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4 孟涂敢弃夜袭利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4 孟涂敢弃夜袭利

    孙坚的兵马主要屯驻在陈、梁、汝南和颍川,鲁国黄巾肆虐,无有他的兵马驻扎,沛国邻彭城、下邳、九江,这三个郡现皆为荀贞所有,边境很安全,除在原沛相袁忠挂印自辞,南下避乱之后,他表了公仇称兼领沛国相之外,暂时他也顾不上沛国,亦没有放多少兵马,只是在沛北与鲁国、山阳相邻的县放了些守军,所以,这次吕布犯境,陈、梁都有援兵,沛国却无多余的兵力遣派,不过在许仲率部路过沛国时,沛国郡府派了个郡吏随从向导。

    这个郡吏姓武,名员,沛国竹邑人,其祖武儒以谒者从汉高击破秦,汉高祖六年大封功臣,武儒以功被封梁邹侯,在功臣表中名列第二十位,其后繁衍至今,入到本朝虽不复再有世袭的侯位,然而历代二千石,武员的从父武端官至九江太守,封临颍侯,从祖父武悌官至中垒校尉,任过九卿之一的太常,从曾祖武笃亦官至九卿,曾任光禄勋,其族中有一个长辈,与名臣李固同时,名叫武宣,官至汝南太守,早年他出任长水司马时,李固曾经以他为例,在给朝廷的对策中提到过一句:“窃闻长水司马武宣,……,无它功德,初拜为真,此虽小失,而渐坏旧章”云,这固是批评之词,却也可由此而见竹邑武氏实是州郡里的一个显族大姓。

    ——数百年后,唐之武则天便自称是此族之后裔。

    却说武员此人,才能虽只普通,然胜在族为州姓,消息灵通,较为了解瞿恭等人的脾性和他们部曲的战斗力,竹邑离宋国亦不太远,两百来里地,他对这一带的地形也熟悉,见瞿恭等屯驻颍水南岸,断了荀兵进军的道路,他便进言许仲,说道:“瞿恭、江宫、沈成贼竖,在汝南掠夺为业耳,军纪不整,部伍不肃,今虽挟数千之众,屯河南险要,不足虑也!将军可遣一偏师,经由项县南渡,绕击其营,必破。待其营破,将军自可徐徐带兵渡河矣。”

    项县在宋国西边,离宋国有百十里地,此县与陈国接壤,眼下还处在孙兵的掌控中,吕布也好,瞿恭等也罢,他们的势力都尚不能延伸到那里。既然对岸有瞿恭等据守,那么干脆就遣支部队经由项县渡河,绕击其后,以策应主力南下,这是个可行的办法,无非多走点路罢了。

    许仲听了武员的此策,没有立即下决定,而是再三细问瞿恭等部的战力,又叫来宋国的国相,并及几个当地士族的族人,问以同样的问题,最终确定,武员说的乃是如实之言,瞿恭等部的战斗力确是很低,虽然号称数千,乌合之众而已。

    由是,许仲做出了决断。

    他召集诸将,把武员的计策讲说出来,问道:“君等谁愿经项击贼,为我开道?”

    瞿恭等部的战斗力就算再低,毕竟也是数千之众,为了隐藏行踪,渡河袭击的部队不宜过多,最多数百人,乃是以寡击众,并且战场是在河南边,一旦失利,许仲又不及救援的话,那就很可能会全军覆没。这是一件看似简单,却也颇有危险成分的任务。

    荀濮头个起身,大声说道:“濮敢请领此任!”

    许仲知道荀贞很喜欢荀濮,见荀濮请战,不觉微微迟疑,心道:“孟涂创伤未愈,如有意外,我之罪也。”有心拒绝荀濮。

    荀濮跟从臧霸击泰山郡时,冲锋陷阵,为敌矢所伤,伤虽不重,到底是还未痊愈,会影响到作战,绕击瞿恭等部营后的任务又实是有一定的危险性,这也就难怪许仲不想遣他去了。

    荀濮聪明,看出了许仲的意思,不等许仲道出,他笑道:“濮愿立军令状,任务如不能完成,甘愿受罚!”

    “孟涂,你伤未愈,……。”

    “区区小创,何足挂齿!将军昔从君侯征战时,就没有过带伤上阵的么?”荀濮顾问张飞,“厉锋以为濮言对否?”

    张飞哈哈一笑,对许仲说道:“孟涂说得也是,带兵打仗,哪儿有因为点小伤就不上阵的?孟涂智勇双全,部曲精悍,将军如使他潜渡,功必能成。”张飞的部曲是骑兵,没办法执行这种潜渡击敌的任务,他喜欢荀濮的姿貌性格,便也就不吝啬替荀濮给许仲说两句好话。

    许仲见荀濮请战的意愿强烈,诸荀子弟中,荀濮从军的最早,中平元年就跟着荀贞了,许仲和他很熟,清楚他的能力,也确如张飞所言,荀濮其人胆大心细,有智有勇,作战的经验亦丰富,他的部曲虽然只有五百人,然却皆是久从荀贞征战的颍川老卒,装备精齐,以他的能力和这样的部曲击瞿恭等,想来何止能够一当十?落败的可能微乎其微。

    想及此处,许仲因改变了主意,稍微点了下头,对荀濮说道:“好,此任就交与君了。”

    荀濮欢喜应道:“三天后,请将军临河观战。”

    当天,荀濮领本部五百兵士出营,夜半时抵至项县,没有进城,在河边休息了半晚,同时遣人搜集渡河所用的船只,天刚蒙蒙亮,即带部泛水过河。到得对岸,荀濮令部曲间道而行,一路疾奔,时已孟冬,天黑得早,入夜前后,他与部曲兵士到达了瞿恭等部的驻地外。

    部曲中的骁猛士进言道:“不如趁夜攻之!”

    荀濮登高俯望,窥探瞿恭等的营地,却见整个营地分成三块,想来应分别是瞿恭、江宫、沈成三人的驻所。这三块营地,有两块都是营地内的规划毫无章法,营地外有些鹿角、拒马等物,布置得也是乱七八糟,但唯独有一块营地,却显得略微整肃,看其旗帜,是江宫营。

    通过敌三处营的规模大小,估料敌兵总计约在五六千之数。

    看完敌营虚实,荀濮心中有了数,笑对进言的骁猛士说道:“与其今晚进攻,不如明晨突袭。”

    “这是为何?”

    “贼兵分为三营,瞿、沈营甚杂,而江营独稍谨,我部便是趁夜鼓噪,使瞿、沈营啸兵溃,江兵却可能会固营自守,如此,就不好接应许将军渡河。何如等到明晨?我与许将军约以三日之数,明天正是第三日,我部攻势一起,许将军在对岸趁机横渡,待到那时,我军南北夹击,胜之易耳,并且得许将军兵至,吾等也就将会不只是把贼兵击溃,而是可以把之尽歼了!”荀濮顿了下,又道,“再则,我部的兵士们连着急行军了两天半晚,也需要稍稍地休养一下。”

    左右诸人听了荀濮的话,尽皆服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