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27 朱公伟奉天子诏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27 朱公伟奉天子诏

    急报的内容说的是:李傕用天子的名义征召朱俊入朝,朱俊的部曲将士皆谏言不可,多以为与其入朝,任一虚职,被李傕等控制,不如与荀贞、孙坚等合兵,进可扣关长安,建立大功,退亦足可观视形势,号召山东,孙坚也苦苦劝谏,拿皇甫嵩早年受董卓之召入京后的遭遇为例子,极力劝说朱俊不可入朝,但是朱俊却不肯听从诸将、孙坚的劝言,决定应召赴长安。

    荀贞自是不知,征召朱俊入朝的这个主意乃是贾诩给李傕出的,然而朱俊奉召入朝的这个决定,他却是看得很清楚,对孙坚和他在政治舆论上必然将会是一个大的打击。

    荀贞、孙坚两人虽俱善战,而今各有不小的地盘,现下的官职也都不低,李傕更是曾以“前将军”这样的贵重职位来拉拢荀贞,但说到底,他两人一来年岁不算太大,成名都只是在近十年间的事,并且主要还都是以军功出名,尤其孙坚,与德操无关,二来他两人都没有在朝中任过公卿这样的职位,因此论及在山东诸侯中的威望,实非特高,因是之故,他两人才会推举朱俊为盟主,以进关迎天子还洛阳为名义,用调停幽、冀相争为借口,趁机扩张地盘。

    现下,朱俊却将要奉召进京,——事实上,可能在孙坚的这道急报到时,朱俊已经在去长安的路上了,如此一来,对荀贞、孙坚自然就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试想一下,他们的盟主都受召进京了,等同是变相认可了李傕、郭汜等在朝中的合法地位,荀贞、孙坚还怎么再斥李傕等为贼?还怎么再用“进关迎天子还洛阳”为名义来指责袁绍、公孙瓒,“调停”幽、冀之争?除非把朱俊也大骂一通,和他划清界限,骂他“阿附贼势”,轻一点,可骂他“屈从贼势”,否则,就断难再用之前的名义与借口来捞取实惠了。

    那么,能大骂朱俊么?

    显是不能。

    荀贞、孙坚皆曾是朱俊的“故吏”,朱俊更可算是孙坚的伯乐,他两人之前推举朱俊为盟主时,又把他抬得很高,非常夸赞,却又怎能转脸之间就改而斥骂?

    荀贞“恨铁不成钢”,说道:“昔皇甫公奉董卓召入京,若非坚寿之请,险些遇害,前车之鉴不远,朱公却如何竟蹈皇甫公覆辙,亦受召入朝?”连连叹息。

    荀彧也在堂上,他看完了孙坚遣人送来的这道急报,沉吟多时,说道:“朱公既已决意应召,此事料难改矣!当务之急,吾兄应当立刻传檄海内,述以两事。”

    “哪两事?”

    “先有皇甫公,后有朱公,虽知朝廷为贼挟持,而应诏即行,忠心汉室,可为臣表。此其一事。吾兄与孙豫州统虎士十万,联东夏、荆扬之州郡,不日就会入关,迎天子还洛阳,李傕、郭汜诸贼如胆敢危害朱公、皇甫公这样的忠臣,则待吾兄入关之后,必诛灭之,以为报仇。”

    戏志才、荀攸等皆拊手说道:“以此为应对极善!”

    第一,称赞朱俊、皇甫嵩。

    首先,皇甫嵩应召入朝是多年前的事了,把皇甫嵩拉进来,可以降低朱俊应诏入朝这件事对当下的影响,其次,虽是称赞皇甫嵩、朱俊可为臣表,却仍是把李傕、郭汜等视为了贼。

    第二,威胁李傕、郭汜,如果敢杀害皇甫嵩、朱俊,荀贞等就必会为他两人报仇。

    看起来是关心皇甫嵩、朱俊的安危,然其言中未尽之意却是人人皆能看出,何为“联东夏、荆扬之州郡”?表明虽然朱俊应诏入朝了,但荀贞、孙坚却将会依然继续“调停幽冀之争”。

    荀彧所述之此两事,既赞誉了朱俊入朝的“忠心”,又委婉地说明了荀贞“调停幽冀之争”也是出於“忠心”,并进一步地说,当朱俊入朝后,可再加上一条,那便亦是出於对朱俊、皇甫嵩的“关心”,可谓是最大限度地化解掉了朱俊入朝这一事会给荀贞、孙坚带来的影响。

    荀贞想了一下,同意荀彧所说,事不宜迟,当即令唤来陈仪,命他按荀彧的意思起草,写毕,荀贞亲自修改,使人即刻赶赴中牟,送给孙坚观看,等孙坚看了,他若是同意,就联名发檄。

    因为事关紧急,前去中牟的信使日夜兼驰,数日后即到了中牟县内。

    孙坚看罢,当场表示同意。

    於是,两人联名,同时传檄,昭示海内。

    朱俊此时已经离开中牟,在去长安的路上了。

    半道上,他在一个县寺中看到了这道檄文。

    看完,朱俊对随从们说道:“贞之、文台推吾为主。赵公来书与吾,以为贞之、文台托以大义为名,实是为私利图。贞之越境攻泰山,文台至中牟后,数请与吾联兵击河内,观他二人举动,确如赵公所言。我为何奉诏入朝?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袁本初、公孙伯珪互攻不已,袁公路、刘景升乱战争荆,贞之、文台谋并泰山、河内,山东州郡如此,焉能共举大事以灭诸贼,迎天子还洛?一个空头的盟主不做也罢,还不如去到朝中,李傕、郭汜小竖,樊稠庸儿,皆无远略,又各拥部曲,吾料他们早晚必会内乱,待到那时,吾乘其间,大事何愁不济?”

    朱俊这次去长安,不是只带了几个随从的,跟着他同去的还有他的家兵、一些部曲。他的家兵和这些部曲跟着他经过历战,俱可谓精锐,人数虽不算太多,但如果李傕、郭汜等之间真的如他所料,出现内乱的话,以他的这些兵马,联合长安的忠心势力,的确是有成事之机。

    听了朱俊的这番话,他的随从们才知道了他为何不顾皇甫嵩的前车之鉴,执意要去长安。

    诸人都很感动,看着朱俊已经花白的头发,虽然苍老却依旧刚气的容貌,有的乃至泪下,哽咽地说道:“若山东州郡都能有明公这般的赤诚忠贞,这海内之乱又怎会延宕至今!”

    朱俊皱起眉头,斥道:“汝曹亦丈夫,哭什么?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按剑挺身,出到室外,向西朝着长安的方向,眺望天空,振奋地说道,“黄巾起时,天下震乱,百万黄巾犹被我与皇甫公、卢公等共剿灭之,区区凉州贼子又算的甚么!俟灭此诸贼,再转向山东,本初、公路、贞之、文台诸辈便是各有私心,诏命到处,难道还敢逆反不从?海内不足定也。”

    朱俊回顾跟着他从室内出来的随从们,见刚才哭泣的那几人虽然不再哭了,可眼圈都还红着,因是训诫他们,慨然说道:“吾虽老矣,尚怀壮烈,卿等年轻,更应怀忠履义,自励不息!”

    诸人皆应道:“诺!”

    :。: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