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18 府主簿拒降守名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18 府主簿拒降守名

    羊秘领数十步骑护从,出营西行,迎羊琮兵。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次日下午,远见道上尘土飞扬,遥望之,见是一支部队正在行军,待稍近,看到这支部队前边有泰山应劭的旗帜高扬,知是羊琮督援军至,羊秘遂驻马道旁,遣吏过去通报。

    不多时,这个军吏折返回来,面禀羊秘:“‘虽为兄弟,今各有主,沙场临敌,不宜相见’。此羊主簿之原话也。”却是羊秘不肯与羊琮见面。

    羊琮自告奋勇而来,怎肯一面不见就回?料羊秘不会伤害他,便领着步骑从者排列在路中,一副羊秘不见他就不给羊秘让路的架势。羊秘在军中闻得前头来报,说是羊琮把路给挡上了,到底是从兄弟,杀不能杀,不好用强,无可奈何,只得驱马出来,与羊琮在道上相见。

    羊琮下马行礼,说道:“琮见过吾兄。”

    羊秘骑在马上,也不下来,皱着眉头说道:“叔圭,我不是叫你那从吏给你说了么?你我虽为兄弟,而今各为其主,正疆场交锋,怎好私下见面?你怎么不听,反更把我的路给拦住了?”

    羊琮说道:“正因与吾兄是兄弟,所以琮才斗胆拦道。琮有一言,欲禀与贤兄。”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应府君待我恩重,我岂能叛之?你不需多言了。”

    “贤兄之忠义,琮向来都知。只是,琮亦有闻,‘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今镇东将军乃心王室,有意调停袁本初与公孙伯珪之内斗,使与徐州共举兵叩关,以诛灭李傕诸贼,迎天子还洛阳,是故请借泰山之道,以抵平原、甘陵,而应太守世受国恩,不思为报,竟甘为本初爪牙,阻镇东西向,镇东因不得不兴义师来伐,此大义在我徐州也,泰山实理屈。贤兄固是忠义於应太守,可置汉室如何?琮深忧天下识者会说贤兄是在‘助桀为虐’啊!”

    羊秘耐着性子听他说完,笑了起来,说道:“叔圭!你我兄弟,你就不要拿这些大话欺我了。镇东缘何兴兵来犯,其欲何在,正如卿言,‘天下识者’,无不清楚!又哪里真是为了汉室?”

    被羊秘“一语道破”荀贞的真意,羊琮亦不尴尬。

    他趋前数步,到羊秘马下,拽着羊秘的缰绳,放低声音,仰面对他说道:“贤兄!镇东到底何欲,非你我可以知道。但是有一点,琮却是知,贤兄应也是知的!”

    “卿所言者,为何?”

    “以泰山一郡之地,能敌徐州一州之力么?以应太守之能,可敌镇东之英武神明么?”

    羊秘化用羊琮适才的一句话,奉回说道:“此非你我为臣属者可以议论的。”

    “贤兄!泰山必不得保,应府君博学儒雅,然非乱世明君,吾兄何必屈才事之?以吾兄之高才,凭吾家之族望,吾兄如愿附从镇东,何志不能遂?”

    羊秘见羊琮流露真情,他便也实言相对,从马上下来,抚摸羊琮的胳膊,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叔圭,至卿与吾父辈,吾族已经八世二千石,所以得立世间者,正是因为你我的父辈、祖辈代代清高守正,於今应府君有厚恩於我,我怎能在他有难的时候弃之而去?我一旦弃去,则天下人恐就会非议我羊氏无后,如此,则吾羊氏八代之令誉恐就会受污矣!我岂不知泰山必将难存?唯一日为郡朝臣,我便得尽一日之臣道。”

    羊琮劝羊秘投降,是为了羊氏,羊秘不肯投降,同样也是为了羊氏。

    羊琮听了羊秘的这番肺腑之言,恍然大悟,明白了羊秘为何执意不降的原因,他下拜行礼,佩服地说道:“贤兄远见,琮所不如。”站起身,正了一下冠,振了振沾染到衣服上的灰尘,肃容对羊秘说道,“既如此,琮便不阻贤兄援盖,自回营中给荀将军复命了。”

    “你将要怎么对荀将军说?”

    “‘虽为兄弟,今各有主,此吾兄之原话也’。我将以此话回禀荀将军。”

    羊秘欣慰地点了点头。

    羊琮告辞,回到坐骑边儿上,翻身上马,带着护从返回盖县城外的营中,到得营中,果以“今各有主”云云回复荀成。荀成闻之,颇为叹息,对郭嘉、高堂隆等说道:“伯深,忠义士也!”

    羊琮又将羊秘最多一天后就能到达盖县境的情况禀报给了荀成。

    荀成召陈午、孙观、吴敦三人来会,给陈午下达军令:“羊伯深领泰山援兵将至,陈校尉可引本部兵,潜行出营,设阻道上,使不能近盖县城。”

    陈午接令。

    荀成问孙观、吴敦:“城中可有回书?”

    孙观、吴敦依计行事,於前天晚上暗射箭书给城内,诈言臧霸、昌豨反叛,现正转攻东海郡,而下的荀成营里军心大乱,已经接到了荀贞的檄令,命他们三日内拔营还琅琊,他两人担忧回到琅琊后,荀成会把他二人给杀了,所以请降应劭,愿为韦温内应,共击荀成。

    前晚射的箭书,昨天一天,今天一天,若是今天还收不到城内的回书,那么此计就算失败了。

    孙观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

    荀成沉吟了下,又令人召请王融来。

    不多时,王融来到。

    王融正当壮年,今年三十七岁,平时的言行举止,行事作为,有他的从兄王匡之风,仗义疏财,结纳豪杰,亦一尚气任侠之士。

    荀成对他的态度很亲和,亲自出迎,不叫他行礼,携手入帐中,并席而坐,笑谈片刻,荀成说及正事,说道:“记得曾闻君言,君与韦校尉旧识?”

    “融年少时,便与韦校尉相识了。”

    “可有把握劝降於他?”

    王融面现难色,说道:“实无把握。不瞒将军,融如有劝降他的把握,又何需等将军亲问?早就主动为将军分忧了。韦温此人,生性颇拗,是个不知变通的,早年他仕县为吏,县中长吏为仇家所诬,他被严刑拷打,却始终不肯说出半个对长吏不利的字,长吏因此得被释无罪,而他也由是扬名。以此推断,便是融亲入城招降,他料也定不会从。”

    荀成赞道:“又一忠义士!”

    既然王融不能招降,也就罢了。却在这天晚上,荀成几乎已经放弃计取盖县了,只是出於做戏做全套的缘故,仍是令部曲整军,装出次日便要拔营撤军的样子,二更时分,孙观、吴敦急匆匆赶来上报:“城中有回书来了!”献上韦温的回书,荀成览罢大喜。

    韦温终是相信了孙观、吴敦所言,在回书中,与孙观、吴敦约定:等荀成撤兵的时候,他会带兵出城追击,要求孙观、吴敦在那个时候叛乱响应。

    荀成笑对郭嘉说道::“韦温小狡,此必是於城中高处见我军真的在收整辎重,有撤退之意,这才相信了孙、吴二君的话。”

    郭嘉笑道:“纵是小狡,已入将军彀中矣。”

    第二天,为使韦温更加相信,不致临时变卦,荀成令部曲把营垒烧掉,以示不再有围城之意,然后才统带孙观、吴敦部次第返行。行军十余里,斥候来报,韦温果然领兵追击。荀成立即命各部停驻,转向列阵以迎击。韦温军到,遥见荀成部阵列严整,他顿时生疑,却为时已晚。

    荀成提前布置了孙观部埋伏在后,这时一并俱起。韦温军前有荀成、吴敦迎击,后有孙观部掩杀,前后受敌,被两面夹击,战未及半个时辰,即大败而溃。韦温被擒,残部奔北。荀成没有追歼奔逃的盖县残兵,疾挥兵猛进,复至盖县城下。此时的盖县城中已经没有多少守卒,主将韦温又不在,城中大乱,有兵吏反叛,缚了盖县的长吏、县丞,大开城门,请求投降。

    荀成没有入城,而是遣了孙观领本部入城受降,王融也跟着孙观入了城中,协助安抚军民。

    这边盖县方克,那边陈午传来军报:已与羊秘所督之泰山援兵遇上,两下展开交战。

    荀成笑对羊琮说道:“叔圭,还好汝兄所将之泰山援兵晚来一步,否则,这盖县城到底能不能被我军轻松克取,尚未能言也。”唤帐下吏,“带韦校尉来!”

    韦温被捆得结结实实,由十余甲士带来。

    击破韦温部之后,荀成忙着克取盖县,一直没空见韦温,此时见到,拿眼看去,见韦温方面长髯,体量雄壮,一见之下,便即心喜,令人给他解绑,笑道:“久闻校尉大名,今日一见,名下无虚士!”又说道,“听说校尉与子长是旧友,子长刚去了城里,等他出来,校尉可与子长叙叙旧谊。”态度很殷勤和蔼,却是因闻王融所说,敬重韦温忠义,起了招纳之意。

    韦温还没有来得及答话,一人从荀成身后转出,说道:“嘉有一议,奉与将军!”

    说话之人,正是郭嘉。

    荀成纳闷心道:“奉孝缘何此时开口,打断我与韦温的说话?”

    他招降韦温之意,诸人皆能看出,郭嘉此时出来献策议,确是有些不合时宜,但在听了郭嘉所献之策议为何之后,荀成即了解了他为何会打断自己与韦温的说话。

    荀成问道:“中郎有何高议?”

    郭嘉说道:“凡克敌之术,威势为重。盖县小城,犹自守数日,待击奉高,敢请试问将军,多久可以下之?”

    荀成说道:“这……,不好说。”

    郭嘉说道:“嘉所献之议,明将军如采纳之,奉高或会不战而下。”

    荀成大喜,问道:“是何议也?”

    “明将军可尽斩韦温、守军中秩在比千石以上者,及盖县的长吏、县丞诸辈,传檄泰山诸县,明告喻之‘围而后降者不赦’,以震怖其心,则敌城虽坚,不难取也!”

    韦温闻言色变,怒道:“温为主将,斩我一人可也!军中诸吏何其无辜!”

    郭嘉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转回视线,看着荀成,静静等待他的回答。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