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17 偏将军用计赚盖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17 偏将军用计赚盖

    荀贞即檄刘备,命他引本部至任城,与陈褒合兵,并李瓒、江鹄共阻兖州的援兵。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刘备接檄,於当天拔营西进,他行军甚速,於次日下午便到了任城县,陈褒出迎,两人遂会师共驻。

    合乡县中,刘备一走,孙康又被降职,刚升迁得为重军校尉的荀敞便成了主将,镇抚内外,既御时或犯境的鲁国黄巾,又给刘备、陈褒、江鹄转输粮械。这虽是荀敞头次独自领军,肩负重任,但他此前在军中历练已久,一应事宜,却是皆指挥调度的有条不紊,章法谨严。

    荀贞数观他及合乡营中别将的军报,见他行事稳慎,条理有道,甚是欢愉,因颇觉放心。

    却说荀成用郭嘉计,急以示之缓,近以示之远,故意兵行迟缓,入盖县境不远,先是就地筑营,继而遣吴敦用自己的旗鼓,冒充是自己率领主力攻盖县城东北山上的驻敌,然后在这日夜间弃营寨,亲领陈午、孙观各部急赴盖县城池,一夜半日乃至城外,遣陈午击其城外营。

    驻在盖县城外的泰山兵共有七百余,正是一营,皆精锐,号为“冲坚”,早前从应劭击泰山黄巾时,这一营兵士数立大功,是应劭帐下有数的骁勇部曲之一。

    如是正面相斗於沙场之上,两军对垒,陈午虽是号称荀军中的“三陈”之一,为诸校尉中的佼佼者,以沉勇著称,但要想把此“冲坚营”击溃,或者击败,却恐怕也是不易,唯今用郭嘉计策,他们是急袭而来,冲坚营没有做好完全的防备,竟是被他一鼓而破。

    不但冲坚营没有做好完全的防备,城中的守兵也是猝不及备,韦温想要勒兵出城,援救冲坚营,被手下的军吏劝阻。

    军吏劝止他道:“徐州兵骤然袭至,城中慌乱,当此之际,明公不宜发兵,应先使城内镇安,其后再议破敌。并则,吾观城外,攻冲坚营的只是徐州兵的一部而已,其主将旗帜犹未动,若是在明公出城救攻坚营的时候,荀仲仁挥兵来攻,奈之如何!”

    韦温觉得他说得有理。

    因是,虽有不甘,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冲坚营被陈午败,为防荀成趁隙来攻,当冲坚营败后,他下令不许开城门。七百余的冲坚精卒,后退无路,少数战死,部分散逃,余下的弃械投降。

    荀成确是有借机攻城的意图,然见盖县的城门一直紧闭,不曾打开,遂也只能熄了这个念头。

    盖县城西南的渡口敌营,果如郭嘉所料,没有被韦温调回城中,仍是驻在渡口,击破了冲坚营,荀成又遣兵绕城向西南,鏖战半日,再又将此渡口敌营击破。随之,留下孙观部监阻城中,荀成令陈午领部曲至城东南山下,与吴敦合兵,共击山上的守敌。

    陈午打过山地战,吴敦的部曲与臧霸、孙观等一样,也是多泰山人,其中不少原本在山中为“贼”,翻山越岭,如履平地,陈午、吴敦两人又皆久经沙场的宿将,以绝对优势的兵力,虽是从下击上,也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攻上了山顶,消灭了山上的守敌。

    至此,按照郭嘉的谋划,“剪其羽翼”这一步骤已是顺利完成,剩下的,便可从容围攻盖县城池了。陈午、吴敦率部获胜归军,与孙观部一起,在荀成的统领下将盖县包围。

    羊秘在出城巡视的路上,先后闻得城外诸营悉被击破,盖县被围,大惊失色,他只带了百余兵士,人数太少,於是急忙赶回奉高,面见应劭,得了千余郡兵,又亲自率领,回援盖县。

    韦温有些智谋,他知道盖县是泰山东北边的门户,此地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应劭肯定是会派兵来援助他的,又从羊秘的口中,得知了应劭已然遣人南下,去策反臧霸、昌豨等人的事情,因此,虽是城外诸营皆被荀成击破,盖县被围,他却依然较为镇定。

    他虽然镇定,城中的军心、民心却不能镇定,军心惶恐,民心大乱。

    为定军心、人心,韦温诈称获得了一封射书,也即城外用箭射进来的书信,言称应劭将亲率援兵至,又诈称臧霸、昌豨反叛,料荀成部必已军心浮动,定不能久围盖城。城内的军心、人心由是稍安。韦温在城中起高台,使弓弩手居於其上,射城外的荀成营。

    荀成营中。

    荀成、郭嘉等刚刚得到郯县发来的军报,幕府在军报中略述了昌豨叛乱不成、反而身死的经过,随着军报来的,还有荀贞的一道手书。

    荀贞在此书中,把自己遣臧艾、荀濮入臧霸营从战的应变举措给荀成、郭嘉讲说了一遍,在书末,又把自己“只要安抚住臧霸,孙观、吴敦就能放心使用”的判断也给荀成、郭嘉说了。

    这道手书当然是密信,只能荀成、郭嘉看。

    两人看了,荀成向郭嘉问计,说道:“吾兄以为,抚军既安,则孙、吴二校尉便亦会安。中郎意下,以为如何?”

    郭嘉沉吟片刻,答道:“泰山兵吏,一向来所服的只有臧抚军,昌霸者,虽勇冠泰山诸营,然论及威德,却无有也。主公的判断甚是,只要臧抚军不乱,孙、吴就不会有异心。”

    “昌豨反叛之事,孙、吴二校尉尚不知,我是现在告诉他俩,还是等打下了盖县,再告与他二人知?”

    “我闻将军在琅琊时,与孙校尉常欢酒宴,将军与孙校尉的私交应不错?”

    “还算可以。”

    “如此,将军正可推心置腹,示孙、吴二校尉以诚。”

    荀成明白了郭嘉的意思,从善如流,当即采纳。他先召来羊琮、高堂隆等重要的文武吏员,把昌豨叛乱事告与他们知道,接着遣吏请陈午、孙观、吴敦三校尉来见。

    陈午、孙观、吴敦三人相继来到。

    孙观是最后一个到的,他在帐外解下佩剑,步入帐中,行军礼,见过荀成。荀成叫他入席。孙观坐入席中,看了看对面的陈午和临席的吴敦,又看了看在座的郭嘉、羊琮、高堂隆等,再又看向荀成,发觉除了荀成、郭嘉,其余诸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对。

    陈午目光炯炯,吴敦额头冒汗,羊琮、高堂隆等跽坐直身。

    孙观心中一动,想道:“莫不是出了什么事?”问荀成道,“将军召观等齐来,可是有重要的军事吩咐?”试探地问道,“是要总攻盖县城了么?”

    荀成说道:“攻盖县城不急。我有一事,想劳烦君与吴校尉办。”

    “敢问将军有何事?请示下。”

    “我想要你和吴校尉反叛。”

    孙观惊道:“将军此话何意?”

    荀成示意羊琮把幕府的军报递给孙观看。

    孙观才看了几句,就汗水涔涔,顿时明白了为何帐中诸人神色各异,他不等看完,把军报丢下,虽是甲胄在身,却不敢再仅行军礼,离席起身,伏拜在地,口中说道:“将军明鉴,昌豨狗子,此叛乱之举是他一人所为,观实不知情!”

    荀成也站起了身,走到孙观身前,把他扶起,笑道:“吾与校尉相交日久,校尉之忠亮,吾岂不知?校尉何必如此!吾兄有书与我,在书中,吾兄亦道:昌霸之反,已然察清,与臧抚军及诸君皆无关,不久前,吾兄檄令臧艾、荀敞赴抚军营,从击泰南。吾兄若是疑抚军与君等,又焉会如此举为?……校尉不要多心,我适才所言绝非相诈,而实是我之所真欲也。”

    孙观又伏拜在地:“君侯、将军明睿,观肝脑涂地,不能报之。”

    吴敦也离席下拜,亦道:“肝脑涂地,不能报之。”

    荀成叫他两人起身。两人起来后,不敢就入席。荀成亲把他两人按坐回席上。待荀成亦归席坐下,孙观已猜出了荀成方才所言之意,问道:“将军刚才所言,可是要观与吴校尉诈反么?”

    “斥候谍知,泰山主簿羊伯深引兵千余,已在来援盖县的途中,至多两日便可抵至。守将韦温,小有狡智,吾数挑战,而他闭城不出,唯使兵士登高射箭,乱我营内。盖县固非金汤,然兵亦两千许,粮械充足,猝击之,三两日内亦难即克。一旦羊伯深引援兵至,吾料城中军心、士气必然大振,其内外相应,攻之则将更不易矣!是以,奉孝有一计给我:可借昌霸反乱,令君与吴校尉诈反,与城中通书,诱韦温来击。如此,可取盖城矣。”

    孙观、吴敦下拜俱道:“郭中郎妙计,观(敦)敢不受令?”

    荀成顾对郭嘉、陈午等人笑道:“此计如成,盖县在吾掌中也。”

    羊琮听荀成说及了羊秘领援兵将至,自告奋勇,对荀成说道:“伯深,琮之从兄也。琮敢请为将军劝降於他。”

    荀成大喜,说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