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 本初何如伯珪强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6 本初何如伯珪强

    关靖、严纲等人意见不一。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有的以为:田豫所说甚是,应该布置精兵以防兖州威胁己军的侧翼。

    有的以为:刘岱、曹操等正在与兖北黄巾作战,短期内料是腾不出足够兵力来驰援袁绍,并且,就算他们腾出兵力来了,现驻防於平原、清河一带的田楷部亦有兵马不少,不需增兵,其即足能抵御兖州方面的进犯,而今的重点不应是在防备兖州,而应是集中主力,迅速与袁绍决战,只要把袁绍击败,袁党由此而群龙无首,兖州的刘岱诸辈也就不足为虑了。

    这两种观点都有道理。

    除此之外,又有人提出了另一个意见。

    袁绍有爪牙党羽不错,袁绍同样也是有敌人的,首先一个就是袁术,袁术离得远,又正在与刘表开战,固然是指望不上他的帮助,但其次,豫州孙坚也与袁绍有隙。孙坚之攻陈、梁,原因便是袁绍曾表周昂为豫州刺史,为稳固内部的统治,他才如此为之的,而现於今,陈、梁俱已被攻破,那么,就完全可以邀孙坚出兵,或牵制兖州,或进兵河内,以胁袁绍的后方。

    并及,徐州荀贞也可以利用。

    荀贞早前就已兵入兖州,明显对兖州有觊觎之意,可以上书朝廷,表荀贞的族人为兖州刺史,挑动荀贞与刘岱相争,如此一来,不需一兵一卒便可消除掉兖州的隐患。

    提出这个意见的是范方。

    范方为公孙瓒幕府中的从事,之前领兵千骑在刘岱处,协助刘岱御讨兖州黄巾,后因刘岱於公孙瓒、袁绍二人中选择了袁绍,范方因领兵归还,未至幽州,公孙瓒兵马已下入冀,遂与公孙瓒会合於冀州境内。范方久在兖州,较为熟悉荀贞、孙坚的事迹,故有此一议。

    范方的这个意见按说是不错的,可是他的话音未落,堂上便有一人神色不豫,正是单经。

    公孙瓒的作战能力是有的,本人骁勇,战术素养也不错,早在当辽东属国长史时就把边境的羌人、乌桓等打得绕着他走,皆道“当避白马长史”,乃至画作公孙瓒的模样,驰马射之,中者辄呼万岁,可见羌胡之属畏惧他到了何等的程度,去年他又大破黄巾,威震北地,唯独他的战略眼光,或言之政治水平却是不怎么样。

    与袁绍的仗才刚开打,他就已把青、兖得罪了个干净。

    他任命严纲为冀州刺史,田楷为青州刺史,单经为兖州刺史,又置此三州各郡县的长吏。正如他常与号称为“白马义从”的数十善射士乘骑白马上战场一样,其人之自负由此尽然可见。

    袁绍、荀贞等虽也有各自任命官吏,可至少他们都有“上表朝中”,算是给朝廷了一个面子,公孙瓒倒好,压根就不理会朝廷,直接自己任命,此其一之自负表现,任命非要由己出,也行,但任命一个冀州刺史就行了,偏一下任命三州刺史,还并置各郡县的长吏,不错,刘岱倾向袁绍,可算敌人,青州刺史焦和、青兖两州的郡县长吏却不全都是站在袁绍那一边的,竟也都一起自置任命,这岂不是在主动地是把他们全推到袁绍一方?此其二之表现。

    事实上,退一万步说,即使青兖两州的州、郡、县长吏都偏向袁绍,也不能这么干,总得给对方、也给自己留一个转圜的余地,不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公孙瓒自恃兵强善战,甚可言已自负到狂妄,以为凭一人之力,可与天下为敌的地步了。

    另外,从另个层面来说,公孙瓒这么做,也间接地得罪了徐、豫。

    荀贞、孙坚是帮他还是不帮他?不帮他就不说了,如帮他,其目的必是为了图利,可青、兖两州的长吏公孙瓒全都任命完了,荀贞、孙坚还有什么利可图?甚而,不仅无利可图,袁绍若是失败,公孙瓒如是兵入兖州,荀贞说不定还得因为现下已然控制在手的东平、任城而与他也开打一场。换一个与公孙瓒同样缺乏长远眼光的人在豫、徐,是断然不会帮助他的。

    单经是公孙瓒任命的兖州刺史,此时听范方说邀孙坚、荀贞进兵兖州,等若是抢他的既定地盘,他当然就不高兴了,神色上顿时显露出来,皱着眉头说道:“荀贞之、孙文台,虎狼也,既知贞之有觊觎兖州之意,还邀请他来?只恐请之容易送之难,实乃自讨苦吃!”

    田豫却是赞同范方的进言。

    公孙瓒任命三州刺史、郡县长吏时,田豫就不同意,只是他人微言轻,不能谏止。这时听了单经的话,他抬眼看了下公孙瓒,见公孙瓒似有沉吟之态,遂又出席下拜,说道:“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海内,昔袁本初起兵讨董,州郡豪杰不辞千里,飘扬与会,荀贞之、刘公山、张孟卓、韩文节诸公,一时俊彦,而酸枣会盟,共举袁本初为主,虽是借了明将军的威势,然袁本初遂竟以一郡之卒,收冀州之众,田丰、沮授、审配、耿包,俱冀方之英,悉归其心,麹义、颜良、文丑、张郃,皆河北名将,并服其令,又有淳於琼、逢纪、许攸、郭图、辛评、辛毗、陈琳、董昭等附为党羽,今明公虽大军临魏,豫陋见:胜负尚不敢断言。青、兖本非我有,让些许给荀徐州、孙豫州,於明公无损,於袁本初却是大害,何乐不为之?”

    袁绍凭借家资,政治底蕴雄厚,在田豫看来,他目前於军事上的失利只是暂时而已,只要还没有将他彻底击败,对他就不能掉以轻心,是以,让些青、兖的郡县给荀贞、孙坚,从而得到荀贞、孙坚的发兵援助,合三州之力,半点机会不给他的共将之攻灭,这是完全可以的。

    单经不以为然,斥道:“诸公议事,孺子何得多言!”

    田豫尽管年轻,却也早非孺子了,单经此话,乃是对他的轻视。

    田豫伏地再拜,向公孙瓒请罪。

    公孙瓒说道:“卿坦诚直言,无罪也,可起身归席。”顿了下,待田豫归坐席上后,他又道,“国让言似有理,然以吾看来,未免胆弱。”笑对田豫,说道,“卿年轻,正当气盛,吾如卿年岁时,只知勇猛直进!今亦然!袁家固四世三公,然争雄疆场,本初非我敌手,莫说冀州,天下指麾可定!何需借助徐、豫?旬月内,吾必克魏郡,生擒袁本初於帐下,示与诸君戏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