干脆从平舆撤围,改击郎陵。”笑对荀愔说道,“君此次出使,人尚未还,使命已达。”

    相比荀愔的猜测,徐卓的分析更靠谱。

    荀愔出使郎陵,说李通从投徐、豫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李通断吕布的退路,从而动摇布军的士气,徐、豫、郎陵三方合力,共击之,以解平舆之围,化汝南之急,虽然诸人都没料到吕布的反应速度居然会这么快,和李通的约定才送去给孙策不久,孙策回复未到,徐、豫两军还没议定该如何与郎陵联兵的军略,他就已撤围南下,但荀愔这次出使的目的却算是达到了。

    只是,目的虽达,平舆虽得解围,郎陵却要危险了。

    荀愔心道:“若果是因我出使郎陵之故,致使吕奉先撤围平舆,南击郎陵的话,我却有些对不住李文达。”当下问许仲道,“既是如此,不知将军有何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只有两种选择,援李通,或坐视不救。

    许仲说道:“正与诸君商议。”问荀愔道,“君方从郎陵回还,有何高见?”

    许仲问得有点空泛,徐卓怕荀愔不知许仲的具体所指,补充问道:“李文达号称有众七千余家,拥壮卒万余,据险占踞,壁垒坚实,以君亲眼之所见,此是实言么?他能挡住吕布么?”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