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0 兵非无情不可掌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0 兵非无情不可掌

    张辽部的基础是并州精锐,这些精锐兵士久经沙场,莫说眼下只是千余步骑的转阵,便是数千、万余兵马的转换阵型也是井然有序,不难为,因是,张辽一令之下,撤退时的前阵又变后阵,后阵又变前阵,荀濮的部曲才刚出营,尚未阵势列成,张辽部的阵型转变已然完成。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张辽首先令前阵精骑中的部分率先进攻,同时,佐以中阵的二百步卒协战。

    骑兵的速度快,冲驰最前,很快就与荀濮的前阵交战。

    荀濮部的阵型还没有完全列成,好在这股辽部的骑兵不多,濮兵又都是荀贞帐下的精锐,兼皆为颍川人,肯死战,所以虽然全阵未成,又是以步抵骑,但守御在前方的濮兵战卒却是堪堪顶住了辽部骑兵的冲击。辽部的步卒继随而至,分处在辽部精骑的两翼,并力猛攻。

    一时间,杀声震天,敌我箭矢互射,彼此的军吏身先士卒,矛戈、大盾相撞之声不绝於耳。

    辽部的精骑一时难以突破荀濮的前阵防守,没有恋战,绕着荀濮的前边阵地骑射游击,试图找到一个濮阵中容易打开的虚弱处。辽部的步卒则合拢一处,猛烈地进击濮阵的中间位置,以图能够把濮阵其余位置的兵士调动过来,从而配合游走射击的辽部精骑寻找突破口。

    这些战术动作不需要张辽亲自安排,全是由进击的那两路辽部步、骑里的军吏随机布置的。

    抓住前阵坚守不动的时间,荀濮加快布阵,然而张辽怎肯给他这个机会?

    张辽在中军观战片刻,大略看清了濮阵的形势以及濮兵的战斗力,挥旗传令,亲带前阵、中阵剩余的步骑压了上去。到至濮阵前,张辽命步卒与猛攻濮阵中间位置的步卒合兵,继续进攻,而他自己则带着骑兵与那股游击的精骑会合,共计百余精骑,先是向后撤离了一段时间,接着折返,催骑疾驰,借助战马的速度,迅猛地朝濮阵的侧翼撞击了过去。

    百余精骑伏踞马上,或扬臂射弩,或挟矛戟,呼喝叱咤,此起彼伏。马群带起的尘土滚滚翻腾,仿佛一条黄龙,就像是一柄锐利的锋刃,直刺向濮兵阵侧。张辽一动,奔战宛如云雷。

    张辽选择的这个突破点,正是荀濮前后阵的衔接处,拿人的身体作比喻的话,这个点便好比是腰腹处,一旦此处被张辽突破,那么荀濮的阵型就将被割裂成前后两半,首尾不能照应,张辽领骑兵在内冲杀,外又有辽部的数百步卒急攻,荀濮必败无疑。

    营中,望楼上。

    许仲、徐卓、许劭、武员等看到了这一幕。

    武员色变,说道:“孟涂危矣!将军,可速令厉锋出营驰援!”

    许仲淡然答道:“不急。”

    不止武员色变,许劭也是大惊。

    眼见荀濮部就要受到张辽部精骑的冲击,形势确实危险了,而许仲却居然说“不急”,许劭不解其意,忍不住问道:“辽骑凶悍,孟涂全阵未成,缘何不急?”

    若是别人问这样的话,许仲可能不会理会,但既是许劭所云,许仲就不能不理。他耐心地对许劭解释说道:“公来徐未久,尚不熟吾军各部,孟涂所带,实为吾军精锐,孟涂用兵又智勇兼备,临急不会乱,辽骑虽悍,孟涂阵虽未成,犹能守也。”

    为主将者,所谓“知己知彼”,知彼不用说,自是知晓敌人的虚实情况,知己这一条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成分就是:清楚知晓己军各部的战斗力、各部军官的用兵能力。

    许仲很明显做到了这一点。

    因为确是如他所言,张辽亲率骑兵冲阵的势头虽凶,所选择的破阵点也不能不说好,可却连着冲了两次都无功而返。许劭、武员远观望之,见荀濮阵中抵挡张辽冲击的侧翼兵士固处下风,在张辽猛烈地掠击攻杀下,不时有濮兵伤亡,然而濮兵前赴后继,竟是守住了防线。

    许劭等人屏息望战。

    到底是全阵未成,濮部虽皆精锐,而辽部步骑也都是善战之兵,约半刻钟左右,濮阵的侧翼渐渐出现颓势,遥见张辽重甲铁戟,驰马回旋,带着部曲骑兵不断地搅动濮阵侧翼,又约小半刻钟,濮阵侧翼终於不支,前方的盾牌手、长矛手等死伤殆尽,节节败退。

    武员看得胆战心惊,声音都变了,握着拳头对许仲说道:“将军,再不令厉锋出战,荀都尉就将要败了!”

    徐卓与荀濮的关系不错,也非常担心荀濮的安危,可战阵之间,无私情可论,他反对武员的意见,指点张辽的后阵,谏道:“辽部后阵还没有动。到目前为止,辽部所出战的兵马看似虽多,可多为步卒,骑不过百余,至少尚有三四百骑还列在后阵未动,此时如令厉锋出,必会受到此三四百骑的阻击,那么非但不能解救孟涂,还有连累厉锋部大败之忧。”

    张飞带骑出营后,若张辽适时攻破了荀濮阵,之后回兵,与阻击张飞的步骑相配合,两下夹攻的话,那么张飞部的兵士看到濮阵大破,自身又遭夹击,就有可能会因此慌乱,导致战败。

    许仲默然不语。

    许劭往他脸上看去,却因黑巾遮面之故,不能看到他的表情,也就无法猜出他现下在想些什么,但从他不听武员的话,迟迟不令张飞出战的这一举动可以料到,他定是赞同徐卓的分析,不觉心道:“孟涂深得荀侯喜爱,元直与徐将军却居然能忍看他陷入危境!兵家无情,非毅士不可为之也。”回忆他昔年在汝南做月旦评时,所欣赏、所赞誉的“佳士”委实不少,可在临危遇难,心志如铁,坚忍无情这方面能与许仲、徐卓相比的,几无一人。

    想至此处,许劭又不觉心道:“吾素以知士自诩。许君卿起於草野,面创身矮,本匹夫侠耳,而为荀侯擢任,於今俨然上将才也,辨雄豪,用毅杰,驱之使赴死,用之使克敌,荀侯才是真知士!”又想起自己当年评价荀贞是“荒年之谷”,又心道,“今观荀侯,何止於此!”

    张辽领骑数冲荀濮阵,濮阵侧翼败退,兵不能阻,眼看阵将要破,身在中阵的荀濮已经可以观望见旋驰在马上的张辽等骑,也隐约可以听清侧阵传来的敌我兵士战喝之声。他左右的从卫焦急地对他说道:“侧翼已破,前阵亦动,营中无援出,事危矣!都尉请先行,吾等断后!”

    却是请荀濮弃阵先走。

    荀濮立在军旗下不动,神气自若,观指张辽,笑道:“此小贼耳!不足惊也。”晏然下令,调动阵后的盾、戟士支援侧翼,又遣二三十敢死士持短兵奔前阵以助战,最后传令部中,“厉锋将出,贼将败也!吾於旗下观汝等杀贼,能擒辽者,论功迁,赏金二十。”

    一个金饼重一斤,值钱万,二十金就是二十万钱,顶的上两个中家的家资,这个赏金不算多,也不算少,合乎张辽骑都尉的身价,更重要的是,荀濮通过这道军令,向部曲宣示了他绝不会撤退的决心,以及张飞将要出战,以用此来提振士气。

    营中,望楼上。

    徐卓喜道:“辽部后阵骑兵动了!将军,可速令厉锋击之矣。”

    原来:因见张辽即将要破荀濮阵,被他留在后阵的那数百骑兵急於杀敌立功,虽一再被军吏压制,却已起了骚动之态。这正是许仲在等待的战机,他立刻传令,命张飞、何仪出营。

    张飞早就急不可耐,看到望楼上军旗挥动,听着进击的鼓声响起,他飞身上马,催促守吏把营门打开,一骑绝尘,持矛疾驰,带着近八百的本部骑兵卷腾而出。候战的时候,他已经先交代过部曲兵士了,这会儿数百骑方出到营外,便就齐声呐喊:“张飞在此!辽儿可来决死!”

    马蹄动地,喊声干云。

    辽部后阵的那三四百骑若是未起骚动,此时自可从容截击,但既然已起骚动,军心就已经不稳,又都没想到张飞会令部属齐声高叫,顿时被张飞先声夺人,气为之慑。张飞统兵杀至,辽部后阵的骑兵勉强前阻,何仪又领本部甲士从营西门杀出,辽部步骑进退失据。

    张辽闻报,不听部吏“当回师与后阵骑合”的建言,喝令部曲道:“一与一,勇者胜!”

    不顾张飞、何仪部而张辽攻濮阵愈急,就在离荀濮的军旗只有不到百步远时,他的坐骑被荀濮的亲兵以强弩射中,被他杀散的濮部兵士趁机复进,想到把他围住。

    张辽的左右兵卒拼死阻挡,有个军吏把自己的坐骑献给张辽,张辽重到马上,顾望远近,知道事不可为了,只得懊恼地长叹一声,带从骑往来路撤走。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