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2 许显奉令提兵援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2 许显奉令提兵援

    荀贞心道:“袁术是不是傻?”

    看着放在面前案几上的军报,荀贞真怀疑自己看错。www.147xs.Cc 更新快无广告。

    戏志才注意到荀贞呆呆地目观军报,一言不发,好像非常吃惊的样子,说道:“明公,袁公路自以公族子弟,无有长才,向来以气高人,‘路中捍鬼’者是也,只不过是凭家声而乃为世知,方今他据南阳一郡,环边皆大雄,纵折节尽谋,亦或无能为也,却竟毁盟犯豫,观其举动,猖狂放肆,妄男子耳!”顿了下,见吸引到了荀贞的注意力,接着往下说道,“唯其人虽妄,到底袁姓,孙侯远在河内,闻与张稚叔战正酣,只怕难以及时回师,孙侯迟归,则豫内无人可抗其名,兼以吕布,战将也,桥蕤、纪灵亦非庸夫,因是黄公覆两战皆败。明将军与孙侯相与莫逆,事急从权,当此之时,不宜再循旧章,忠之见:可即择精兵强将速援汝南。”

    戏志才的这番话总共说了三层意思。

    袁术是个无知狂妄之徒,这是第一层意思。袁术虽然狂妄,到底是袁家子弟,孙坚远在河内,被他留在豫州的徐琨、弘咨、朱治、黄盖等大多出身不高,又是外州人,在名望上无法与袁术抗衡,由此导致汝南的强豪纷纷投从吕布等,致使黄盖连败,此是第二层意思。汉家制度,州郡长吏无诏不得擅出境,现下这条规定虽早已是名存实亡,荀贞此前攻徐州、月余前攻泰山都是无诏而行的,但他与孙坚毕竟是盟友,要表示尊重,所以今年四月入鲁,他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征求孙坚的同意,然而“事急从权”,既然荀贞与孙坚是盟友,莫逆於心,那么现下汝南告急,这个时候就不必再等着孙坚请他入境再去驰援了,此为第三层意思。

    荀贞点头表示同意,又再看了一遍案上的军报,将之丢在边儿上,摸了摸颔下的短髭,心中已有决断,说道:“诚如卿言,吕奉先,战将也,不可小觑,於今他又连胜,士气如虹,更不能轻视。……我意檄徐将军驰援,卿以为如何?”

    孙坚认为荀贞会遣许显带兵援豫,但荀贞首先想到的却不是许显,而是徐荣。

    徐荣和吕布都曾在董卓帐下,两人皆出自边地,人各骁勇,俱善骑战,而且战术修养都很高,吕布不必说,徐荣可是打败过孙坚,也打败过曹操的。并因与吕布尝同为董卓部属之故,想来徐荣对吕布以及他麾下诸将校们的用兵风格应该都较为熟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荀攸、荀彧、张昭等也在座。

    荀攸想了一想,有点不同的意见,对荀贞说道:“陈元悌在扬州,近月活动频繁,数与豫章、丹阳、会稽、吴等郡使者来往,也许会有异动。陶恭祖在丹阳,刘正礼不告而别,目前虽尚未发现他的行踪,然料之他必不会去兖、青、豫,十有八九是去了扬州,此二君与明公皆不睦,陈元悌如是得到了他两人之助,九江、阜陵定有鏖战。此时檄徐将军援豫,似略不妥。”

    荀贞兵入泰山不久,刘繇就悄悄地离开了下邳,走时,连陈家都没告诉,州府闻讯之后,令各郡寻其踪迹,然而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刘繇的人,计算时日,他应是已经出了徐州的地界。

    ——刘繇之所以悄然离徐,不需问,自是因荀贞进攻兖州之故,他身为刘岱之弟,刘岱在兖州没有外敌时,他可以自重声价,不去投奔,而今兖州有了徐州这个强敌,他当然就不可能再仅是独善而已了。退一步说,即使是为了他本身的安危,他也是不能够存身“敌域”的,设想一下,万一荀贞抓住了他,叫他劝降刘岱,该如何是好?这种可能性固然极小,微乎其微,几无出现之可能,然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却也不可不防。

    荀攸的判断很对:刘繇之所以来到徐州,乃因青州黄巾众多,他是为避乱而才南下的,此时自不会回青,他之前没有去兖州,现下徐州已尽露吞兖之意,他单枪匹马的,即使去了兖州也没有多大用处,帮不到刘岱,所以他也更不会去兖州,豫州是孙坚的地盘,他定也不会去,至於荆州,太远了,他大约也不会去,只有扬州,是他最有可能去的地方。

    扬州在徐州南边,陈温与荀谌等间有矛盾,如果能说动陈温发兵攻九江,徐州至少在短期内必就无法再图谋兖州了。

    刘繇极有可能是去了扬州奔陈温,陶谦与荀贞有失州之仇,纵是他年龄大了,可能不再有雪耻之心,但他的儿子、旧部会怎么想?却是说不好。陶谦在徐、扬间很有名气的,刘繇既是宗室,又是公族子弟,与刘岱两人年轻时就以“二龙”之名闻於东夏,在徐、扬间亦有高名,其兄刘岱现又是兖州刺史,当年讨董的诸侯之一,陈温若是得了他两人之助,声势定然大涨。

    是以,荀攸劝谏荀贞,不要在这个时候把徐荣调走。

    徐州五郡的驻兵,除守御本郡之外,各有别的职责,防范扬州、援助九江便是广陵的任务。

    荀贞思忖片刻,以为然,心道:“令仪不可离广陵,如此,就只能调君卿了。君卿持重,果决敢断;布等虽勇,益德可比。再以许公从军,佐以吾族俊秀,文台即使迟归,亦足可御敌。”

    “许公”,是许劭。许劭,汝南平舆人,许氏也是数代公族,许劭的从祖、从父、从兄,祖孙三代并为三公,其家声虽不及四世三公的袁氏,但许劭的名望可要比袁术高得太多,早年月旦评盛行一时,莫说袁术,便是袁绍也畏惧许劭的评议。遣许劭从军,可以抗衡袁术在汝南的影响力。荀氏虽为颍川右姓,然与汝南士族多有交往,再遣一两个荀氏的杰出子弟随从入豫,既有助增强部队在地方士族中的号召力,通过展示荀家子弟的风采,也有利於进一步地提振荀氏在汝南的名望,可谓两全其美。

    思之虑定,荀贞说道:“公达所言甚是。刘正礼行踪不见,九江确需加紧防备,令仪不能离境。这样罢,便檄君卿带部援豫。许公子将德高望重,吾意请他从军,以助声势,如何?”

    张昭与许劭虽然相识未久,关系不错,他笑道:“若有许公从军,击灭吕布等,如唾手之易。”

    荀彧、戏志才等也都赞同。

    戏志才看了眼荀攸、荀彧,然后看向荀贞,笑道:“如能请得许公从军,自是最好不过。只是许公清高士,不可使久劳於俗务,儒林荀君与汝士多善,若能跟从入豫,必有补益,明公何不亦使之从战?”

    “儒林荀君”,说的是州儒林从事荀愔。荀愔博学典章,“八龙”之后,与荀彧是从兄弟,在与荀贞同辈的荀氏子弟中,他是一个佼佼者。荀贞心道:“英雄所见略同!”对戏志才微微一笑,顾对荀彧、荀攸、张昭等人说道,“志才言之有理,那就让吾兄也从军一趟罢。”

    诸人皆道:“如此甚好。”

    荀贞又道:“孟涂从击泰山,进战据守,差强人意。布等北地名将,可使小儿辈稍睹其勇。”檄令,“传檄孟涂,令接檄即日带本部至君卿营听令。”又令道,“传檄君卿,令整备各营,侯许公、吾兄、孟涂到营中,便即援豫。”

    幕府的长史袁绥等也在堂上,离席起身,恭声应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