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10 曹孟德四策御敌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10 曹孟德四策御敌

    刘表看过荀贞、孙坚的这第三道表后,没有袁术那么多的想法,因为他现下的主要精力都在黄祖部曲与袁术部队的拉锯战上。www.147xs.Cc 更新快无广告。

    自从袁术那边加了一个吕布后,原本相持的战局渐不利於刘表这边。

    吕布真是能战,他的部曲也真是精骑,他加入袁术阵营未久,就帮着袁术把袁术部队在江夏的战线向南推进了百余里,现已将至江夏的郡治西陵。

    西陵在长江的北岸,一旦此地被攻克,那么襄阳的东翼就将受到威胁,袁术部队完全可以由此向西,接着进攻安陆、云杜等县,然后沿汉水北上,配合襄阳北部的袁军,两路夹攻襄阳。

    固然,看眼下的局势,黄祖已亲率精兵入驻西陵,固城坚守,同时吕布也因为数战兵疲,自已回到南阳,而今留在西陵前线的只有他帐下的数部兵马,西陵尚不大可能会在短期内被攻陷,退一步讲,即使西陵被攻陷,袁术部队要想迂回袭至襄阳的侧翼,也还要再攻下数座县城,路途有数百里之远,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却是必须要对此早作提防的。

    因了有这层担忧,刘表尽管看出了荀贞、孙坚这第三道上表的真实用意,却没有投之太多的关注。经与蒯良、蒯越、蔡瑁等商议过后,针对目前之形势,刘表做出了两个决定。一个是军事上的,他决定加强防御,一个是政治上的,他决定遣使去长安,给天子进贡。

    军事上的决定不必多讲,既处下风,理当以加强防御为要。

    他的这个政治上的决定却是在经过蒯良等数次的争论之后,他才下的决心。李傕等确然是贼,然天子在长安,就是朝廷在长安,就是大义在长安,李傕为拉拢袁术,使马日磾授袁术左将军印,假节,封阳翟侯,相比之下,刘表仅一荆州刺史的官衔而已,於政治号召力上大为不如,为能与袁术在这方面抗衡,他只有遣使入朝,以期得虽为贼却掌权的李傕等之封拜。

    同时,他也遣使去扬州,欲与陈温结盟。

    一时间,陈温却是成了一个抢手的香饽饽。

    荀贞、孙坚的前两道上表,袁绍可以不理,这第三道上表他不能不理了。

    拿着这道上表,袁绍示与赵岐等人看,想及此前他对荀贞的帮助,而今荀贞却落井下石,心中大恨,面上神色从容,温言笑语,说道:“镇东、讨逆二君,羽翼稍成,竟便以大义责我,托以朝廷之名,究竟是忠是奸,天下有识者众矣,皆可自辨。”又奋色壮声,说道,“至於汉室蒙尘,贼乱长安,吾岂不知?吾心岂不痛?奈何公孙伯珪叛逆,恃兵强,来夺我冀,我如不与战,冀将为他所有,我又哪里能带兵勤王,灭李傕诸贼,迎天子还旧都?”

    赵岐等皆道:“将军所言正是。”

    袁绍修书一封,遣人送去给曹操,信中他对曹操说道:君与镇东故交,熟知其人,镇东今托名大义,意欲何为?君有何应对策,可回书告与我知。

    曹操没有在魏郡,他先是从兖北回到东郡,继之整军北上,与田楷交战於平原、甘陵,数战皆胜,现已拔高唐,正在考虑下一步的作战目标。

    高唐在黄河南岸,占据了这里,就等於堵住了田楷南犯兖州的进口。接下来,曹操可以沿河向东北进攻,继续攻略平原郡,也可以转而从东郡的聊城、博平等地向北进攻甘陵国。

    接到了袁绍的来书之后,曹操长叹不已。

    夏侯惇等将校问道:“明公缘何叹息?”

    曹操说道:“海内鼎沸,群雄并起,关东州郡互战,尽为私利,几无乃心王室者。贞之、文台的这道上表,看似忠诚,而其意却定不在此。”

    “他两人意不在此,则为何?”

    “贞之先已借追击黄巾为由,进兵强驻任城,又驻东平,今他与文台共上此表,我料他勤王是假,意必在效其故智,欲借本初与公孙伯珪相争之际,找个借口,进一步地谋我全兖。”曹操颇有点痛心疾首,连拍案几,说道,“我与贞之故交,与他初识时,深觉他满腹赤忱,唯思报国,近年以来,其人其行却陡然大变,我也不知他此前的作为是假的?又或是因为有了一州为资,致意满志得,而遂竟有不臣之心?此君折节下士,能得众心,麾下又精兵强将,谋臣高明,善战无前,若能为汉忠臣,则汉家之幸,如不然,我辈之大敌也!是我所以叹息!”

    曹操又道:“孙文台昔讨董卓,亦极忠勇,当年你们也知,关东联兵虽盛,舍躯命与董卓争者,文台、贞之、允诚与我而已,今他却从贞之,甘为党羽,痛哉惜哉!此人虽无士望,知兵敢战,部曲多百战士,精锐能斗,有他为羽翼,贞之若果有不臣心,恐更难制矣。”

    夏侯惇说道:“汉室虽微,而犹有如将军这样的忠臣,镇东、讨逆若真的存不臣心,惇等愿从将军共讨之!”

    陈宫看完了袁绍的来书,思忖多时,对曹操说道:“观镇东、讨逆举止,镇东以广陵太守攻得徐境,强驻任城、东平,讨逆无诏擅破陈、梁,此二君确非良臣,应是如将军所言,此次他两人上表,意必在我兖。袁将军询问将军有何对策,敢问将军,可已有良策相应?”

    曹操不假思索,说道:“我思得有四策。”

    “将军请言,宫敢闻之。”

    “请赵公去书朱公,述说利害,言明贞之、文台两人之本意为何,使朱公辞盟主位,此其一。”

    请赵岐给朱俊写一封信去,把荀贞、孙坚推举他为盟主的用意讲说清楚,让朱俊明白他被荀贞、孙坚当了枪使,自动辞去这个所谓盟主的位置,从而使荀贞、孙坚在名义上受到挫折。

    陈宫说道:“先弱其名义,此正策也。”

    “贞之如谋兖,我料他必先攻泰山。泰山一下,则兖境尽在其握。当去书刘兖州、应仲远和允诚,提醒应仲远,一定要加强泰山与徐州沿边的守备,防止贞之突袭,请刘兖州暂止与兖北黄巾之作战,做好驰援应仲远的预备,并使允诚加紧防范东平、任城的徐州兵。此其二。”

    荀贞、孙坚连上三表,就好比开弓,已经把弓弦拉满了,即使说动朱俊主动放弃盟主的位置,他两人也不会因此而就放弃计划,所以,第二步就是得在军事上积极地做准备。

    陈宫点头说道:“再加强防备,理该如此。”

    “本初与刘景升书信甚勤,可去书刘景升,请他调兵进驻荆、扬边界,再去书陈元悌,使之联结扬州诸郡,令贞之顾虑广陵、九江,不能全力图兖。此其三。”

    曹操的这第三个对策有实行的难度,刘表可能无力相助,陈温是汝南人,与袁术、袁绍俱相熟,和曹操也熟,荀贞一下子成了他们共同的敌人,他倒是很有可能会响应曹操的这个计策。

    陈宫不由称赞,说道:“围魏救赵,此妙策也。”

    “再请赵公去书刘幽州,使他集兵由后击公孙伯珪,本初固守防线,以耗公孙伯珪之锐,我即日便引兵击清河,以夺魏郡侧翼,削公孙伯珪之形势,此其四也。”

    曹操的前三策,弱名义、强防备、借外援,虽皆可用,但荀贞、孙坚觊觎兖州等地的根本缘故却是在袁绍与公孙瓒的相争,所以,要想彻底解决此事,还是要把击败公孙瓒作为重点。

    陈宫拊掌说道:“袁将军如肯从将军此策,公孙伯珪何足定也?公孙伯珪一败,镇东、讨逆将不足为患矣!将军此数策,诚皆高策。”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