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20 拜徐州用计离乱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20 拜徐州用计离乱

    闻报莱芜降,荀成颇喜,对郭嘉说道:“省我军民力,又活莱芜一县百姓,使免遭兵灾,不致饥亡,或死矢石,用一个守将的首级,全此一城之安,此中郎之功也。www.147xs.Cc 更新快无广告。”莱芜既破,荀成即调王融部曲三百余赴莱芜暂负守城之责,檄令陈午率部还军,共击牟县。

    牟县与泰山郡的郡治奉高接壤,两县相距不足百里,如果说盖县是泰山郡的东北大门,那么牟县就实为奉高的堂门,此县一破,奉高以东便再无屏障,故此,应劭在这里放了两千余的兵力,此两千余兵俱是如“冲坚营”一般的泰山精锐,加上坐守此城的主将是应劭的死忠,并有应劭的从弟、从子各一人在城中参谋军事,又及奉高就在牟县西边,应劭随时可遣援兵奔救,因是,牟县的守卒说起来虽不如盖县多,如想要攻破,却必不会容易。

    荀成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也确如他之所料,陈午率部还军后,荀成指挥诸部,全力围攻牟县十余日,而牟县犹坚不破。

    这一日,臧霸领军由南行至。

    荀成自入泰山境至今,只不过攻破了盖县、莱芜两座县城,而臧霸作为本地人,他的家乡华县又在泰南,与泰山南部诸县的豪杰他多相识,在这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所以,却是已然相继攻下了南城、费国、华县、南武阳四城,尽取得了洙水、沂水以南的泰山半郡之地。

    由南武阳北上,渡过洙水,臧霸行军百余里,抵至牟县城外,与荀成合兵。

    徐州兵的军势遂大振。

    荀成大会诸将,议论接下来的作战。

    荀成是主将,自在主席落座。臧霸为副将,位仅次荀成,坐在荀成席下,并与荀成一样,是独坐一席。陈午、孙观、吴敦诸校尉又在臧霸席下。郭嘉、徐卓再次之。羊琮、高堂隆等文武吏又再次之。王融、公孙犊也在坐,他两人目前尚无官职,王融算是“客卿”,荀成特别礼重,请他与臧霸相对坐。公孙犊的家世远不及王融,又是被俘而降,年岁亦轻,陪坐末席。

    帐外甲士值卫,奉荀成的军令,大帐周围百步内无有召令,不得有人靠近。

    议论接下来该如何作战之前,荀成先把最新得到的一封幕府军报告与诸人知晓。

    他说道:“李傕诸贼挟持朝廷,拜刘景升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封成武侯,仪同三公,又使刘景升督交、扬、荆三州军事。并於日前,李傕诸贼遣使到了郯县,托以天子之名,拜吾兄为前将军,假节,督青、兖、徐三州军事,仪同三公。”顿了下,接着又道,“李傕自领车骑将军,郭汜为后将军,樊稠为右将军,张济为镇东将军,领兵出屯弘农。”

    臧霸也得到了这封军报,听了后尚能不动声色,余下的陈午等人在闻过之后,则是表情各异。

    有的高兴,有的皱眉,有的思忖。

    王融很高兴,喜道:“徐州今得假节,督青、兖、徐三州军事,这真是锦上添花!融以为,可即刻传檄牟县、奉高,述以此诏,则诸县必不攻自下,应仲远定献郡而降矣!”

    荀贞的地位越高,孙观、吴敦等作为他的属臣,当然也就会跟着水涨船高,是以,孙观等也很高兴。陈午有点政治头脑,却是微微皱眉,心道:“主公以调停幽、冀之争,共讨李傕诸贼为名,借道泰山,今如接了李傕等假天子名义的这道‘诏命’,那这泰山是打还不打?”

    羊琮、高堂隆等也都想到了这一点。

    高堂隆问道:“李傕诸贼既已封拜袁公路,又怎么会封拜刘景升?”

    李傕等为拉拢袁术,先前已经遣马日磾拜袁术为左将军,而今却又封拜刘表,确是令人纳闷。荀成答道:“闻是刘景升遣使入长安上贡,李傕等因是遣吾乡人元常等赴襄阳给其封拜。”

    袁术得了李傕的封拜,刘表於大义上立刻落处下风,所以他马上遣使赴长安进贡,因此得了朝中的诏拜下来。

    羊琮迟疑说道:“君侯传檄州郡,推朱公为盟主,号召天下共击李傕诸贼,李傕等不以为怒,却反授拜君侯,……他们这是何意也?”

    郭嘉笑道:“不止授拜主公,也不止授拜刘景升,李傕等还遣了使去见公孙伯珪,对伯珪亦有封拜,拜他为了镇北将军。”郭嘉和徐卓作为谋主,掌握军机,对幕府的这道军报亦是已经读过。李傕封拜公孙瓒为镇北将军的事,荀成刚才没提,郭嘉这时道出。他顿了下,接着说道:“对景升、公路、伯珪与主公各有授拜,唯对袁本初非但未有授拜,李傕更自领车骑将军,其等之意图已经表现得十分明显了,这显然是为了孤立袁本初!”

    早前,王允掌权后,欲解散凉州兵,当时有人劝谏,说“凉州人素惮袁氏而畏关东,今若一旦解兵,则必人人自危”,这个“袁氏”虽未指明到底是袁家的某一人,又或是袁氏这个宗族,但闻者皆心知,说的其实就是袁绍。李傕等对袁绍确是忌惮非常,因此,荀贞虽然号召海内共击李傕等,但李傕等人为了“团结多数”,“孤立袁绍”,却能“不计前嫌”,反而以“前将军”这样的贵重职务相授,——当然,李傕、郭汜等之所以能这样做,以郭嘉、徐卓之料,却也必非全是因他们本身的肚量和长远眼光,这其中定有谋士之功,或是有谁说服了他们。

    郭嘉、徐卓料之无误。

    封拜荀贞为前将军云云的这道诏书,的确不是李傕等人单独做出的决策,而是贾诩的建议。

    因为了贾诩的建言,李傕等人才得以攻陷长安,挟天子以令天下,对贾诩,李傕等人都是极其的敬重,既亲近又畏惮,由是,对贾诩的建策他们差不多是“无不从之”。

    初闻荀贞号召州郡共击李傕等时,李傕等尽皆恨怒,贾诩却不以为意,他对李傕等说道:“镇东推朱公为盟主,名托以联州郡以击诸位将军,诩观之,其意实在青、兖。他不过是想趁袁本初与公孙伯珪相争,两人皆暂无力东顾之机,囊青兖入掌中罢了。诩以为,诸位将军不仅大可不必因此发怒,更不如干脆授拜镇东以贵职,”

    李傕等不解贾诩之意。

    李傕问道:“授他贵职?”

    “正是。”

    郭汜怒道:“荀贞之詈吾辈为贼,妄言合关东兵共击吾等,吾等不发兵去攻他已是难得,却怎么竟还要授他显贵重职?这岂不是自弱威风,涨他志气么?”

    李傕亦忿忿,然因知贾诩高谋,强忍住怒气,问道:“为何?”

    “镇东以击诸位将军为名,他今如挡不住贵职的诱惑而接诏拜,则是前后不一,必为天下共讥嫌之。其人虽善战,拥一州地,而如为天下共嫌,日后将不足为虑矣。”

    “如他不接呢?”

    贾诩撩了撩胡须,微微一笑,说道:“不接亦无妨。”

    “此言怎讲?”

    “镇东污蔑诸位将军是贼,诸位将军反给其封拜,如此一来,他不也就成贼了么?即使他不接封拜,而诩以为,山东州郡亦必会有人趁机因此而斥责他,说他‘凛然托以大义,实与诸位将军同党’,离乱其军心,此其一不妨也。镇东如此污蔑诸位将军,诸位将军还给他封拜,正可以此向朝中诸臣、海内士民示诸位将军之宽仁,此其二不妨也。”

    听完了贾诩的话,李傕、郭汜等细细思之,悉以为然,遂乃有了封拜荀贞的这道诏令下来。

    汉家制度,将军之号,贵重无比,尤其本朝以来,莫说重号将军,便是杂号将军亦不常设,凡领兵出征之将,多以中郎将授之,皇甫嵩、朱俊、卢植昔分讨黄巾,可谓荷汉家安危之重任尽於此数人之身,而最初时给他们几人的授任职号,亦是如此。

    天下乱来,诸侯互表,将军之号於是渐多,然尽管如此,诸侯们互表的最多也就是个杂号将军,还大多前边要带个“行”字,即代理之意,不是真将军,如前将军这样的重号将军,除袁绍这样众望所归的之外,诸侯们更是几无人敢自任。

    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之下,就是前后左右四将军。大将军,依照惯例,只有外戚可以担任,骠骑、车骑、卫将军位次三公,不是随便谁都能担任的,皇甫嵩那样的军功,也不过是才任了一个左车骑将军,等於是朱俊共分车骑将军号,袁绍虽是众望所归,为关东盟主,也不过是才敢自领车骑将军,李傕挟持朝廷,亦只是在日前自领车骑号罢了。

    可以这么说,现下海内州郡,单论是从朝廷得到的封拜之将军号的话,李傕之下,就是前后左右四将军了,后将军目前是樊稠,右将军目前是郭汜,此两人皆李傕之党,袁术前时得了左将军之号,荀贞现得被拜为前将军,他如接受了这道诏令,只从地位而言之,已是足能借此凌驾在关东诸将之上,只有袁术可与他抗衡了。

    更不必说,诏令中还有假节、督青兖徐三州军事,以及仪同三公。前后左右四将军位在九卿下,李傕等先是让袁术仪同三公,又让荀贞仪同三公,这是在政治地位上给他两人特殊待遇。

    此道诏令的诱惑力非常大。

    此外,李傕又授拜张济为镇东将军,此亦是出自贾诩之建议,其用心颇为毒辣。

    荀贞现下的镇东将军号是来自朝廷,十分正宗,可张济一被朝廷拜为镇东将军,那也就是说,如果荀贞不接受前将军的诏拜,那么他这个镇东将军就不再是真的,而是“伪”的了。

    却说听了郭嘉的分析,羊琮恍然,问道:“敢问君侯可否应了这道诏拜?”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