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7 文远突陷颍川营(下)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7 文远突陷颍川营(下)

    在现下吕布帐下的诸将校中,张辽的身份有些特殊,他和魏续、郝萌等不同,魏续等本就是吕布的部曲,而他与吕布当年俱在丁原手下听命,却是同僚的关系。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三年前,何进执政,有意诛宦,为震御受宦官们掌控的洛阳驻兵,延揽丁原、董卓为爪牙,召并、凉兵入京,丁原遣时为州从事的张辽带兵赴洛,到了洛阳,张辽又被何进遣去河北募兵,今之河内太守张扬时也在被遣之列,只是张扬没去河北,而是被遣回了并州。张辽在河北,计共得兵千余,然而后来何进诛宦失败被杀,他由是统兵归董卓。数月前,董卓又被吕布杀了,张辽与吕布既是同州,又曾为同僚,因又领兵归吕布,迁官骑都尉。

    张辽的年岁不大,今年才二十四岁,早年为并州从事时年纪更轻,那会儿还不到二十,年纪虽小,而他武力过人,兼又有其祖聂壹的胆勇谋略,是以先得丁原爱用,现又为吕布所重。

    闻得吕布“激将”似的询问,张辽离席起身,按剑说道:“辽敢请为君侯缚君卿、荀濮以献。”

    吕布大喜,问道:“需多少兵?”

    张辽略一想,答道:“骑三百,卒八百人足矣。”

    张辽虽有个骑都尉的官衔,但他和吕布一样,旧部多陷在了长安,到南阳时,加上沿途收揽得来的,而今他也不过只有百余骑,三百多步卒,这点兵力明显是不够的。听了他的话,吕布大手一挥,说道:“好!那我便给你骑二百,卒五百,在这里等候卿的捷报了!”

    张辽行个军礼,应道:“君侯只管攻城,辽必使君侯无东顾之忧。”

    军情紧急,张辽领了军令,没有在营中多待,当天下午就带着本部和吕布拨给他的部曲出营东去,逆击徐州兵。瞿恭、沈成作为本地人,熟悉地形,又与许仲、荀濮交过手,略知些敌情,因而,吕布从他两人中选了瞿恭,令之带着其残存本部跟着张辽从战。

    出营行二十余里,暮至,张辽就地筑营,休息一晚,次日再行,行未远,接到斥候来报,说是:许显从颍水南岸向西,过固始,刚至鲖阳,在鲖阳县南、葛陂东安营扎寨。

    张辽唤来瞿恭,又叫人取出地图,铺开观看。

    看了多时,张辽说道:“许君卿筑营在此,似有久持之意。”问瞿恭等,“汝等以为呢?”

    瞿恭哪里知道兵事?瞠目结舌,不知所云。

    同在观看地图的还有张辽的几个臣属,他们明白张辽为何会说出此话,俱点头说道:“看起来像是如此。”有一人迷惑不解,说道:“徐州兵方大胜一场,正该奋勇直进,合陈、梁之兵,以解平舆之围,许君卿却为何驻兵在此,似无战意?”对张辽说道,“其中必有诈也!”

    瞿恭听了“徐州兵大胜一场”云云,颇为羞愧,他瞪大眼睛看地图,却看不懂为何许仲“驻兵在此”,就表示他“似无战意”?嗫嚅了半晌,终鼓起勇气问道:“小人愚昧,敢问都尉,为何徐州兵似无战意?”

    张辽少年时以武勇著名,未及二十就被丁原辟为州从事,可谓年少得志,后来在军中,又是久与武夫们打交道,而且不是一般的武夫,董卓帐下诸将、吕布帐下诸将,哪一个不是猛鸷绝人?更不用说董卓、吕布本人了,包括早前的丁原,都可以说是北地豪杰中的一时之选。长期处在这样虎狼成群的环境中,首先,张辽的眼界很高,其次,他於下才二十出头的年龄,正当血气方刚时,受吕布等的影响,也不可能像儒生那样彬彬有礼,难免气盛。

    因是,他心中很看不起瞿恭这样的废物,只是想起吕布说的“吾等今击汝南,正要多多借重汝南豪强之力”的话,却还是掩住轻视,给瞿恭解释道:“你看许君卿的筑营之地,南为澺水、西为葛陂,筑营固当不可远离水,但他的这个筑营却是两面皆水,并且还是在葛陂以东,有葛陂相隔,他要想来击我军,行动就不方便,无法做到迅捷。是以我说他似意在久持。”

    张辽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有葛陂在徐州兵与平舆的吕布兵中间为隔,不仅徐州兵不好及时抓住战机,迅捷地进攻吕布兵,吕布的部曲也不好迅捷地进攻徐州兵。

    葛陂是本朝章帝时名臣何畅所修的一座水利工程,可灌田三万余顷,陂湖的面积不小。

    黄巾起时,因为这一带的地理环境适合据守,交通方便,有大批的太平道徒屯聚在此,人最多时,战兵和老弱妇孺并和在一起,达数万之众,这股黄巾军曾分出万余人北上击谯县的许褚壁垒,许褚就是在这一仗中威名远扬,使淮、汝、陈、梁间,闻皆其名而畏惮之的。

    这支葛陂黄巾已经覆灭,但从他们选择此地为筑营之所即可看出,葛陂这里确是宜守能攻,是一个适合长期占筑的地方。

    张辽注意到地图上葛陂东边不远有个亭,看清楚了亭名后,奇怪地说道:“此亭亦名繁阳!”

    围着看地图的余下几人被张辽这么一提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都啧啧称奇。张辽瞧见他们中有一人面色微喜,知此人素来稍有谋略,因便问道:“君缘何色喜?”

    这人笑道:“下吏知徐州兵将败矣!”

    “此话怎讲?”

    “镇东起家於繁阳亭,然后出豫入冀,立事於徐,此海内人所共知。许君卿现今奉镇东令统兵回豫,援汝南,驻兵相邻之所居然也叫繁阳,……此何意也?”

    “此何意也?”

    “下吏愚见,这是在暗示徐州兵必将落败於此,镇东的气数已尽!”

    荀贞起家於繁阳亭,然后立业在徐州,现在他的兵马又回到了豫州,巧不巧的,刚好驻兵之地边儿上的亭还叫繁阳,天道轮回,有始有终,这或许就是在预示着上天已经厌弃了荀贞,要让他起於繁阳,落於繁阳。这种理论看似荒唐,然在时下相信的人却很多,张辽左右部属中信的人就不少,顿时好几人都面带喜色,纷纷对张辽说道:“如此,君卿必为都尉虏矣!”

    张辽却不信这些,他笑道:“天下百余郡,县、亭同名者多矣,焉可以此论兵家事?”

    他的这话才是正理,颍阴的繁阳亭自是颍阴的,——原本历史中,此地乃是后来曹丕受献帝禅让的地方,汝南的繁阳亭自是汝南的,乃春秋时的繁阳城之遗址,吴军曾在此击败楚军。两个地方名字虽同,却无什么特殊的意义。不过,到底刚才那人所言算是个好的彩头,鼓舞一下军心士气也是好的。因是,张辽也没有斥以谬言。

    熟观地图良久,张辽定下了击敌之策。

    他说道:“徐州兵营在水、陂间,不利我骑兵纵击,我意用步卒引他们出来,之后纵骑冲突。君等以为可否?”

    诸人皆道:“都尉高策,定能大败徐州兵。”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