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 每思内战常啮指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7 每思内战常啮指

    “於今伯珪与车骑争兵在冀,车骑虽退至魏、赵,精兵犹数万,粮谷丰实,成败未可知,往日同学於卢公门下,备与伯珪交厚,每樗蒲时,伯珪胜则趁勇,连负便弃筹,非恒毅士也,倘使遇大挫,备料冀州仍将为车骑所有,车骑纵失冀,伯珪势将更盛。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备窃以为明将军不应值此际但坐观而已,宜先取泰山,继以规图青、兖,乃可抗衡幽、冀。备敢请为先锋。”

    这是刘备又一次写给荀贞的请战书。

    “樗蒲”是时下流行於贵族、士人间的一种游戏,刘备和公孙瓒同学时,两人交好,时常一起,通过公孙瓒在玩樗蒲时的一些表现,刘备判断出他并非是一个“折而不挠”的人,因此,刘备认为冀州仍将还是会被袁绍占有的,而不管袁绍、公孙瓒孰胜孰败,两人既已兵戈相见,那么就一定会拼个你死我活,也就是说,幽州、冀州早晚都会连为一体,如此,为了对抗幽、冀的强横,他又进一步地提出建议:荀贞应该抓住良机,及时进兵泰山郡,然后攻略青兖。

    荀贞看完刘备的这封请战书,头一个念头是:谁把我的战略计划泄露出来去了?

    稳固和增强在扬州的政治影响,集中军事上的力量向西、北方向进取,先谋泰山,再图青兖,这是荀贞刚定下不久的战略规划,知道的只有荀攸等寥寥数人,刘备身在合乡,远离中枢,对此却是不知情的。荀贞再一想,荀攸等人俱皆忠诚可靠,悉为良臣,都知“几事不密则害成”的道理,谁也不会将此事泄出,更不会巴巴地告诉刘备。荀贞因不觉掩信喟叹,心道:“英雄所见略同!”不用说,这定是刘备自己琢磨出来的了。

    公孙瓒没有用田豫的献策,但最终还是去了一封书给孙坚,提出愿表吴景为河内太守,以换取孙坚的出兵相助。

    同时,赵岐在未能劝动公孙瓒罢兵的情况下,传书兖州,召刘岱、张邈、曹操等给袁绍助阵,又给幽州牧刘虞去书,望他能配合袁绍,由后夹击公孙瓒。相比马日磾的奉“朝命”拜袁术为左将军,赵岐的这几个举动却实是与李傕等的盘算背道相驰,李傕、郭汜等忌惮袁绍,因才思与袁术结盟,而赵岐却这般的大力相助袁绍,究其本意,正是与李傕等做对,是希望关东诸将能够再一次地结起盟来,共同西向,以扫平凉州“贼兵”,迎天子还於旧都。

    刘岱前已接到袁绍请他遣兵驰援的文书,但以击兖北黄巾为借口,他没有立即出兵,现又接到赵岐的传书,经过一番考量,他认为:幽、冀相争,正如两虎相斗,斗则两伤,对他有利,他正可借此机会把袁绍在兖州的势力清扫一空,并且他虽是与公孙瓒断了交,可老实说,对袁绍能否获胜他仍是信心不足,所以却还是不愿出兵相助,依旧用兖北黄巾未定为由推脱。

    他不肯出兵,曹操不能不出兵了。

    曹操、鲍信本来商量,也是想趁着幽、冀之争的机会为自己多谋点利益,故而当刘岱讨兖北黄巾不利时,鲍信就上书,建言刘岱可撤兵回山阳,改由曹操留守兖北,可刘岱却不同意。刘岱不同意,曹、鲍两人希望由此将兖北纳入掌中的谋划就不能实现。

    既然是这样,东郡作为曹操目前唯一的地盘,袁绍作为曹操目前最大的靠山,这两者就仍如以前一样对曹操是至关重要的了,曹操就必须回援袁绍,否则,袁绍一旦落败,兖北不能得,东郡如再丢,他就没有落足之地了。

    故而,在接到赵岐的传书之后,曹操很快就与刘岱分军,带着本部以及鲍信部的千余兵马,加上山阳太守袁遗等的数千部曲,合兵折回东郡,就在刘备的这又一封请战文书送到荀贞的案上前,他已经与驻守平原、清河的田楷交锋数战,尽获全胜。

    曹操的分兵,带走了兖州诸郡的不少郡兵,直接导致了兖州各郡目前都较为空虚,刘岱虽难克兖北黄巾,却迟迟不肯撤退,又使得兖州州兵的主力俱被牵制在兖北的战场,老实说,对荀贞而言之,此时确是个进兵兖州、夺取泰山的难得好机会。

    只是,机会难得,借口却不好找。

    泰山郡与徐州无冤无仇,两边从无摩擦,泰山太守应劭又是今之高士,逐贼安民,政声颇佳,博览多闻,当代名儒,并与荀贞是州里人,应、荀两家的长辈有过交往,没有一个好的借口,无缘无故地发兵去攻,远的不说,只青兖诸郡国,必将就会引得他们同仇敌忾,甚而言之,还会给扬州刺史陈温一个把柄,弄不好他就会以此为号召,团结扬州诸郡共排斥徐州势力。

    荀贞展开刘备的来信,又看了一遍。

    看着,他心道:“玄德与公孙伯珪同学,倒是可以遣他以援同学之名,借道泰山西进,应仲远如拒,便取之,如不拒,便假道灭虢。”想着,又摇了摇头,心道,“世人皆知玄德为我部属,遣他取泰山实与我自取无异,且贻人口实,显得我不光明磊落。此下策也。”

    把刘备的信放在一边,荀贞思忖多时,瞥见了案上的另一封信,是孙坚写来的。

    公孙瓒以表吴景为交换,望能得孙坚发兵相助,孙坚拿不定主意,遂来信询问荀贞。荀贞打算与荀攸、戏志才等商议一下后再给他回复。这会儿看见孙坚的来信,荀贞忽然心中一动。

    “哈哈,吾有计矣!”荀贞抚案而笑,令堂外吏,“请志才、公达来。”

    不多时,戏志才、荀攸来到。

    荀贞叫他两人落座,笑道:“李傕、郭汜诸贼兵乱长安,挟持天子,而关东诸将犹内战不休,使奸贼得利,令忠臣啮指!每念及此,吾常恨不能安席。我意与文台共推举故右车骑将军朱公为盟主,劝和幽、冀,以并力西进,讨定诸贼,迎天子还旧都。卿二人以为何如?”

    戏志才、荀攸对顾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笑容,两人离席下拜,道:“将军此上策也!”

    说是“上策”,而不夸荀贞对朝廷的“忠心”,却乃是因为荀、戏听弦歌知雅意,一下就领会到了荀贞所谓“与文台共推举故右车骑将军朱公为盟主,劝和幽、冀”云云的真实用意。

    朱俊现驻兵在中牟,离豫州不远,荀贞、孙坚,尤其孙坚与朱俊的关系很深,他两人的家乡一个吴郡富春、一个会稽上虞,相距不到两百里,当年征讨黄巾,正是因了朱俊的表举,孙坚才得由下邳丞转任佐军司马,后以军功迁别部司马,可以说,孙坚的发迹便是从朱俊征战始,而荀贞也曾听命於朱俊帐下,两人都是朱俊的“故吏”,共推举朱俊为盟主,合情合理。

    推举朱俊为盟主,荀贞当然不是真的为了迎天子还旧都,只是欲以此为由头,给自己一个插手幽、冀的机会,换言之,也就是染指青、兖的借口。

    赵岐不能劝和袁绍、公孙瓒,荀贞就能么?孙坚、朱俊就能么?肯定也不能。既然不能,为了讨定凉州群贼、迎天子还旧都的大局起见,荀贞、孙坚也就只能“无可奈何”地以军事介入幽、冀的相争,强迫袁绍、公孙瓒休战了,也即就只能兵入青兖、或者再加上一个河内了。

    除此之外,举朱俊为盟主还有另一个好处。

    朱俊、皇甫嵩都是名臣宿将,有击灭黄巾的大功,威望很高,举他为盟主,在政治上足以抗衡袁绍,也即可以自立为一党了。只是可惜皇甫嵩远在长安,要不然,举皇甫嵩为盟主的话,效果会更好,当然,以皇甫嵩的明哲保身,就算真举了他为盟主,他也不一定会同意。

    荀贞三人对视而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