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5 渡汝过澺沿途闻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5 渡汝过澺沿途闻

    李通如愿弃郎陵的基业,他也不用犹豫至今了。

    郎陵的地理位置不错,交通便利,远控荆襄,近依宛洛,地形也有利自守,其西部多山,东北则是旷野平原,与阳安、北宜春、慎阳各县壤地相接牙错,实堪称形胜天成。

    但李通不愿弃的并非是这块地盘,而是依附他的百姓。

    依附他的百姓多是他的乡人和郎陵周近人,如今虽是乱世,犹故土难离,他如果决定离开郎陵的话,这些百姓不一定会肯从他离乡背井,如此一来,他的实力就将大打折扣。

    李通虽然年轻,但对“人为乱世之本”这一点却是看得非常清楚。

    没有了这数千家从附他的百姓民众,他就算是能带走个千儿八百的部曲、徒附,又有何用?所谓“人多势众”,人少了,势自然就小,势一旦小,他也就难以得到别人的重视和重用。

    因是,尽管荀愔的长者风使他不由心生亲近,关系到自身的根本利益,他却不能盲目。

    荀愔在郎陵待了两天,最终和李通约定:待做好了临战的准备,至迟四五天后,李通对吕布宣战,宣战之同时,由孙坚表他为郎陵都尉,使他全权负责郎陵的军事、民政。

    李通担忧在对吕布宣战后,袁术可能会从南阳、江夏遣兵来攻,荀愔答应他: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徐州兵、豫州兵都肯定会援救他,绝不会坐视不管,毕竟郎陵如失,对汝南只有坏处。

    定下协约,荀愔便即告辞。

    因为协约中有涉及豫州的内容,所以荀愔遣人快马先把协约的内容给许仲送去,再由许仲遣骑转送给孙策,他随后而行。

    荀愔虽是乘车,不是骑马,一路上也行得不慢,两天后到了安城,准备北渡汝水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道消息:吕布从平舆撤围,已渡澺水,正在继续南下,似是要回师南阳。

    荀愔急忙令侍骑入到安城县内,找县寺的人打探详情。

    不多时,侍骑从县中出来,一个百石吏跟在其后,料是县寺的吏员,观其模样,脸颊内陷、招风耳,状貌丑陋。侍骑领着这个百石吏到得近前,回禀说道:“这位是县中的主簿周君。”

    听了此吏之姓,再观其尊容,荀愔心中一动,想道:“莫不是周彦祖之后?”

    安城有一名族为周氏,东周时的汝坟侯姬烈之后,前汉开国,兴续周嗣,封姬烈的后人周仁仍为汝坟侯,赐号正公,由从徙居安城,开了安城周氏这一支,自前汉至今,簪缨相继,累代二千石,本朝和帝、安帝年间,其族中有一个叫周燮的,字彦祖,生得曲颔折额,丑状骇人,险为其母所弃,幸赖其父以为“吾闻贤圣多有异貌”,这才被抚养长大,后乃有名。

    ——早年间,与李通不睦,被李通所杀的周直也是安城周氏之后,正是因了族中之势,这个周直当时才能聚众至二千余家。

    虽是怀疑这个周主簿是周燮之后,这种话却不好当面问起,荀愔因也就只当没有想起这回事儿,从车上下来,两下见礼,问道:“适闻路人说:吕奉先撤围平舆,已渡澺水?”

    周主簿已从侍骑那里得知了荀愔的身份,一来敬畏荀贞的声名,二来许仲现驻军所在的葛陂东虽属鲖阳,却正与安城交界,故此他对荀愔执礼甚恭,恭谨地回答说道:“是。”

    “他是要回南阳郡,还是要做别的什么?孙都尉可有檄文发到?贵县对此可有所知?”

    “昨日晚上,县中刚接到了孙都尉、黄都尉和府君的传檄,檄中言道:吕布小狡,此番回撤,其意未明,令鄙县需当严守自御,以免遭侵。”

    安城北与平舆接壤,两座县城相距只有百余里,吕布已渡澺水,再渡过汝水,行不用太远,就可达安城城下,所以孙策、黄盖等传檄安城县,令他们严守自备。

    荀愔点了点头,又问道:“贵县可有遣斥候打探?”

    “遣了。”

    “吕奉先部渡澺之后,是往贵县来的,还是往阳安方向去的?”

    安城在平舆的南边,阳安在平舆的西南边。阳安也在汝水南边,亦与平舆接壤。

    “目前尚不能探明。”

    “桥蕤、张辽二部可有从吕奉先同撤?”

    “没有。”

    荀愔心中想道:“吕奉先独撤,而桥、张两部未动?他这是为了防止伯符与我军追击,还是别有意图?”他对军事不精通,不能由此猜出吕布的目的,却隐约觉得有些蹊跷。

    那位姓周的主簿一直拱手弯腰,头都不敢抬,从上午起,天就阴了下来,风甚寒冷,吹得他袍服卷动,鼻涕横流。

    荀愔看了他眼,没别的什么要问的了,便说道:“孙都尉既有传檄,君与贵县的县君便按檄遵办就是。吕奉先虽小狡且悍,有孙都尉与吾军在,料他也不敢逞凶贵境,君不必多忧。”

    周主簿诺诺。

    荀愔问道:“贵县的县君呢?”

    “鄙县县君已於去年告病还乡,现下县中的政务皆由在下暂理。”

    却竟是安城县内已一年多没有长吏了。

    荀愔倒也能理解,李通盘踞在此,相继与周直、陈郃等攻杀不已,上头的汝南郡府不能制之,这个县长吏必是当得不仅无味,而且处处憋屈,确是不如索性挂印自辞。

    荀愔此次出使,为保路上安全,随行带了七八个骑士,二三十甲士,此时,这些骑士、甲士环卫周边,有饿得不行,受着冻出来挖野菜的百姓路过,看见这一幕,除少数胆大的,大多不敢近前,远远地避开绕走。荀愔观望之,不觉叹了口气,对周主簿说道:“吾沿途所见,乡里半空,早就入冬了,天气越来越冷,百姓却多衣不蔽体,竟有数日无食者!君今既主县中政事,当勤职爱民,多方设法,以解民之困苦,否则,一场雪后,怕会饿殍、倒尸不少。”

    周主簿心道:“县中的那点粮,要么被州府征去了,要么被李通抢去了,要么在豪强大族手里,借不出来,你们徐州派兵来助孙侯,军士们的日常食用又是由邻近的吾等数县所出,虽知百姓困弊,县中早被榨得干净,我又有什么办法?”此人长相虽是丑陋,倒是有爱民之心,虽然如此,县中实际情况如是,他也是无可奈何,心中这么想,他口上唯唯答道:“是,是。”

    荀愔叫他回县,上回车中,由从骑、甲士们护卫着,继续北上。

    渡过了汝水,行三十余里,开始下起了雨夹雪,天愈冷冽,再渡过澺水,荀愔又听到了一条消息:吕布已南下汝水,他没有去安城,也没有去阳安,从阳安、北宜春间穿过,直向郎陵去。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