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2 孙郎威震定颍外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2 孙郎威震定颍外

    许仲看完军报,将之递给许劭。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许劭、徐卓、荀濮、何仪等传看完毕,诸人皆慨叹不已。

    许劭说道:“英武干才,殆有天授,追蹑剽姚之迹,伯符其人哉!”

    “剽姚”者,霍去病。霍去病十七岁时,以剽姚校尉从卫青击匈奴,功冠全军,封冠军侯,孙策今年十八岁,与霍去病当年相仿,职为骑都尉,与霍去病当年也相仿,俱比二千石,虽然霍去病是击匈奴,而孙策是内战而已,但较之年龄、官职和最终获得的战绩,两人却是具有一定的可比性,故此,许劭说“追蹑剽姚之迹,伯符其人”。

    这是很高的赞语了。

    中平元年,荀濮从荀贞征战的时候,和霍去病当年从卫青时一样,也是十七岁,那时他常以霍去病的事迹自勉,这么多年过去,在用兵上他确是有了很大的长进,但他的这份长进是通过长期不懈地学习、观摩、实践而得来的,付出了很多的汗水,现下观述说孙策大败桥蕤经过的军报,他却也不得不赞同许劭的话,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天纵英才。

    他自忖想道:“吾年十八时,三百兵尚不能带,阵犹不熟,又哪里能击败桥蕤?”

    孙策本来就有军事天分,原本的历史中,他没有跟从孙坚征战,先是与母亲、诸弟住在寿春,后来迁居舒县,和周瑜做了邻居,直到孙坚被杀,他守孝完后才开始领兵打仗,而一鸣惊人。现下,他却不但一直跟着孙坚作战,并且还有荀贞手注的《孙子》教他,其之军事能力当然会比原本历史中,至少是比原本历史中他同样年龄时更强。

    却说:孙策这一仗是怎么打的?

    从河内带兵回到颍川,孙策从弘咨那里知道了桥蕤带偏师攻破定颍,逼近颍川东界,时扰掠境内,袁术或有可能会从颍川的南边发起进攻,颍川风雨飘摇,局势大不利。阻挡桥蕤西进的郾县守将上报孙策,说桥蕤裹挟百姓,声势浩大,城中守兵望之色动。弘咨屯兵在襄城,孙策巡视军营,发现襄城的驻兵也是士气不高,因是,他故作藐视之态,与军士笑语,说桥蕤是“郡小吏耳”,——桥蕤早年在郡中任过吏职,这是大多数士族子弟入仕的必经之途,本非是污点,但从孙策口中说出,辅以他蔑视的语气、轻松的笑声以及挺拔的英姿,却莫名地就使兵士们受到感染,去掉了不少的恐惧之心,军心因由之而变得大为稳固。

    弘咨二十出头,年纪虽比孙策大些,到底是孙坚的女婿,不能和孙策相比,所以孙策一到颍川,他就自动让出了军队的指挥权,对孙策建议说道:“河内战酣,舅暂不能归,强敌压境,兵心动摇,外弟提孤兵还救,利而速战,今不鼓气以进,使桥蕤知我众寡,则计无所施矣。”

    “舅”,是时下对岳父的称呼。“外弟”,自就是对孙策的称呼了。

    弘咨的这个建言颇有道理,但孙策不以为然,他认为弘咨所说的只是“常理之言”,他却是另有主意,对弘咨说道:“不然。吕奉先自入汝南,陷我数城,继围平舆,桥蕤又破兄部,扰掠颍川,气正盛,不可击也。不如退兵?强,诱敌来击,扰而劳之,可以取胜。”

    弘咨忧心忡忡地说道:“袁公路观战於南阳,坐望形势,宛县,距吾郡二百里,纵然行军缓慢,三日亦至,设如公路发兵,与桥蕤合击,则吾郡危也!当此时,吾以为,应以急战速胜为上,只有尽快把桥蕤击破,才能免除吾郡受到合击的危险。”

    孙策笑道:“贤兄过虑了!袁公路必不会於此时出兵。”

    “此话怎讲?”

    “吾父与吾师已各去书刘荆州,约以共击袁公路,荆州虽尚无回书,而吾父与吾师所遣之使都是明张旗号,袁公路必有闻听,是以我料他定不敢於此时再分兵北上。”

    弘咨依然不能放心,说道:“即使袁公路不会於此时出兵,然吕奉先围平舆日久,我部如不能速破桥蕤、驰援平舆,万一导致平舆失陷?”

    “我闻许将军君卿已率部进至鲖阳,与张文远相持在葛陂,有许将军部威胁吕奉先的侧翼,是已分奉先之兵势,使他不能安心攻城了,黄都尉坚毅,临事敢断,善於抚众,能得军士死力,出与野战,或不及奉先,而今奉孝兵势已弱,固城自守,力有余哉。平舆必无恙。”

    弘咨被孙策说得心服口服,遂从孙策之计。

    於是,孙策便令郾县的守军撤退到?强。

    ?强在郾县北六十里处,属汝南郡,西北与颍川的临颍接壤,北邻颍水。

    郾县城在两水之间,?强只是北邻颍水,单从守御角度来看,?强不如郾县,孙策之所以决定令郾县守军撤至?强,示弱是第一个缘由,——连利於守御的郾县都放弃了,可见颍川兵的确是已经“无力”再抵抗桥蕤的袭掠了,正因为?强只有一面临水,南边地域开阔,所以比起郾县来,更适合野战取胜,此为退兵?强的缘故之其二。

    退兵?强之后,却未如孙策所料,桥蕤并没有立即挥军追赶,而是在进入郾县城后任由部曲烧杀抢掠,孙策因是又用计挑之。

    他亲自带着数百步骑赴桥蕤营外搦战,一如张辽使人詈骂许仲,他也使人詈骂桥蕤,桥蕤这次中计了,大约是见孙策所带的部曲不多,又轻视孙策年少,望以能将孙策擒获,以胁孙坚,至少胁迫黄盖献平舆城,便悉出其兵与孙策对战,两军遂转战至郾县与?强的交界处。

    弘咨已带部列阵在此,以为可击之,孙策与他会合后,却道:“蕤兵为我挑动,倾营而出,转战远来,不暇携粮秣,纵携粮秣,亦不暇食,人马饥渴,又见我军列阵以待,桥蕤现在必是已经醒悟,知道中了我的计,不用多等,他一定会撤兵,退再击之,必获胜焉。”

    这次果如孙策所料,没等多久,桥蕤就撤退欲还郾县,孙策仍是亲自上阵,将兵击之,大胜,不仅大破桥蕤,斩首数百,俘获千余,而且追亡逐北,一举将郾县收复,又兵临定颍城外,令兵士向城中高呼:“孙郎在此!”狼狈逃到定颍的桥蕤及其残部闻声,无不为之胆骇。

    孙策没带攻城的用具,在定颍城外耀武扬威地待了半天,令弘咨仍回颍川守御,他自己则带着步骑千余向东南进发,行百余里,到了平舆城外,与陈、梁的援兵会师,共与城中御吕布。

    随着孙策大破桥蕤这道军报同时来的,还有孙策到达平舆后给许仲写的一封书信。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