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5 文远突陷颍川营(上)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5 文远突陷颍川营(上)

    次晨,许仲早早地就令营中做饭,使兵士饱餐,又令原盼等把提前搜集到的船只都列於岸边,只等荀濮那边发动,他们这里就大举渡河。

    对岸的瞿恭等部的斥候发现了许仲营的异动,连忙报与瞿恭等。

    瞿恭等人非是部伍出身,土豪而已,不习兵法,不仅部曲的军纪不严,他们本身也颇为放纵,不懂得为将之术,因此尽管知道许仲是荀军中的名将,然而自以为有颍水为阻,又亲见吕布之勇悍,兼以袁术之族望,觉得这次找到了一个大靠山,许仲纵有大名,定也无难为也,是以连夜饮宴,每天都是日高方起,斥候来急报对岸异动的时候,瞿恭等都还没有睡醒。

    江宫比瞿恭、沈成强上一点,虽也尚未起,但一闻有紧急的军报,倒是没有延搁,立刻就披衣坐榻,叫斥候进来,问道:“对岸有何异动?”

    斥候说道:“天尚未亮,对岸就生火造饭,刚才不久,小人等又见荀兵把船只排列沿岸,看起来像是要渡河的样子。”

    江宫生疑,心道:“吾与瞿、沈二校尉扼守南岸,许君卿不得渡,他已经在北岸诸营数日了,缘何现在突然列船岸边?难道是要强渡么?”

    为了拉拢瞿恭、沈成、江宫三人,袁术给他们各表了一个校尉的称号。

    江宫想了片刻,觉得不能大意,马上传令,命营中击鼓,遣兵士出营,到河边列阵守御,又唤亲信来,叫马上赶去瞿恭、沈成的营中,将此事告知於他二人,请他两人也遣兵备战。为了保险起见,江宫没有再待在帐里,由亲兵给他穿戴好铠甲,提矛出来,打算亲到河滩指挥。

    他才出得帐外,从吏还没把他的坐骑牵来,忽然闻得远处响起喧哗。

    江宫知道自己的部曲军纪不行,听到喧闹声,初时还以为是因现下时辰太早,兵士不愿冒着冷风去岸边布阵,怒对从吏说道:“持我檄令,你去看一看是怎么回事!敢有不从吾令者,斩!”得令的那个从吏应了一声,赶着跑去喧哗起处。

    江宫苦口婆心地对余下的从吏、亲兵们说道:“方今吾等既投了袁将军,便与以前大不相同了。以前吾等只是在县乡称霸,可以随性而为,从兹以后,吾等就是袁将军部属,朝廷命卿了,袁将军家四世三公,那是何等的名望!袁将军人又大方,一下就表我为校尉,这可是比二千石!汝等也各摇身一变,分得了司马、军侯等职不同。好好地跟着袁将军干,吾等前途似锦!唯有一条,切记,切记:不可再纵容部伍,一切行事都要以军法为依了!”

    他的从吏、亲兵们有的同意,有的腹诽,但没有人不识趣地顶撞他,都道:是。

    江宫意犹未尽,又说道:“汝等不要以为我太苛刻。汝等看看吕将军、张都尉、高校尉他们的部曲,哪个不是部伍整齐!也只有这样的,才称得上是精兵啊!乱世之中兵为本,吾等如能把部曲练成如吕将军等的部曲那样,建功封侯,二千石何足道哉!”

    吕将军自是吕布,张都尉是骑都尉张辽,高校尉是高顺。江宫对吕布等人部曲的训练有素,精良能战是非常羡慕的。

    正教训从吏、亲兵间,适才奉他命令去镇压喧闹的那个从吏屁滚尿流地奔了回来,一边跑,一边惊惶地叫道:“校尉!校尉!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

    江宫沉下脸,保持镇定,待此人奔至近前,不快地问道:“出了什么事了?你现在大小也是个佐军司马,看你的这幅样子!到底出了何事?致尔如此惊乱。”

    这个从吏惊魂不定,大冷的天出了一头的汗,也不知是跑太快跑出来的,还是惊吓出来的,顾不上擦汗,他只把迷住眼的那点汗擦了一擦,颤声说道:“徐州兵在攻瞿校尉营!”

    “……,甚么?”

    “那远处的喧哗声不是起自吾营,而是来自瞿校尉营。小人顺着喧哗跑到辕门口,往瞿校尉营那边一看,也不知是有多少的徐州兵正在攻营!”

    “……,攻营者谁?”

    “徐州兵的阵后有一面将旗,上边写着中垒都尉荀。”

    “这是何人?”江宫问左右诸人。

    江宫等对荀军的了解不多,左右诸人无人知晓。

    一个聪明些的猜测答道:“既是姓荀,或会是荀侯的族人?”

    有性急的叫道:“管他是谁的族人!难怪许君卿布船岸边,却原来是派了兵马来偷袭吾等!校尉,吾等当即刻驰援瞿校尉!我愿为先锋,为校尉破敌,为瞿校尉解困!”又叫道,“那姓荀的如真是荀侯族人,正好抓了胁迫许君卿撤军,再献给吕将军请功。”

    江宫强自镇定,他知道请战的这人素来勇猛,是自家帐下的一员悍将,便答允了他的请求,令道:“汝可即领本部出营,急援瞿校尉。”

    这人应诺退下。

    江宫问那报讯的从吏:“沈校尉可遣兵出援了么?”

    “这个,这个,……小人没看到。”

    江宫心道:“沈成说不定又是昨晚饮醉,只怕现在还没睡起!”急而又怒,抽出佩刀,往面前虚虚一斩,骂道,“想吾江宫大好男儿,却怎么与瞿、沈并名!”

    他提着环刀,令道:“檄告诸曲,叫兵士们不要惊慌,就说我已遣精卒援助瞿校尉去了,至多半个时辰就可将来犯之敌击退。”心道,“当此之际,却是要防许君卿趁乱过河。”因又令道,“调弓弩手登高,对岸如强渡南下,便放弓矢以阻!”自忖营中的弓弩手不多,只凭他们怕是万难挡住许仲渡河的,又令道,“选精锐五百,从我出营,到岸边布防!”

    等选好了兵士,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接报闻说沈成终於反应了过来,也遣了兵马出营去援瞿恭,江宫心神稍安,带着选出的精卒五百,亲自出营,欲至岸边布阵。

    方到岸边,他还没有来得及设防,骤然闻得对岸的荀兵将士齐齐欢呼,他骇了一跳,转顾身后,遥见瞿恭营内黑烟滚滚,从所立处望之,隐可见瞿恭部的兵卒四散逃窜,却是瞿营已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