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0 奉先驰雄击汝南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30 奉先驰雄击汝南

    薛洪说的话让张扬惊出了一身汗,以己度人,他自忖之,若换了是他,必然是会如薛洪之所言,“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定然是不会亲自带着“疑兵”犯险,奔袭敌军腹地的,因是他当即做出决断,传檄河阳,令部分兵马留驻,命杨丑等率主力立刻回援怀县。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孙坚的斥候侦知此事,报与孙坚。

    孙坚时正骑行马上,孙策跟从在侧,他便笑顾孙策,说道:“如吾儿所料,张稚叔无谋者也。”

    他传令部曲,停止向怀县进发,改而向西,间道疾驰,过州县、野王,在温县北的济水北岸设阵以待杨丑等。

    杨丑等接到张扬的命令,留下了千余兵马守河阳,率领主力东进援怀县。

    他们的部队前脚才走,吴景等在对岸获知,立即发兵强渡,收集到的数百大小船只同时泛水,弓弩手在船前,箭矢如雨,落在对岸,对岸的河内守卒兵少,无法抵御,临近岸边,吴景等又选精卒抢滩,一战而便就将对岸的守卒击破。

    随之,程普为先锋,领两千兵卒追赶杨丑部,吴景统余部押后,共向东驰行。

    杨丑接到吴景、程普等渡河的消息时,已经离开河阳有三十余里,回援不及,张扬命他们速援怀县的檄令又在手上,进退失据,不知所从,最终经过军议,决定还是遵从张扬的军令,继续向东,以望在与张扬合力,擒贼擒王,击破孙坚部后,再回师进攻吴景、程普等部。

    兵过温县城,至济水南岸,杨丑等分营渡河,却不意方才半渡,对岸忽起了豫州兵,孙坚亲自指挥,其部两千余人本为挑选出来的精锐,现又占据地利,勇猛进击,渡到河对岸的杨丑等部才下船未久,队伍尚未整齐,更别说列阵迎敌了,顿时溃败,乱成一团。

    杨丑在南岸,还没有渡河,遥望见对岸的情形,大惊失色,部曲诸将校有建议继续发兵渡河,以援对岸的,有建议暂整兵南岸,不要急着强渡的。这两种建议都有道理,杨丑难以抉择。便在此时,后军传来急报:吴景、程普等部掩杀近至。

    前有济水,后有追兵。

    杨丑若是韩信,或可以背水一战,只可惜他既无韩信之智,亦无韩信之勇,不过到底也算是个沙场老将,倒是有些壮士断腕的决断,於是当机立断,放弃了对岸的部队,连带着犹在河上的部曲也不再管了,带着南岸的诸营河内兵士沿济水北行逃遁。

    吴景、程普紧追不舍,道上数次遣轻骑劫杀,连战皆胜,一路向北追了十多里,最后因毕竟是客军,对河内的地形不太熟悉,不敢孤军深入,这才勒部停下,转回济水岸边,迎接已获大胜的孙坚率部南下,两边会师。

    这一仗,孙坚接连用了两次声东击西,先是由五社津潜渡,接着又调杨丑等部回援怀县,加上吴景等的战果,共歼敌三千余。杨丑部的万余兵马,现在尚存六七千人。他沿着济水向北逃奔了六七十里,直到进了波县的县城,方才心情略安,然亦不敢出城进击,固守而已。

    孙坚挟大胜之威,南攻温县。

    温县城中守卒不多,望风而降。在温县城外筑营,孙坚与诸将议策,计划下部的行动。

    由开战至今,不过才数日,孙部不仅成功渡过了黄河,杀进了河内,而且大败杨丑等部,威名远扬,吴景、程普、公仇称等诸文武臣属俱皆神采飞扬,意气风发。

    公仇称蹲在地上,指点铺在帐中地上的河内地图,说道:“怀县,河内之郡治也,今时其城中的守兵虽不算太多,然城池坚固,不易攻取,并且杨丑等现退据波县,由波至怀,百余里而已,一日夜可至,我军如攻怀县,杨丑等必援,是时也,内有坚城,外有敌援,不利於我。”

    孙坚等同意他的分析。

    孙坚说道:“如此,长史之意是吾军不必急着进攻怀县,而是先把杨丑等部歼灭?”

    公仇称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指落在波县的位置,说道:“波县在沁水、轵、野王、州诸县的中间,此县一下,则怀县以西就能尽为明将军所有了!之后,再攻怀不迟。”

    孙坚问吴景、程普、孙策等:“汝等以为呢?”

    吴景、程普都赞同公仇称的意见。

    孙策也赞同,他再次请战,说道:“父侯击波县时,张稚叔必然不会坐观,他定会遣兵相援,策敢请父侯给策兵千人,设伏於野王、州县间,以击其援!”

    野王、州县是从怀县到波县的必经之地,设伏在此,可以“围城打援”。

    孙坚心道:“於今海内纷乱,欲成大事,非知兵能战不可。吾儿固肖我,然如不让他独历疆场,亦难成材。也罢!我便允了他,给他兵马千人,使其设伏,阻张稚叔之援。”当下答应了孙策所请,调忠心勇猛的祖茂率长沙精卒五百听命孙策,两下合兵共计千余,使去设伏。

    从在军中的诸孙子弟中,孙河与孙策的关系最好。

    孙河是孙坚的族子,早前过继给了他的姑父,改姓为俞,孙坚起兵之后,他随从征伐,常为前驱,深得孙坚的喜爱和信用,被待以腹心之任,此前荀贞击鲁国黄巾,孙坚便是派了孙河为自己的代表。因为孙河与孙策交好,孙坚后来在给孙策兵时,就把孙河拨入到了孙策营中。

    孙策得了孙坚的增兵,大喜,半点也不拖延,当天下午就领着祖茂、孙河等与孙坚分兵,二渡济水,北行至野王、州县的地界,一面暂且埋伏,一面遣斥候侦察怀县的情况。

    果然如孙策的预料,在闻知孙坚统带大部沿济北上,围攻波县之后,张扬深惧杨丑等部一旦战败,则河内就将会失去大半的精锐战力,必难再御孙坚之攻,因是急从怀县西边的武德、修武、山阳等县各抽调出了部分守卒,合计两千多步骑,择亲信将以统领之,命令即援波县。

    张扬的援兵行至野王,孙策领兵横出,阻其前进。

    统带援兵的那个校尉是张扬帐下有数的猛将之一,半天之内,他亲自带领精卒出击,三次猛攻孙策的本阵,又令精骑扰击孙策的两翼,孙策兵少,骑兵更比敌人少,战至入暮,阵地出现了动摇。还好因见天色渐晚,张扬的援兵主动回撤,这才使孙策等松了一口气。

    孙策、孙河、祖茂三人商议。孙策以为:“贼将骁猛,骑多,今方战半日,而吾军阵脚已有松动之态,明日如是再战,恐将失利。此出奇制胜之时也!”

    孙河、祖茂问计。

    孙河问道:“如何出奇?”

    孙策已有定计,胸有成竹地说道:“贼将自恃骁勇,今日三次攻吾阵,都是他亲带兵进击,我料明日他一定还会这样做。如此,待至明日,君二人且先养锐守阵,候贼将离阵来攻之时,我率精骑袭击其后,待其阵乱,君二人可尽起精兵,与我并力夹攻,必胜也!”

    祖茂谏止说道:“都尉此计虽善,然都尉乃一军之主,不可冒险,明日可由茂引精骑袭敌阵后,都尉与伯海固守本阵。”

    孙策哈哈一笑,亲热地拍了拍祖茂的胳臂,说道:“若是由君引骑袭敌阵,我只恐诸骑士不肯出死力啊!”听孙河也出言劝止,不同意由他亲自奔袭敌后,他就又笑问孙河,说道,“吾兄自以为骑战之能,比之与我何如?”

    孙河老老实实地答道:“不如都尉。”

    孙策一拍巴掌,说道:“这不就是了?”

    见祖茂、孙河犹想再谏,他笑嘻嘻地说道:“今日与贼战,吾观贼虽众,勇者却稀,明日我不需太多从骑,三十骑足矣,君二人且请看我如何破贼如屠猪狗!事如不成,愿受二君之罚。”

    祖茂、孙河对视一眼,知道劝不了孙策了,只得从令。

    次日,一如孙策预料,敌将急着驰援波县,又是亲自带精锐攻阵。

    孙策坐镇阵中,指挥祖茂、孙河拒守,等到日中,敌人的两次进攻都没有奏效,而因为从昨天到现在,连着已展开五次攻势之故,敌锋渐显疲态,孙策判断出自己出击的良机已到,於是率领预先挑出的三十精骑,从阵中出来,绕至敌阵之后,陡然猛攻。连着多日未雨,天干草枯,孙策分出数骑趁风纵火,祖茂等击鼓呌噪,出阵逆战,张扬援兵大溃。

    孙策等逐北冲杀,斩首三百余级。

    祖茂、孙河领部曲迎接孙策凯旋。

    孙策横矛骑行,时值下午,日光暖丽,映照在他的铠甲上,精光耀目,兵士们仰观之,见他眉目俊美,英气毕露,如睹神人,不知是谁不由地最先拜倒在地,继之很快,近千的步骑兵士,包括孙河、祖茂,尽数拜伏,俱皆口呼“孙郎”。呼声振地,响遏行云。

    击败了敌援,孙策还兵,归与孙坚合。

    孙坚在知道了孙策破敌的经过后,抚其背,喜不自胜,与诸将说道:“吾虎儿也!”后继有人,确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但是,随之不久传来的一道军报,却令孙坚大怒。

    却是:吕布、桥蕤、纪灵统步骑七千余,出南阳郡,进犯汝南,郡内的强豪瞿恭、江宫、沈成等尽皆从附,汝南都尉黄盖仓促迎战,先败於吴房,又败於上蔡,现今退守平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