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1 谋重有利为臣职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1 谋重有利为臣职

    张辽杀出荀濮阵,带从骑驰到濮前阵,召步卒回撤,亲自压阵,挡住了荀濮、何仪两部的合力反攻,等步卒撤退到一定距离后,又令步卒先走,自与正阻击张飞部的后阵骑兵会合,两下并力,顶住了张飞部的进攻。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由是,步卒在前,骑兵在后,张辽带领部曲慢慢脱离了战场。

    张飞欲待追击,许仲在望楼上看得清楚,张辽部却是虽撤未乱,料来即使再打下去怕也占不到太多便宜,因此传令,摇旗击鼓,命张飞、何仪、荀濮诸部皆不许逐北,使罢兵还营。

    一场激战,张辽败而未败,许仲胜而未胜,算是打了个平手。

    张飞、荀濮、何仪部回营休整,治疗伤者。许仲遣人打扫战场,掩埋敌我的死者,把可用的甲械从死者身上取下,并及散落地上、仍堪使用的弩矢都一并收拾起来,留待后用。张辽部有不少受伤较重的兵士没能随部撤退,留在了战场上,因为觉得他们作战确是猛锐,实为精卒,故此许仲下令,命将可以医治的抬入营中,亦给以治疗,伤重没办法医治的,便就杀死当场,既减轻了他们的痛苦,也省得在他们身上再浪费医药、粮食和人力。

    种种战后的琐事,主要是由长史原盼负责。

    到得晚间,张飞等都休息得差不多了,齐来许仲营中。

    白天战斗的主力是荀濮部,张飞出营未久,张辽就撤退了,许仲又不许他追亡,他深觉意犹未尽,积极请战,对许仲说道:“今昼之战,孟涂已深挫辽部锐气,飞以为,当下之计,宜再接再厉。飞请提本部兵,明日挑战张辽,以骑与之决胜负!”

    武员等人也来了许仲的帐中,武员、许劭以为然。

    许仲说道:“孟涂固然已挫辽锐,而辽之步骑主力尚存,并州精兵,号为铁骑,辽虽小儿,观其战举,颇知兵也,吾军不可轻易与战。明日且闭营,待军士养精蓄锐,再议击战。”

    张飞尽管心有不甘,但他在许仲帐下日久,知道许仲向来是说一不二,凡是许仲做出的决定,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的,因也只能罢了。张飞等辞别出了帐后,徐卓没有走,他留了下来,对许仲说道:“敢请将军屏下左右,卓有秘言奉上。”

    许仲示意帐中的从吏们都退出去。

    等从吏们都退下了,徐卓说道:“卓陋见:便是军士们都养精蓄锐罢了,将军最好也不要再主动出战。”

    许仲抬眼瞧了下徐卓,问道:“为何?”

    “孙豫州与主公固是盟好,而豫州到底非为主公所有,今日一战,观张文远部实是精悍,如拼力与战,我军伤亡必重,如孟涂部兵士,皆为久从主公征战之吾等乡人也,来日能堪大用,何必折损今时此地?孙侯在河内,州内无主,吕布来犯,吾等奉令来援已是尽了盟友之谊!”

    荀濮部的兵士为何以步敌骑、伤亡甚重而犹坚持良久?还不正是因为他们都是荀贞、荀濮的乡人,既从荀贞征战久,又受荀濮的善抚,故才竭忠效死,这样的士卒少一个是一个,如果是为荀贞开疆拓土而死,可以说死得其所,而若是为了援孙坚而死,在徐卓看来就很不值得。

    许仲虽然带着面巾,但从他的话语声中可以听出,他笑了起来,只闻他说道:“卿见与我同。”

    要非正是因为和徐卓想的一样,刚才张飞请战时,许仲就答允了。许仲说完,又抬眼看了看徐卓,心道:“志才给我的手书,我倒是不必对元直讲了。”

    许仲出兵前,戏志才派人送了一封书信给他。

    在信中,戏志才写道:主公宽厚,见汝南危急,而孙侯远在河内,只思尽盟友之力,不虑其它,故檄将军亲引兵赴豫,又出益德、孟涂部精锐以从,此固是主公之仁善,而吾等为臣属者,却不能不为主公虑利弊。将军到汝南后,宜不力战,得保汝阴、慎,使布军不得胁沛与九江即可。布,骁悍,孙侯,亦猛鸷将也,令之缠斗,互耗元气,乃利於主公。

    汝阴与慎两县皆处在汝南郡的东南边,一个在颍川南岸,一个在颍水北岸,由此两县往东北,不到两百里是沛国的地界,往东南,数十里即至九江、阜陵,孙坚在沛国没有驻多少的兵马,而沛国东与下邳、彭城相邻,九江、阜陵则现为荀贞所占,是以,戏志才建议许仲到汝南后,用兵的重点是在保住汝阴与慎,以保证下邳、彭城、九江、阜陵不受吕布的威胁,至於汝南的其余县邑,可以随便吕布去打,反正孙坚也是个勇将,正好能借此耗费孙坚、吕布的兵力,——吕布的兵力,其实很大程度上来说也就是袁术的兵力,这会有利於荀贞日后略取豫、荆。

    荀贞与孙坚的确交情甚佳,两人唇亡齿寒,也的确是亲密的盟友关系,可对戏志才、徐卓这样“胸怀大志”的谋臣来说,再好的交情、再好的盟友关系,说到底,也只是利益而已。不能因此就说他两人重利轻义,这只是他两人在恪尽职守,在尽谋士的职责。

    见许仲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徐卓放下心来,笑道:“将军自有定见,却是卓多虑了。”

    许仲从次日起闭营门不出,每天最多遣出一些斥候,探察近之张辽部、远之吕布部的情况,时而派出几个信使,去到平舆城外与陈、梁援助平舆的兵马勾通联系,除此外,张飞、何仪等虽屡屡请战,他皆不允许。

    张辽那日战罢,没有带部退回平舆,仍是在葛陂西边停驻,安下营寨,与许仲部激战过后,见识到了荀濮部兵士的能战、张飞部骑兵的悍勇,他没有畏缩,反有将遇良才的兴奋,斗志愈高,几乎每天都要去到许仲的营外挑战一回。许仲有时应战,有时不理。张辽纵是渴望再战、求胜心切,碰见许仲这个软硬不吃,激将无用的老行伍,他也是无可奈何。

    两军遂相持在葛陂东西。

    这日,传来军报,孙策率兵还至颍川,与弘咨合,设计进战,大败桥蕤。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