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22 鹄备分得胜负机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22 鹄备分得胜负机

    郯县,州府。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从兵入泰山以来,泰山、兖州,包括扬州九江等地的军报络绎不绝。

    连着好些天,荀贞都没有能好好地睡上一觉了,不过他是经惯了战事的,越是军情多,他越是精神振奋,是以虽是多日未曾安眠,却是丝毫不觉困倦。

    他拿着新从荀成部发来的一道军报,笑对在座的戏志才、荀攸等说道:“应仲远果数遣兵援牟县,已堕元直计中矣!仲仁这道军报里说,昨日又有八百余的泰山兵到了牟县城外,与羊秘等各营合兵,这已是应仲远的第三次增兵了,前后合计,目前援救牟县的泰山兵已达有三千余。可以料见到,泰山西北诸县现下必已然守御空虚。”

    泰山郡虽是大郡,民口多,但到底只是一个郡而已,据战前情报,加上泰山北部、西部沿边抵御鲁国、青州黄巾入掠的各县县兵,也不过只有步骑七八千人,开战后,应劭两次募兵,共得兵四千余,也就是说,泰山郡的能用之兵是一万两千多人。荀成、臧霸两路兵马,先前已经相继歼敌数千,牟县城中又有两千余的守卒,加上这三千多的援兵,确然可以清楚简单地算出,泰山郡西北七县中,此时必定是守卒寥寥了。

    荀攸从另一个方面也做出了和荀贞同样的判断。他说道:“应仲远此次给牟县增兵,只遣了八百余人,尚不足千,可见他手头上确是没多少的部队可派了。”

    他顿了下,对荀贞建议说道:“刘、陈、江诸营虽然暂时阻挡住了刘公山、鲍允诚的援兵,然毕竟是在‘客地’作战,辎重补给不易,难以持久,既然已把泰山西北诸县的守卒大多调至牟外,攸以为,明公可檄令荀、臧两位将军寻机破敌,继拔牟县,再进克泰山西北了。”

    荀贞问戏志才:“志才,卿以为呢?”

    戏志才与荀攸的观点相同,说道:“公达所言正是。”

    “好,那我便檄令仲仁、宣高,命他两人破敌略地!”

    荀贞当即手书檄令一道,命人即刻给荀成、臧霸快马送去。檄令刚被送走,外边来了一个幕府吏员,奉上了军报一封。荀贞拿过来看,见是从兖州任城送来的,拆掉封泥,展开细阅,看罢,哈哈大笑,对戏志才、荀攸说道:“公达才说起兖州,玄德就有捷报送来!”

    戏志才、荀攸询问详情。

    荀贞示意侍吏把刘备的这道军报给戏志才、荀攸拿去,由他两人自看。

    荀攸请戏志才先看,待戏志才看完,他才看,待看过了,抬起头来,与戏志才对视了一眼,从这道目光对视中,两人知道了对方所想正是自己所奇,皆笑了起来。

    荀贞问道:“卿二人缘何发笑?”

    戏志才笑道:“吾与公达所笑者,是奇刘将军竟也能用诈计。”

    荀攸笑道:“刘将军素以仁厚著称,今观其捷报,却不意他也会出奇用诡。”

    却是:刘备提兵到了任城县后,先是与陈褒合营,继之不久,在半个月前,也即荀成、臧霸会师於牟县城外的前后,眼见泰山郡的形势岌岌可危了,刘岱终於决定发兵,援救泰山,为阻其进兵之路,荀贞传檄给刘备,命他率本部北至樊县安营布阵。

    樊县属任城国,北邻东平国。刘备的兵马在这里一驻扎,陈褒、刘备、江鹄三营就连成了一线。他们这一条防线,正挡在了泰山郡与兖州腹地之间,是刘岱、鲍信援助泰山的必经之地,不把他们击破,刘、鲍的兵马就无法抵进泰山,——除非走济北国的北部,可济北国境内现今黄巾数万,这条路显是难走,几无可能。

    於是,鲍信亲带兵,击东平国内的江鹄营,刘岱所发之援兵则攻打任城国内的刘备、陈褒营。

    四天前,荀贞接到了江鹄的一道军报,乃是江鹄小败於鲍信。

    在东平国,江鹄得到东平相李瓒的相助,与东平国的郡兵合兵一处,计有四千余人,而鲍信带去援泰山的部曲只有两千余,江鹄性子悍勇,自恃兵多,打算全歼鲍部,便遣兵断了鲍信部的退路。鲍信侦知后,对部曲说道:“细眼儿向有悍名,今吾军退路为其所断,不死战,则吾辈死无遗类矣!吾闻之:狭路相逢勇者胜!”其部曲戮力,於禁等冲锋陷阵,而江鹄这边,其兵马虽众,可他却难以顺畅地指挥东平国的郡兵,最终小败,然而鲍信也没能破其营。

    或许是受了鲍信这一场胜利的鼓舞,刘岱所发之援兵对樊县之刘备、任城县之陈褒发起了猛攻。进攻刘备营的兖州主将且还分兵劫刘备的粮道,抢走了一批从合乡送去给刘备的粮秣。刘备部中的军吏有些为此惊慌,刘备倒是镇定自若,大概在经过与长史殷纯、都尉卓膺、司马士仁、掾属栈潜等的商议之后,反决定借机用计,即戏志才、荀攸所言之“诈”和“奇诡”。

    在前天夜间,刘备假装粮秣不继,烧了营寨,伪做要撤退回任城县。进攻他这一营的兖州主将发现后,上了他的当,立刻带兵追击,进入到了刘备提前设下的伏击圈中,为刘备所败。

    刘备取胜后,没有追歼败北的敌兵,返回到了樊县,仍旧筑营坚守。

    荀贞适才接到的那封刘备送来之军报,所讲的便就是他击败敌兵、仍固守在樊的经过。

    听了戏志才、荀攸的话,荀贞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玄德老於行伍,屈指算来,中平元年至今,他亦是已征战十载了,沙场临敌,稍稍用奇,何足怪也!”

    荀贞却是不知,刘备也是不知,那个中计的兖州主将之所以会上当,实际上正是因为受了刘备此前名声的迷惑,当他要带兵追击刘备时,他帐下有吏恐这是刘备之计,上言谏止,这个主将却不以为然,反驳说道:“奇非智将不能出。刘玄德虽为镇东所爱,而素来不曾闻他有何智谋,况且今他趁夜烧营寨而遁,亦足可见去意之真,必非用计。”因此这才中伏战败。

    荀贞沉吟稍顷,对戏志才、荀攸等说道:“卿等以为玄德在军报末尾所言之事可行与否?”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