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6 文远突陷颍川营(中)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6 文远突陷颍川营(中)

    颍水北岸的荀兵将士遥观对岸,先是看见瞿恭的营中升腾起道道黑烟,瞿恭等部敌兵散逃奔溃,继而远远地见到荀濮的将旗从瞿恭的营中杀出,约数百兵士从在旗后,过沈成营不顾,直扑对岸的河滩,撞入到正要在河滩上列阵设防的那支江宫部曲之中,分成小阵,进斗转横,势如破竹,稍忽间就已将这支敌兵冲散。www.147xs.Cc 更新快无广告。牙门将高高举起荀濮的将旗,在四五个重甲持矛的荀部兵士护卫下,把旗帜插入滩上。太阳才升起不久,阳光洒落,黑底红字的军旗迎风招摇。

    何仪部已经坐上了船,很快便到达对岸,与荀濮部合兵。

    继之,万演、夏鸣等部也络绎过河,张飞部的骑兵最后抵至河南。

    许仲、应劭、徐卓、武员等在亲兵们的扈从下亦至对岸。荀濮看到许仲的主将麾帜到来,赶来汇报战况。应劭、武员等站在许仲的身左,因惊诧於荀濮的英勇之故,对他频频目注。徐卓袖手立在许仲身右,他和荀濮很熟,见荀濮过来,冲之一笑,荀濮还以一笑。激战多时,又是杀敌,又是放火,荀濮的脸与衣甲上满是血污和黑渍,他手上且还提了一个血忽淋拉的首级,按理说本该杀气腾腾,然而当他笑时,露出洁白的牙齿,却使人觉其明朗。

    荀濮把手上提着的首级先放到地上,行了个军礼,然后指着这个死不瞑目的首级说道:“将军,此为江宫首级。”

    也难怪此头至死含怨,原来是江宫之首。这江宫本以为投着了明主,思欲大展宏图,博个封侯拜将,不料被瞿恭、沈成这两个废物拖累,落了个出师未捷身先死,却又怎能甘心。

    区区一个江宫,无名之辈,他的脑袋吸引不了许仲多大的注意力。

    许仲瞧了眼,略略点了下头,问荀濮道:“瞿恭、沈成何在?”

    荀濮回身点指,说道:“濮部击破了江宫后,复转击瞿恭,何都尉则带其本部去打沈成营了。”

    许仲命左右道:“令渡过河的诸营,稍作整顿,之后就各攻贼营。”张飞跟在许仲的边儿上,许仲顾对他说道,“益德,君不必攻贼营,逐北杀溃可也。”

    张飞应诺,给荀濮打了个招呼,即便去到部曲的停驻处,令兵士上马,分成两队,绝尘而去。这两队骑兵分从左右绕过瞿恭等三营,沿途砍杀溃敌,又合於一处,断绝瞿恭等部败兵的退路。於是,荀濮、何仪等部攻占在内,张飞引骑兵断绝在外,一场鏖战,从清晨打到下午,荀兵斩获丰厚,瞿恭等险些全军覆没,只有四五百人跟着瞿恭、沈成拼死冲杀,逃出了生天。

    瞿恭、沈成溃败西逃,路上不敢停留,跟着他们杀出来的那数百兵士有的掉了队,有的索性开了小差,等行经百里,到达平舆城外,见到吕布等将时,他两人身边只剩下了不到三百人。

    吕布的年岁比荀贞、刘备大点,和曹操差不多,不到四十,正当壮年。

    他盘腿坐在帐中的主席上,撑着头听瞿恭、沈成哭诉过战败的经过,站起身来,走到他俩身前,把他俩扶起,和颜悦色地说道:“胜败兵家常事。一时小败罢了,何必哭哭啼啼?卿二人且先下去,洗沐一番,换身衣服,吃顿饱饭,然后再来见我。我自会给卿二人报仇。”

    瞿恭、沈成战败之将,道上既已仓皇,又惧吕布治罪,心实惊恐不安,却没想到吕布居然这么温和,两人感动不已。

    瞿恭升起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说道:“小人的部曲虽然溃散,然而他们多是小人的宗族、乡人,只要不死不被俘,知道了小人已经回到平舆后,肯定会聚归而来的!待到兵马稍拢,小人敢请再为君侯击徐州兵!”

    沈成另有聚兵的办法,他说道:“平舆周边,现多流民,只需三四日,小人就能重裹兵数千。等到那时,也敢请再为君侯击徐州兵!”

    吕布说道:“好!好!”示意帐外的亲兵进来,带瞿恭、沈成出去。

    瞿恭、沈成再拜而去。

    等他两人出到帐外,帐中的吕布麾下诸将校里,有好几人都不理解吕布缘何对这两个无用的败将这般客气。魏续与吕布有外内之亲,他的姐姐是吕布之妻,於诸将校中,他与吕布最为亲密,当下头个开口,表达不满,对吕布说道:“恭、成以五千余之众,败於荀濮数百之卒,江宫授首,此无用鼠子耳,君侯对他两人为何还那么礼重?”

    骑都尉郝萌说道:“以萌之见,不如干脆把他两人斩了,以明军法,振我士气。”

    吕布回到席上坐下,摇了摇头,说道:“吾岂不知此二人乃无用鼠辈也?毕竟他两人虽然战败,却没投降,吾等今击汝南,正要多多借重汝南豪强之力,不好把他两人杀了。”

    魏续等仍是不以为然,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吕布顾盼帐中,说道:“瞿恭、沈成无用,被许君卿过了颍水,此人虽然无甚大勇,所领到底是荀侯帐下的精锐,不可轻视。……那个荀濮,是荀侯的族人么?”

    魏续等人也都没有听过荀濮之名,魏续说道:“既然姓荀,想来应是。”

    “适才听瞿恭的、沈成所言,此子像是有些勇武。”吕布问诸将,“谁愿为我击破许君卿,擒了这个荀濮来献?”

    就像吕布说的,也正如徐卓之前分析的,许仲所带兵马虽不太多,但荀贞的名气太大,吕布不敢小觑,不把许仲击破,他就不能全力围攻平舆。

    魏续、郝萌诸将纷纷请战。

    吕布的目光从魏续等的脸上一一看过去,心中盘算,想道:“续、萌诸君虽然骁勇,然许君卿,宿将也,久有名声,他们几个怕是非为敌手,难当此任。”目光落在一人的身上,心道,“若得他出战,吾无忧矣。”问道,“文远,君可敢战?”

    吕布所看、所问之人,正是张辽张文远。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