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3 偏师掠颍桥蕤横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3 偏师掠颍桥蕤横

    因为新兵尚未练成,又新得泰山一郡,徐州目前的兵力有些吃紧,故此许仲没有带太多的兵马援豫,只是选了精卒三千,加上荀濮部的人马,不到四千之数。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孙坚留在豫州的部曲共有万余,抽出半数来抵御南阳的来犯是没有问题的,徐、豫合计万余步骑,在兵力上并不吃亏。

    等荀濮、荀愔、许劭到达营中,许仲即拔营西进,经沛国,抵至汝南。

    进入豫州之前,荀贞先给豫州的州府以及黄盖等人传了一道州檄,言明许仲等是为援豫而来。黄盖诸人皆知荀贞与孙坚的交情,除豫州州府里的少数人或是拘泥不化,固守汉家旧章,或是出於不可说之缘故,以为徐州兵不应无邀自来、建议阻其入州之外,别的人都欣喜欢迎。

    因是,沛国境内的孙兵不但没有阻击,反而遣人引路,作为向导,入到汝南的第一个县是山桑。前汉时,山桑属沛郡,中兴后,改属汝南。春秋时,此地属宋,据说庄子就是出生在此。

    从下邳县到这里,行军共约两百余里,一是为休整部队,二是为深入了解当前汝南的战局,许仲下令,命部曲在这里停驻了一天,打探得知:得了陈、梁援兵之助,黄盖仍还在平舆坚守,久攻平舆不下,吕布分兵,遣桥蕤向西进克定颍,已至颍川边界,有进攻颍川之态。

    颍川都尉弘咨原本也是遣了兵马驰援黄盖的,但是未能到达平舆,他的部队就被桥蕤击败,前不能进,遂转回颍川,驻入到了与定颍接壤的郾县,以望可以据城御敌,万一桥蕤真的犯境,可以阻之於郡外。同时,为防止袁术从南阳进侵颍川,弘咨离开郡治阳翟,亲自坐镇在汝水北岸的襄城,指挥南岸与南阳接壤的父城、昆阳、舞阳等县之守御战备。

    总的形势来讲,吕布、桥蕤等积极进击,连战皆克,分兵略地,已连下汝南数县,得到了充足的粮械为实,瞿恭等为其张势,既围平舆,又胁颍川,黄盖、弘咨等被动防守,局势不利。

    许仲出兵之前,荀贞对他有过指示,但那只是战略层面上的,如“布军数胜,士气正高,可先避其锋”、“临阵与战,布骑骁勇,宜固垒蓄锐,候其衰而再战之”等等,具体到战术层面,还得他临机制变,因事制宜,因是,许仲召集张飞、何仪、荀濮、原盼、杜颌、夏鸣、万演等诸文武部属,又把许劭、荀愔请来,共议军事,商量下步该如何举措。徐卓以幕府从事中郎的身份,奉令从征,与荀濮一道,他两人共从泰山返回,此时亦在军中,也参加了军议。

    所谓“上行下效”,一个好的上级,会把优良的作风传给部下。

    荀贞善於纳谏,不管是政议、抑或是军议,从来是言者无罪,能够让臣属畅所欲言,荀成、许仲等受此影响,因而也是这个作风。

    诸人到了,各抒己见。

    许仲寡言语,不开口,只是听。

    听诸人各自说完,他又叫诸人互相讨论。

    讨论得很热烈,最终被诸人都赞同的观点有两个。

    一个主要是许劭、荀愔的观点。

    他两人认为:军事之前,应当舆论先行,建议许仲散播袁术在南阳“钞掠为资、奢淫骄肆”的消息,大力败坏他的名声,以此揽聚汝南的士民之心,并及号召汝南各县坚壁清野。这样,不能够得到地方上的支持,吕布、桥蕤、纪灵等的攻势就算再猛,亦必后继无力。

    一个是徐卓的观点。

    徐卓认为:於今陈、梁的援兵都在平舆城下,合城中黄盖部之力,共抗吕布,桥蕤分掠颍川东,与颍川都尉弘咨的兵马相持,也就是说,汝南已经形成了两个战场,而敌我双方的兵力都聚集在汝南西部。如此,我军就可以先进屯到平舆东。

    进驻到平舆东后,有两种情况可能会出现。

    一种是吕布再次分兵,来击我军。一种是吕布不分兵来击。

    如是前者,那么在经过桥蕤分兵之后,吕布能派出的部队肯定不会太多,我军到时候就可以视情况,或歼灭之,或固守之。如是后者,则有我军在平舆东,和平舆城中、城外的豫州兵成掎角之势,使吕布“后顾有忧”,料他也就定然不敢全力攻城。

    不管是这两种情况中的哪一种,都将会减轻平舆方面受到的压力。

    徐卓并又建议许仲:李通屯据郎陵,不应吕布之召,可见他对袁术、吕布无有好感,可以遣使一人去见之,争取把他说服,投从我军。而要是一旦能够把李通说服,郎陵在吴房、上蔡的南边,也就是说,位处在吕布、桥蕤部队的后方,东有我军,西有颍川,北边平舆未克,南边又有李通,吕布、桥蕤为不使部队陷入被包围的危险中,很可能就会从平舆撤退。

    待至那时,我军可追击之,可放其归,攻守由我。

    许劭、荀愔的意见是有关政治方面的,徐卓的意见纯是军事观点,这两条意见正好互相弥补。

    许仲即将此两议采纳。

    次日,一边传檄汝南各县,许仲一边领兵离开山桑,继续西进。

    山桑县曾为本朝中兴名将山桑侯王常的封邑,县西南边有一个聚落,名叫垂惠聚,本朝初年,王霸、马武攻苏茂、周建於此,围困半年,后以火攻,城土都被烧成了红色,此地因又被后人称为“红城子”。马武是南阳人,王霸是颍川颍阳人,两人后来都名列云台。

    前年荀贞从豫入徐,就任广陵太守时,经由过山桑,当时曾对许仲等诸将讲过一些王常、王霸、马武的故事。离开豫州三年了,许仲这次以偏将军的军职,重返豫地,领数千虎士,援平舆,将再战吕布,他虽是素来寡言,不露声色,然於面巾的遮盖之下,他内心中实也是颇有波澜的。有没有以王霸等的功勋成就自励?旁人不知,他自知晓。

    过垂惠聚,行数十里,是下城父聚,此地为秦末陈涉被其御者庄买所杀之地。

    过此处,再向西行百余里,是宋国。承上古之制,本朝亦有“三恪”,“恪”即“客”,三恪就是封拜前代王室的嫡系后人,待以客礼,赠给封邑,使祭祀宗庙,以示本朝所承继统绪,标明正统。中兴后,周朝的后裔改封卫公,殷商年代久远,早在前汉时就不能确定其后,因孔子自称殷人,遂以孔子之后祭祀商汤,光武把孔子的后裔改封为宋公,食邑便是宋国。

    宋国在平舆的东北方向,两县相距两百余里,中有颍水为隔。吕布等已知许仲带兵入豫,为阻其来援平舆,他使瞿恭等领兵屯驻颍水南岸,扼守渡口,以图断许仲进路。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