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8 列得严阵詈以挑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8 列得严阵詈以挑

    计策已定,张辽带兵继行,傍晚时进至葛陂西,令部曲筑营,遣斥候细探许仲营垒。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斥候打探到入夜,归来与报:许仲营垒虽才草成,然而戒备森严,难以入到近处,唯能远窥,察其营地规模,兵马应在四千以内,登高极望,约略可见其营中大概,骑兵应在六七百之数。

    这个斥候是张辽的旧部,昔年在并州时常与羌胡交战,作战经验丰富,他观望推测得来的许仲部兵马之多寡虚实,与真实的情况相差无几,带上荀濮部曲,许仲部确是不到四千步骑,骑兵只有张飞一部,共有三曲,满编是八百骑,现下不足八百。

    并通过对许仲营内外的防御部署,这个斥候判断出:主将知兵,部曲堪称能战。

    等到营地粗略筑成,不必再担心许仲部会来偷袭了,张辽趁着夜色,只带了数骑随从,摸近到许仲的营外数里处,登到高处,又亲自观察了一遍许仲的营地,看了一下周边的地形。

    先是听汇报,接着又亲自看,做到了心中有数,张辽返回营中,召来部属,安排次日的交战。

    一夜无话。

    次日,张辽部饱餐过后,给了部曲们足够的消食时间,然后张辽带众出战。

    绕过葛陂,到了许仲营的南边,张辽排兵布阵。

    既是为诱敌出营,以骑兵胜之,那么张辽所布之阵就是以挑战为重点。

    近百精骑列在最前,分成三阵,中间的是出阵挑衅之部,两边的是“扬兵”,也即陈列配合之兵。挑战和扬兵的后边是四百步卒,张辽亲在此坐镇,乃是中阵。中阵的两边各有步卒百余,这是中阵的两翼,用处是护卫中阵,以防敌人从两侧进攻。中阵的后边布列了些步骑,这是预备队,前方战事吃紧的时候,就调他们上去。预备队再后边是剩下来的三百骑兵和剩下的不到百人的步卒,这四百步骑,主要是那三百骑兵便即是张辽准备用来突袭破敌的部队。

    张辽的兵马虽不多,他的这个阵却是列得攻守兼备,奇正并有。

    旗鼓声中,步骑在各自军官的率领下,迅速而有序地从行军队形转变成了作战阵列,踏起尘土飞扬,矛戈举动如林,虽然听不太懂一些中低级军官下达军令时所说的并州话,但只是观睹此状,就已经让瞿恭目眩神迷,他惭愧地回望了下自己的部曲,心道:“难怪张都尉敢以千余步骑挑战许君卿!”他的部曲战力不行,张辽怕会扰乱本阵,因而令之驻在阵外。

    昨天张辽未到葛陂西时,许仲就已经闻报他来了。

    这一大早的,张辽部先是步骑并发,接着又鼓声大作地在自家营外布阵,许仲更是早已知道。

    张飞、荀濮、何仪等将赶到帅帐,听候许仲的军令。

    何仪问许仲道:“张文远兵至营外,将军打算如何应对?”

    张飞说道:“张文远列阵未成,此时如急攻之,必可获胜。飞请带本部出营以击!”

    许仲没有回答他俩,从席上站起来,按剑向外走。张飞、何仪、荀濮等连忙跟上。

    在帐门口,碰见了许劭、武员几人。许劭等不是军人,反应没有张飞等快,因是到现在才来。许仲对他们微微点头,对许劭说道:“些许敌人来犯,不意惊扰了许公。”

    许劭这是头次从军,以前他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亲身接触过战争,敌人近在咫尺,鼓声侧耳可闻,虽在营内,已可觉其杀伐之气,又久闻并、凉兵凶猛,听说凉州那边连妇人都能披甲提矛的上阵杀敌,论以勇悍程度,并、凉的边兵远在丹阳、淮泗劲卒以上,所以虽然他名士风流,养气的功夫不错,这会儿也有点紧张,看见张飞等披甲带刃,杀气腾腾地跟在许仲身后,本在抚须的手不由放下,问道:“将军这是要去哪里?敢问可是要提兵应战么?”

    许仲答道:“先去看看敌阵,再说应战之事。”

    许劭、武员等加入到张飞诸将校的行列中,一并跟从许仲,来到了营中的望楼上。众人方才站定,正要看敌阵形势,听见脚步声响,转头看去,见是徐卓拾阶而上。

    徐卓来到许仲近前,说道:“已传令营门守吏,不许出战。”

    却是徐卓的住帐紧邻许仲,所以当张辽的部队到时,他是第一个去见许仲的,许仲叫他去给营门传令,命各营门固守,不得出战。他传令已毕,这时回来复命。

    张飞、何仪、荀濮等互相看了眼,张飞问道:“将军缘何不许出战?”

    许仲凝神远望,细看张辽的布阵。

    荀贞帐下的诸方面之将中,许仲、荀成的威望最高,因许仲平时言语少,威重更过荀成,他不开口,张飞等虽是纳闷,却也不敢再问了。

    过了片刻,许仲看完了敌阵,这才回答张飞的话,徐徐说道:“孟涂虽然胜敌一场,然瞿恭诸辈,贼也,非并州猛壮可比。张文远提兵来挑,吾料他此时定然心气甚高,而吾部兵士胜贼一场,或会稍微骄傲,如是於此时应敌挑战,便是以我之骄,迎敌之锐。胜败孰难料。”

    张飞等恍然大悟。

    许劭赞道:“吾闻兵争以气先,将军真知兵者也!”

    许劭在徐州的地位超然,许仲对他很礼敬,谦虚地说道:“显乡野鄙人,哪里敢称知兵?不过是从主公那里学到了些许罢了。”

    荀贞对帐下部属的军事指挥能力一向来都是不遗余力地给以培养、提高,他送给孙策的《孙子》上有他的手注,他编发给部属的兵书里边更是战例众多,注释详尽。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是最快的学习军事的方法,征战多年,许仲等实早不再是“乡野鄙人”,已然是尽皆知晓兵法。当然,话说回来,这也得看个人的悟性,许仲的悟性不低,是以如今隐然已堪称名将。

    张辽在许仲营外布好阵型,见营中毫无动静,除了一队队的甲士临营守卫之外,好像并无出来迎战的意思。他又细看了下许仲的营垒,见这营垒固是尚未建完,确是“草成”而已,但营外鹿角、沟堑,营内高台、角楼等防御设施却都已齐备,如果改变此前定下的“诱敌出营”之策,换以强攻的话,或会伤亡不小。寻思了会儿,他令道:“挑些大嗓门的,出去骂阵!”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