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29 伯符进献渡河略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29 伯符进献渡河略

    吴景诸将从孙坚之所以来中牟者,就是为了攻占河内,朱俊当初不愿意与孙坚联兵时,公仇称、吴景等文武臣属就已经劝孙坚独自进军了,现下孙坚终於决定北图,诸人自无异议。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公仇称说道:“张稚叔已有备,渡河不易,硬打的话伤亡会不小。称之见:最好不要强渡。”

    孙坚以为然,问诸将道:“卿等可有渡河的良策?”

    孙策被荀贞表为骑都尉,兼以孙坚嫡长子的身份,年纪虽少,位却在诸将之上。

    他看了下帐中诸人,见诸将校,包括公仇称在内,一时间,似都无发表意见的态度,便当仁不让,挺身跽坐,大声说道:“父侯,策有一计。”

    孙坚顾视孙策,面带笑容,问道:“吾儿有何妙计?”

    孙策说道:“前年,董卓击王匡,佯装主力在平阴,而由小平津潜渡,绕至王匡兵后,突然袭击,几使其全军覆没。策愚见:父侯可鉴此战为例,今攻河内,亦用声东击西之计。”

    平阴,即后世的孟津。小平津与孟津都是河南尹境内重要的黄河渡口。中平元年,黄巾起事,并连八州,声势煊赫,灵帝为警卫京都的安全,置八关都尉,其中就有孟津和小平津。

    “声东击西”这条计策,公仇称也想到过,只是出於他某方面的考虑,他认为此计或许会难以奏效。他当下捻着胡须,担忧地说道:“董卓击王匡事,发生在两年前,距今甚近,所谓‘殷鉴不远’,张稚叔,宿将也,恐怕不会上当。”

    孙坚问孙策道:“长史此言,吾儿以为然否?”

    孙策先冲着公仇称一笑,然后转对孙坚,回答说道:“张稚叔若是与长史一般想,那么此计就成了。”

    这话说得有点绕嘴,但帐中诸人都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孙策这是在说:如果张扬和公仇称的想法一样,都认为因为“殷鉴不远”之故,孙坚应该不会效仿董军渡河之故智的话,那么孙坚偏偏采用此策,就正好是“击敌不意”,必能成功。

    公仇称等帐内诸人听了,各自思忖,均以为:孙策言之有理。

    孙策又对孙坚说道:“孙子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吾师手书战例三则,项王彭城大胜,一也,高祖暗渡成仓,二也,耿弇袭克临淄,三也。张稚叔固然宿将,号称勇武,然观其既往,攻壶关不能下,继为於扶罗所擒,是可知其人之无智矣!今父侯提精锐之兵,佐以出奇之计,攻此勇而无谋之徒,击之必破!”笑对公仇称等说道,“稚叔虽二千石,待缚之虏耳!”

    “吾师手书战例三则”云云,却是此前程嘉出使豫州时,奉荀贞之令,给孙策和孙权各带了一件礼物,分别是荀贞手注的《孙子》和荀彧手注的《春秋》。

    在这本手注的《孙子》中,针对孙子在书中阐述的各种用兵之原则及谋略,荀贞选取了一些相应的战例写在侧边,作为注释的一部分,以增强读者对孙子原文的理解。孙策收到这本书后,爱不释手,日夜研读,诵习至今,对包括战例在内的荀贞的手写注释都已可倒背如流。

    孙策美姿容,一笑起来,更令人见之心喜。受孙坚的影响,他平时也言笑无忌,时而还会讲些笑话,尤使人觉得亲近。是以,公仇称的意见虽然被他反对,公仇称却毫无半点不快。

    孙坚抚须颔首,问帐中诸人:“吾儿此言,卿等以为然否?”

    公仇称、吴景都被孙策说服了。

    诸人皆道:“都尉言之甚是。”

    由是,孙坚做出决定,便按孙策之计,采用声东击西的办法,北渡黄河。

    孙策请战,说道:“策请为父侯先锋,为父侯破敌擒虏!”

    张扬和张辽、吕布都曾是丁原的臣属,当年张扬、张辽并以勇武而被丁原辟为州从事,吕布则是丁原的主簿,三人俱是并州人,因与张辽、吕布一样,张扬部曲中的精锐也均是并州猛士,并、凉边疆之地,向出精卒,所以张扬虽被孙策说为是“有勇无谋”,然孙坚对他部队的战力却并不小看,不舍得用孙策为先锋,笑道:“吾儿兵少,不足先发,从我在中军可也。”

    孙策毕竟年少,孙坚拨给他的部曲不多,只有数百人,确是不足以作为先锋渡河略地。

    孙坚分给吴景、程普等五千兵士,令出中牟,至平阴县,大举收集船只,佯装要由孟津、小平津渡河,自与孙策、韩当、祖茂等引精卒两千潜行至巩县。

    巩县有一渡口,名为五社津,新莽末年,新市兵的主将朱鲔屯驻洛阳,趁河内兵力空虚的机会,欲袭取之,便遣将北上,即是由五社津渡的黄河。后来,光武遣贾复南下击郾,贾复亦是经五社津渡的黄河。此地也是河南尹境内的一个重要的黄河渡口。

    平阴离中牟远,巩县离中牟近。

    孙坚带兵首先抵达了巩县,他传令各营偃旗息鼓,伏在巩县城外,然后命公仇称等秘密采购木罂,——此乃昔年韩信渡河击魏王豹时用过的一个办法,木罂是一种木制的容器,口小腹大,把一定数目的木罂绑在一起,放於水上,便可当作木筏使用。

    吴景等打着孙坚的旗帜,号称步骑三万,迤逦行军到了平阴,一边大举收集船只,一边放出风声,说是要在五日内渡河北上,进攻河对岸的河阳等地。张扬闻报,果然中计,忙不迭地调兵遣将,命以杨丑为主将,统兵万余,进驻河阳,以图坚守北岸,阻击豫州兵渡河北犯。

    吴景等到达平阴时,孙坚已率部在巩县潜伏了两天,又经过一天,收集到了足够的木罂,捆扎成筏,於这日夜间发兵暗渡。

    五社津的对岸,西为温县,东为平皋,正对着的是州县,州县、平皋东边不足百里则便是河内的郡治怀县,张扬现就在怀县城中坐镇。因为无备,孙坚部轻松渡河,到得对岸,他却是既不攻温,也不击平皋与州,率部急行,从平皋、州县间穿插而过,直扑怀县。

    平皋、州县等地的守兵哪里想到孙坚居然从五社津过了黄河?因孙坚过河之后,伪打旗帜,虽只两千兵,却号称万人之故,这两个县城的守卒皆不敢拦击,急报怀县。

    张扬闻之大惊,他的长史薛洪进言说道:“孙文台,荆州悍将也,今被其用计过河,怀城内守卒不足三千,恐难抵御,将军宜急调河阳驻兵回援。”

    有人反对薛洪的建言,说道:“安知孙文台部不是疑兵?如因此而把河阳的驻兵调回,则对岸孟津、小平津的豫州兵就能轻松渡河,是为开门揖盗。待至那时,则吾郡危矣!”

    薛洪说道:“孙文台,豫州之主。谚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况一州之牧乎?他既然敢急袭怀县,吾料豫州兵的主力必是被他所带,孟津、小平津之敌,才定是疑兵!”

    他下拜堂上,急切地对张扬说道:“将军,文台虎将,统万众急袭来犯,如神兵天降,怀县内外兵民震慑,如不速调杨丑诸部回援,怀县一旦失陷,何止吾郡危矣?河内将不复为将军所有!事急矣!可速决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