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4 以退为进荀愔说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4 以退为进荀愔说

    李通今年二十五岁,一则因家为豪姓,本来就有家兵,门客、徒附众多,粮、械俱有,二来他本身也有能力,年轻有为,故以在这乱世中,用数年之力,乃有了此时的一番事业成就。www.147xs.Cc 更新快无广告。当此转折关头,孙坚、荀贞该择谁人,又或是谁都不择,继续坐观?选对了,平步青云,选错了,不止现有的成就会竹篮打水,严重的,至会身灭族亡,也就难怪他举棋不定了。

    诸人争论一番,还是没有结果,看夜色已深,李通遂使众人退下。

    次日,李通召见许仲的使者。

    上次,许仲遣的只是幕府中的一个文吏,这次,却是荀愔亲自来到。

    两下落座。

    李通先致歉意,说道:“昨日稍有杂务,因未能见先生,怠慢之罪,尚请勿责。”

    荀愔知道他昨晚没有见自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既为说客而来,当然不能直言打脸,故作不知,笑道:“足下养数千民家,统数万之众,庶务繁多,自是常理,何来怠慢之说?”

    李通问道:“闻仆婢们说,昨晚先生入县中夜游了?好雅兴也。”

    荀愔说道:“愔确是昨晚去了趟县城,倒也非是为雅兴,而是凭吊祖、父遗迹。”

    李通不解其意,心道:“荀氏家在颍阴,何来在郎陵凭吊先人遗迹?”略一转思,又想道,“莫不是荀氏祖上有人曾在此为官?”他到底年轻,早年又是一个好游侠的,不好典故,对过去的事情不太熟知,因便问道:“先生此话怎讲?敢问可是先生的祖、父尝任官在此么?”

    “吾祖曾任郎陵侯相,吾从父亦曾任郎陵长。”

    郎陵本为侯国,是云台二十八将之一,颍川郏县人郎陵侯臧宫的封邑,传袭数代,到了臧宫的曾孙臧松时,因为臧松与母分家,不孝,故而国除,於是,郎陵乃由侯国又变回成了县。荀淑曾出任过郎陵侯相,在任时,莅事明理,称为“神君”,八龙里的大龙,也即荀悦之父荀俭后来也曾在郎陵为官,不过那个时候郎陵已改回成了县,是以他时任的官职叫做郎陵长。

    李通闻之,说道:“我竟不知先生的祖与从父曾在此县为长,若是知道,必早凭吊二位先贤遗存下来的名迹了!”

    荀淑任郎陵侯相已是七八十年前的事儿了,荀俭任郎陵长距今差不多也有五十年之久了,李通在郎陵,又很少进县内,稀见县父老,大多时间都是在县外的营寨中,对此不知也是正常。

    李通虽然不是郎陵人,但从聚众自守以来,他在郎陵已经好几年了,他的家乡江夏平春又与郎陵接壤,说一下荀淑、荀俭曾在郎陵为官的事儿,可以拉近点和他间的关系,这是荀愔的目的。也确是因此,荀愔注意到李通对他的态度亲近了些许,便又笑道:“足下起兵於郎陵至今,不过区区数年,而威震汝南、江夏间,保全百姓众矣,英雄俊才,不过如此。想来若干年后,足下现在的这个营寨,也必会有后人前来凭吊,以缅怀足下全民为国的功绩。”

    功名富贵,快意当下,是人之所欲,建功立业,名留后世,亦是人之所欲,对李通这样年纪轻轻就名声远播的“英俊”来说,尤其后者是更想得到的,听了荀愔的话,李通心中欢喜,谦虚地说道:“先生谬赞,通焉敢有此望。”

    “听说足下本是与足下的郡里人陈君共起兵於郎陵,后来似是出了些什么事情?以致陈君不幸遇害?”

    李通叹了口气,说道:“陈君德操优著,而唯因仁厚,不幸为其妻弟陈郃所害。”

    “陈郃现在何处?”

    “此贼已被我杀了。”

    李通杀掉陈郃,给陈恭报仇的事情,荀愔岂会不知?他只是借此挑个头,然后好用言语说动李通罢了。闻得李通的回答,荀愔乃说道:“愔有一事不明,敢请问足下。”

    “先生请说。”

    “足下昔诛周直,攻杀陈郃,俱堪称果决,可谓善用时势者,今却为何坐视时势至而不能用?”

    “先生所谓的‘时势’是?”

    “而今孙豫州身在河内,吕奉先趁虚侵汝南,逞一时之凶耳,南阳只一郡之地,焉是徐、豫之敌?袁公路又非能用人之主。是可知奉先早晚必亡。当下,吕奉先稍占上风,所以足下得到了徐、豫、南阳的争相延揽,足下现在可以说是身价倍增,如果足下於此时选一方而投之,不仅是富贵轻松可致,并必能得到信重,吾所不明者,就是:足下却为何蹉跎时机,谁都不选?”

    “这……。”

    “足下朝气勃勃,正大有可为之龄,难道就甘愿坐失良机,碌碌而已么?”

    荀愔在荀贞的帐下不以口才出众,与程嘉、荀谌等辩才出色的诸人相比,他无有纵横之长,但有长者之风,辅以读书多年的温润气质,讲起话来娓娓道来,却能使人放松戒备,李通诚恳地说道:“‘大有可为’,通不敢当,‘碌碌而已’,非通所愿。”

    “那为何足下却一直没有做出决定?是了,以吾愚见,想来定是因徐、豫、南阳,各方延揽,足下不知应该何去何从?”

    李通默然不语。

    荀愔笑道:“昔马援答光武云:‘当今之世,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足下难以抉择,固是应当。”顿了下,说道,“吾有一言,不知足下可愿闻听?”

    “先生请说,通洗耳恭听。”

    “如吾适才所言,袁公路不是一个能用人的主上,以足下之雄才,如投公路,实明珠暗投。”荀愔观察李通的神情,见他沉默不言,未现不以为然之色,知道他必是赞同自己的这句话,因接着往下说道,“孙豫州虽然身在河内,而其子伯符已归,先破桥蕤,现屯平舆,足下如於此时应之,断奉先退路,则伯符、足下与吾军三路并起,破奉先何难也?骐骥之跼躅,不如驽马之安步;孟贲之狐疑,不如庸夫之必至也。时机在此,足下当早决之!”

    李通本来想着荀愔应该劝说他归从徐州的,却不料听其话意,却竟似非是如此,愕然问道:“先生是劝我从投孙侯么?”

    荀愔笑道:“吾便是劝足下从投徐州,郎陵的基业,足下肯弃么?”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